210秦时?

小说: 在将夜的逍遥生活 作者: 君明思 更新时间:2020-07-01 04:02:02 字数:4564 阅读进度:225/265

夏宇当然不会是走着去那里的,他在咸阳城中租了一辆马车。

至于为什么备一把剑,不过是因为简单的防身罢了,即便夏宇除却念师的手段还有着符师的手段,不过,因为元气的稀少,夏宇现在想要使用符师的手段也要提前在符纸上写好才行,既然如此,那么还是备上一把剑来的简单。

夏宇乘着马车向着南行驶着,路途中观赏着此时的自然风景,顺便去解决他的一个烦恼。

其实夏宇现在真的很烦恼的,他的左腿在当年第一次阻拦观主进长安的是后被观主斩断了,之后拜托六师兄和四师兄制作了一具假肢。

假肢还算是好使,但是,要知道夏宇可是沉睡很久很久的了,就估计也有着万年了,这么长的时间,不要说假肢了,就是夏宇身上的儒服,以及他腰间的葫芦都即将腐朽。

所以,夏宇现在需要找到一个手艺可以睥睨六师兄和四师兄的人帮自己在做一个假肢。

至于身上的儒服,到还好些,临时换一身此时百姓的衣服也不错,有机会在定制就好了。不过,即便如此,也要安顿下来才好啊。

夏宇就这样坐在马车上喝着酒,想着这样的事情,然后,便听到了不远处村庄之中的打斗之声。

这是一座很小的村庄,在村庄的门口有着一个木牌,写着张家村,想来,这个村庄应该是以血缘相互联系维持的。

待夏宇走进村庄看到的便是一群朝廷官兵对村民的肆意杀戮,房屋也大都被火焰点燃。

村民们死伤惨重,这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

从在咸阳城询问的百姓口中得知的消息来看,此时秦皇虽然有些暴虐,但是,在很多地方做的还是不错的,比如收天下刀兵,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书同文车同轨,从这些角度来看,秦皇应该是个明君才是。

可是,一位明君是不会任由自己手下的部队士兵任意屠杀百姓的,更何况,这里距离咸阳并不算遥远。

就像在夏宇思考的时候,一队士兵看到了他,然后,便举起手中的刀刃奔着夏宇来了。

夏宇其实是不想动手的,无论在什么年代,对朝廷的人动手都是由问题的,但是,事实上却不让他这样安然事外。

不过,却是,像这样的普通士兵也不会是夏宇的对手,在擒住了几名士兵,通过询问后,夏宇才知道,他们是在找一个少年。

这位少年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找他,这些士兵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如果能够活捉是最好的,不能,也要杀死他得到尸体。

也就在这时,夏宇听到了村口处传来了一名少年的声音。

“我求求你放开我,我要回去救我爹娘。”

“快放开我啊。”

夏宇心想,这位或许便是士兵们在寻找的少年了吧。

然后,便听到了几位士兵发现少年的声音,并且向着少年冲去。

先不所,这为少年是什么身份,但就秦皇不惜屠杀村庄也要找到他,就可以说明,他很重要,那么,夏宇只要跟在他的身边,便可以知道此时此刻,这个世界到底有着那些变化,这样总比他自己去寻找线索要好上许多。

待夏宇走过去时,就看到少年身上有着几条水绳缠绕着他,在士兵接近少年后,便散发开来,对那些士兵发动了攻击。

这样的手段让夏宇觉得很像念师的手段。

这个发现让夏宇觉得很有趣,这个世界天地元气稀薄,自己也是一名念师,所以知道想要发动这样的攻击有多么的部容易,对于这位发动手段的人,夏宇很感兴趣。

和不知道身份的少年相比,一位可以发挥实力的念师更为重要。

两向抉择之后,夏宇通过空气中残留的念力找到了那位疑似的念师。

让夏宇很震惊的是,这为念师的年岁很小,和刚才那位少年差不多大。

这是一个小姑娘,身着淡粉色衣衫,脸上带着一张粉色的面纱,头顶的发饰上有着一颗天蓝色的珠子,即便是距离少女有一定距离的夏宇也能够感受到那颗珠子在不断聚集空气中的元气注入少女的体内。

少女走的是魔宗的路子?

