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突然就对立起来

小说: 这个忙我帮定了 作者: 蓝火机 更新时间:2021-04-24 字数:2485 阅读进度:689/698

看来林星辰嘴里的这帮星际难民的生活很滋润。

连最基本的警惕心都没有。

“见谅,按照白兰茂协约,我们是不准叫保洁的,所以环境并不是很好。”

林野抬起脚,躲开了地上的饮料瓶。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馊味。

从隔壁房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林野砖头看去,只见一个轮椅被人推了出来。

坐在轮椅上的外星人倒是和人类长的差不多,只不过皮肤有些发紫。

一种病态的紫。

林野心中各种猜测,不知道他本来种族皮肤便是如此。

还是说因为不适应蓝星的环境,又或者得了病了。

方才导致皮肤这般模样。

推轮椅的是个和人类女性差不多模样的外星人。

显然和坐在轮椅上的外星人是同一种族。

只不过坐着的很苍老,推着的很年轻。

他们的额头上各有一根形式蜗牛触角一样的东西。

外星姑娘的皮肤也有些紫,比之坐在轮椅上的老哥要清淡的多。

“这也是你们为什么生病率那么高的原因。”

林星辰随意的坐在一旁,看着桌子上的杂物说道。

“他们已经习惯了。”

坐在轮椅上的外星人声音很苍老,大炎话说的也很流畅。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次的联络员,叫做殷静。”

林星辰自动进入了角色,而后看向梅烈道:“他们是维切人,和我们在生物学上算是本家,那几个章鱼一样的是洛阔人,那几个是紫薇星人。”

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指了指。

梅烈像是一个刚进大公司的实习生一般,赶紧冲着他们弯腰问好。

倒是引起了这帮人的好奇。

林星辰笑道:“他叫做梅烈,是新人。”

“我叫常炎,这是我的孙女,常乐。”

坐在轮椅上的维切人从梅烈身上收回了视线,缓缓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三位联络员为什么突然来我们这。”

“哦,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来打听一些消息。”

林星辰说着,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常先生,您是星际友人协会的副会长,按照协议来说,如果要招待我们,不应该在这里。”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带着一股不用忽视的压迫力:“应该带我们去你们的地下基地才是。”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内原本喧嚣的打麻将声瞬间停止了。

虽然麻将老哥们并没有转头看向三人,但林野明显能感觉到这群外星人的不对劲。

“咳咳...”

自称自己叫做常炎的维切人则咳嗽了几声,从面色来看,好像得了重病。

这几声咳嗽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按照道理来说,确实是要如此。”

常炎微微一笑,面皮紫里透着惨白。

林野怀疑,他随时都能驾鹤西去。

只不过不知道外星人有没有驾鹤西去这个说法。

“但是,按照协定里的规定,联络员应该按照规定的日子来,我们才能接待。”

常炎说着,又咳嗽了几声。

“哦,也就是说,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了?”

林星辰说完,冷眼看了看周围的外星人。

而后不等常炎说话,猛的伸出手来,一把将常炎的脑袋按在了桌子上。

一把锋利的光芒从他的戴着的戒指上射出。

紧紧的贴着常炎紫色的脖子,刺穿了桌面。

“啊!”

站在他身后,推着轮椅的维切女孩猝不及防,惊声尖叫起来。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林野瞬间按住光能改锥,巨大的光芒在改锥头前积攒起来。

只要他猛的一松手指,这个巨大的光弹就会发射出去。

“都不要动!”

在林星辰动手之前,就给了林野暗示。

虽然林野不知道林星辰为何要突然发难,但收到暗示之后,林星辰一动,他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哗啦一声,大厅内所有的外星人,瞬间站了起来。

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武器来。

刚刚站在门口的大汉,端着一把怪模怪样的枪,对准了林星辰。

整个场面,马上剑拔弩张起来。

唯一蒙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就只有梅烈和吉尔斯。

一人一狗瞬间像是顶住了一般,看着周围人,一动也不敢动。

“好嘛,传闻果然没有错,你们想要造反了。”

林星辰看着周围十几根黑洞洞的枪口,镇定自若。

“联络官,按照协议,我们是可以拥有自己的武装的...”

常炎的脑袋被林星辰按在桌子上,呼吸有些困难,因此声音不似之前说的那么清楚。

急促的呼吸声,更是被林野听的清清楚楚。

“对,按照协议你们是可以拥有自己的武装,但是协议里规定的可是你们的武器永远你只能对准你们内部不受规矩的人,可没有说可以对准我们。”

林星辰的视线在众外星人身上扫了一圈。

最后落在了门口那彪形大汉身上:“而且,你们什么时候有可铎人了?”

他说完这话,整个大厅鸦雀无声,只有常炎急促的呼吸声。

“先生,先生,我爷爷的身体十分不好,请您...”

一旁的外星小姑娘回过神来,眼眶通红,半跪在地上,扶着自己的爷爷,冲着林星辰哭求。

在林野的印象中,林星辰的女人缘很好。

毕竟他长的帅,身材好,成绩好,而且情商高。

是一个极其怜香惜玉的人。

而这个叫做常乐的姑娘,虽然是个外星人。

但外貌上和人类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从人类的审美观上来评判,她也算得上是中上之姿。

此时哭诉哀求,模样让人心疼。

但林星辰却恍若没有看到,对她的哀求充耳不闻。

常炎喘着粗气:“联络官先生,我们原本就有可铎人,只有他一个,这些都是记录在案的。”

“记录在案?是记录在你们的案,并没有记录在我们的案吧。”

林星辰手上的力量加重了几分,压的常炎连气都喘不过来。

“白板去了哪里?”

林星辰一边问,一边将耳朵贴到了常炎的耳边,悄声道:“常炎,当初你可是亲口答应林会长,要看好这帮难民。为此会长还答应准许你用大炎的姓氏,你这一族,是这帮人里唯一有自己名字的人,难道你忘了当年答应会长的话了?”

常炎听到这话,浑身一颤。

紧接着老泪纵横,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说,白板去了哪里?我只给你五秒钟,要么告诉我答案,要么,整个屋子里的人,包括你孙女,全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