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功德无量?

小说: 这个忙我帮定了 作者: 蓝火机 更新时间:2020-11-21 字数:2407 阅读进度:395/698

“灵时扩增工程?”

林野听罢,想到了刚刚进去的63号。

刚刚旁边的人不就是说,他竞标的便是这个工程么?

“路大哥,这个灵时扩增工程,主要是做什么的?”

路通道:“自然是为灵时局增加灵时的。”

“增加灵时?”

林野疑惑道:“增加灵时?这灵时增加的话,死的人不就也多了么?”

“难道这个工程,是要杀人么?”

说完之后,林野的手慢慢的放在了口袋旁,口袋里装着的是光能改锥。

他意识到了不对劲。

如果真如自己所想,那眼前这个叫做路通的人,包括会议室里人,还有这家公司,干的事,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不能说是杀人,不过你这么理解也不为过。事实上确实如此,想要增加灵时,必须要有人死亡。”

路通笑道:“但不是杀人,杀人是违背大炎律法,同时也不合乎灵时局规定的。”

“再者来说,你若是真的提供了一份靠杀人增加灵时的竞标书,肯定是不可能得到这个工程的。”

此时的林野,被这家公司和路通的话,弄的心乱如麻,捋不出个头绪来。

而且路通看起来也不像是在说谎。

一时之间,林野倒是不知道光能改锥到底该不该拿出来。

“路大哥,你可以简单的给我介绍一下,这家公司和灵时局的关系么?还有,为什么它会发布那么多的项目,让大家伙来竞标。”

犹豫再三,林野最终还是决定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再说。

他将手从口袋旁拿起来,放低了姿态询问道。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太多。”

路通喝了口水,此时走廊里又有人出来,叫走了一个人。

他前面还有十几个人等着,有的是时间。

“我知道的这些,也都是第一次来的时候,别人告诉我的。”

林野道:“那就劳烦路大哥转述了。”

路通摆了摆手道:“麻烦倒是不麻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灵时局是干什么的,想必你应该清楚,我就不多解释了。”

林野嗯了一声道:“嗯,我有一个朋友,便是为灵时局工作。按他所说,灵时局就相当于神话传说中的地府了。”

路通笑了笑道:“虽然有些区别,但是这么理解也算是简单。”

“灵时局其实也没有他说的那么可怕?更没有什么神秘的。”

“简单的来说吧?我们这些人来这里,和这家公司的存在?其实为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帮灵时局完成他的指标。”

“指标?”

方子策虽然是灵时局的人?但并非灵时局常驻人员,按他所说?也就是刚报道的时候去过一次灵时局。

因此对于灵时局内部的事,他知道的也不多。

看起来?好像还不如眼前这个叫做路通的老哥知道的多。

“对?指标,你也可以理解为kpi。”

路通笑了笑:“你看,连地府都有kpi,听起来是不是有些可笑。”

“我当时听到的时候?也像你一样?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林野苦笑道:“是啊,您说了那么多,其实我还是一头雾水。”

“灵时局的kpi,就是每年要接收一定数量的灵时。”

路通道:“用给我讲解的前辈的话来说,就是蓝城境内?每年都要死一定数量的人。”

“每年都要死一定数量的人?”

林野有些错愕,但又马上冷静下来。

从刚刚路通告诉自己灵时扩增工程这个名词时?他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没想到居然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

“对,按照前辈的解释?为的是让活着的人活的更好。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是无法理解?甚至觉得有些邪恶?但仔细想一想?确实有些道理。”

路通一副你现在想什么,我完全明白的表情。

“每个灵时局的指标都不同,蓝城灵时局的指标比较高,虽然不知道详细的数字,但应该是大炎境内各大灵时局中排名前三的。”

“而且这个指标并不是每年都会变的,听那个前辈说,蓝城灵时局的指标已经二百多年没变过了。”

林野的心慢慢的沉了下来,路通给他说的这些事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

如果不是自己正在调查一件更加匪夷所思的事。

只怕会把他当做神经病。

“当然,这些事也都是那个前辈听其他前辈所说,到底是真是假,我也弄不清楚。”

路通呵呵一笑,道:“那位前辈说,五六十年前,各地灵时局的kpi基本上都可以顺利完成。”

“因此那时候,并不需要我们这样的竞标者,也没有专门发布工程的第三方。”

“但是随着蓝星医疗水平的提高,尤其是蓝城,又是整个大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这几十年来,人的寿命越来越长,去世的人相对减少,灵时也在每年递减。”

“所以为了完成kpi,灵时局便找了一个这样的第三方公司?”

林野的声音明显有些变化,他沉声道:“为的就是草菅人命?”

路通抬手示意他不必动怒道:“殷先生,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灵时局正是因为不愿意草菅人命,所以才会有这个第三方公司。”

林野压住心中的不快,耐心的听着路通说下去。

“随便剥夺他人的生命,是灵时局禁止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路通没有说话,反倒是林野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他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坐在他旁边的位置,见自己向他看来,满脸笑容。

林野注意到他放在桌上的那张纸的号码。

086号,排在自己的后面。

看来他也是一个竞标者。

“你好,我叫庄旺。”

男子主动报上自己的姓名,冲着林野伸出手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林野抬手握住他的手,礼貌性的笑了笑。

“你好,我姓殷。”

“殷先生,您是第一次来竞标得吧。”

庄旺满脸微笑的打量着林野,看的林野很不舒服。

“是的,第一次来。”

“第一次有这种想法,可以理解。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和殷先生一样,甚至表现的更加过激,还把会议室的桌子砸坏了一把。”

庄旺哈哈一笑:“后来公司给我解释之后,我才知道,灵时局这样做,虽然表面上看似是为了增加死亡人数,但实际上,却是在做一件功德无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