夏宇有些不确定了。要知道魔宗的修心者身体都很强硬,他们的战斗方式一般都和武者一样,都是存粹的身体比拼,但是,先前那样的攻击却是念师的手段,那不是魔宗中人能够使用的。

或许是世界的变故导致的罢,毕竟,当年的按场战斗,将世界上很多的修行方法都毁掉了,后人们很可能根据一些残留的资料创立了他们自己的手段。

还不待夏宇来到少女的附近,少女便快速的移动了起来,夏宇顺着少女的移动方向看去,原来是那位少年跑进了村庄。

少女在保护少年?

夏宇发现那位少年的身手还算是灵巧,应该是个好苗子,如果思维和感知也不弱的话,倒是一个修行方面的好材料。

这时,不远处有着一个白衫男子持剑奔来,看方向应该也是从这少年来的,夏宇突然对少年的身份好奇了起来。

一个农村的少年,有着一个疑似念师的少女保护,从少女的年纪和手段来看,这是一个比依兰天赋要好上许多的天才。

被朝廷的士兵追捕,甚至不惜屠村也要抓住他。

还有这一个身受明显不错的中年男子奔着他来,无论是要抓捕,还是保护,都能够看出,少年的身份不简单。

不过,这都和夏宇没什么关系了,夏宇此时的目标是那为少女。

少女看到有士兵对少年出手,不由的想要出手,然后,便不再动弹。

因为,此时夏宇正站在她身后。

少女心中很是惊讶,她知道自己的修为,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能够不被自己发现的来到自己的身边,可是这为陌生男子,却可以做到,他可能老师的修为相似,或是更高。

“不用着急,那个少年有人救了,你出手会暴露的哦。”

一道戏虐的声音从身后传了出来,少女知道,这是那位男子的。

对此,少女虽然有些慌乱,但是,还算镇静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夏宇放下夹在少女脖子上的铁剑,说道

“也没什么,就是有些事情挺好奇的,想要问一下你。”

夏宇顿了一下,又补充道

“放心,那些你不能说的,我也不会强迫你回答。”

少女出了一口气,如果只是问自己一些不那么重要的事情,那么还是可以接受的

“你想要问什么?”

夏宇往前走了两步,来到少女的身边,看着前方院子中的少年说道

“首先,那个少年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士兵要抓捕他,还有着你和那位剑士保护。”

少女想了一下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不过,从很小的时候,我老师便让我在这里保护他了。”

夏宇转头看向少女

“哦?这样吗?第二个问题。那位剑士是什么人?身手不错啊。”

少女很是惊讶的看向夏宇

“你不认识他?他是秦国的首席剑师,负责教导皇子们习武的,剑圣盖聂。”

夏宇明显没有想到这个答案,不由的一愣。

剑圣盖聂?那么,这里是秦时?

“剑圣盖聂,杀死荆轲的那个?”

夏宇试探的问道

少女点了点头

“就是他。”

夏宇笑了一下,继续问道

“第三个问题,你先前用的手段是什么?怎么用出来的?”

顿了顿,夏宇补充到

“我不认为这样的手段只有你们师门有,所以,如果你师门的东西不能说的话,说一些大众的就好。”

少女一愣,她没有想到夏宇这么好说话,还会这样问问题

“先前的手段只是一些简单的术法。这样的手段确实不是我们师门独有的,但是,除了我们以外,其他的人手法都很粗糙。”

夏宇有些疑惑

“术法?你是道士?还是术士?”

道士和术士可不一样,道士最求心灵,术士最求手段,虽然看上去在很多地方两者很想,不过,在本质上却是不同的。

少女想了一下,说道

“我们应该算是术士吧。”

夏宇扬了扬手

“好了,剩下的使用方法你就不用说了,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也不想说。”

既然知道是术士的手段了,那么,想要学会便简单了不少,而且,看样子,道士也有着类似的手段,虽然不知道现在道门流传的典籍是谁写的,想来和三师姐还有大师兄应该有些一些渊源,有时间去看看吧。

少女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

“那,前辈,我能走了吗?”

夏宇有些好笑的回头看向少女

“最后一个问题,怎么称呼?”

少女有些犹豫,夏宇见此,笑了笑

“算了,你走吧,我还不至于为难一个小姑娘。”

少女出了一口气,放松了许多,对着夏宇行了一礼,然后,飘身离开

另一边,此时盖聂带着少年一家在村庄门口被士兵们围住了。

虽然盖聂功夫很高,看样子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他也只是一个人,不能在对付士兵的同时保护好那位少年一家。

夏宇见此,想了一下,现在看来,这个世界很可能不是自己前世历史课学的秦朝,而是前世一部很著名的动画秦时的世界。

既然那位剑士是盖聂,那么,这位少年便应该是荆轲的儿子秦时的主角天明了吧。

没记错的话,天明最后应该会去墨家吧,记忆中的墨家好很像是擅长机关什么的,还有这一个什么医仙,总之记不清了,不过,去那里应该不错。

所以,夏宇决定出手帮助一些这位天命之子。

随手将手中的剑甩了出去,虽然不能像以前一样御剑,但是,凭借体内的念力和自身剑意的加成下,这样随手甩出的剑,也能段时间的起到飞剑的效果。

于是天明和盖聂便见到一柄铁剑从远处飞了过来,击杀了他们面前的士兵。

不过,也只是杀了那些士兵,盖聂他们还是很危险,因为另外一只秦国的军队来了。

他们身着很色铠甲,面带黑色面甲,手持长柄兵器,和盖聂交上了手。

不过就在盖聂对抗这些士兵的时候,另一边,一位起码的士兵手持铁链,套住了看戏的天明。

盖聂飞身而起想要救下天明,但是,人脚怎么会比马快,这里可不是将夜的时候了,那个时候,武道修士,魔宗修士都可以凭借自身的力量在天地间奔跑,现在,这些武者只能够凭借他们那所谓的轻功了。

既然盖聂救不了天明,还被士兵们伏击了,夏宇也该再一次的出手了。

他出现在了那马匹的前方。

随手一挥,骑着马的士兵便被夏宇一剑砍杀。

另一边,盖聂被士兵们用弩箭攻击,然后又被他们的骑兵围攻,很是危机。

“盖先生,需要帮忙吗?”

盖聂在空挡至于看向天明身边的夏宇,有些话想要说出口,便再一次的被弩箭攻击了,不过,这一次被攻击的可不仅仅是盖聂,还有着天明以及天明身边的夏宇。

秦军首领高举手中的军刀,大喊一声

“兄弟们,上!”

这让夏宇有些无奈,我不过就是想要和他们一起进到墨家的情报点,然后想办法修好自己的假肢罢了,怎么就被攻击了呢。

嗯,你们攻击我,我杀了你们也不算什么。

不过,夏宇确实有些高估自己了,在没有足够的天地元气的情况下,他念师的手段不能用,也没有提前准备相应的符纸,手中的兵器还不趁手,这样的情况下,面对这些装备到牙齿的秦兵,夏宇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的。

一辆带着酒和少量火药的马车车箱在盖聂的身后爆炸了,受到重伤的盖聂让天明很是慌张。

“这,大叔,怎么办呐。”

盖聂对着自己拍了一掌,将身上还在流的血封住,对着天明说道

“不要乱动。”

然后看向夏宇

“我不知道先生是什么人,不过还是拜托先生,暂时保护一下这孩子。”

说着就要向着地上插着的渊虹剑飞去。

夏宇伸手拦了一下他。说道

“盖先生现在的伤很重啊,如果你信的过我,就把你的剑借我使使。”

说完,也不等盖聂回答,便起身拔出地上的宝剑,看向冲着自己几人跑来的秦国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