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此处不留爷

小说: 这个忙我帮定了 作者: 蓝火机 更新时间:2020-11-05 字数:2599 阅读进度:359/698

听到小三说完这句话,林野的脸色有些古怪。

阴兵?

他仔细端量着小三。

自己昨晚遇到了一个类似于古代士兵的黑影,今天一早,这四人就上门告诉自己阴兵的事。

世界上有很多巧合的事。

但是林野不认为这两者之间用一个巧合二字就可以说清。

他们是专门来告诉自己这件事的?

还是说想要告诉方子策,而因为老方不在,所以才顺便告诉了自己?

可老方现在不在房间内,他们从外面进来,应该不会不知道啊。

林野希望自己心里想的这些是多想了。

事实上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复杂。

但看刘堂叔的样子,好像并不是顺便告诉自己那么简单。

眼见得林野听完这些话,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刘堂叔四人对视了一样。

对于林野如此淡定的表现,好像很是意外。

他们哪里知道,就算不考虑这些巧合。

林野经历过的事情,远比他们说的要离奇的多。

这种事若是还能让他有什么反应,传出去都让人笑话。

林野默不作声的点着了一根烟,刘堂叔感叹道:“哎,现在想来,方先生一出手就用了观音斗和佛陀杵,这件事我估摸着他早就知道了。”

“后来呢?”

林野突然抬头看向小三。

三愣了愣,啊了一声,看了看刘堂叔,而后道:“后来我就催刘丹姑娘回去了。”

刘堂叔在一旁道:“人的命,天注定,林老弟,这种事,你可不能不信。”

他压低了声音道:“网上都说了,见到阴兵,是要沾霉运的。”

而又似有所指的看了看门外。

那意思显然是说,你看刘丹现在不就躺棺材里了么?

林野笑了笑,没有反驳也没有赞同,看向了小三。

他的意思是想说,如果见到阴兵过路的没有好结果,那小三怎么好端端的?

也不知道刘堂叔是没有体会到林野的眼神,还是说装没看懂。

他并没有针对这个眼神回答,反而神秘兮兮的道:“林老弟,你虽然和方先生是好朋友,可这里面的事,你却是不知道了。”

“哦,什么事?”

“自然是大了这个行当里的事。”

刘堂叔一副你别小看大了这职业的眼神,极其认真道:“刘丹之前遇到了这档子事,然后呢,眼瞅着要出嫁了,结果人没了。”

“警安局的人也查不出死因,你说这事邪门不邪门?”

“所以啊,有些事,你不能不信。”

刘堂叔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接着说道:“林老弟,不瞒你说,我今天来找方先生,其实就是让他给破一破。”

说罢看了看小三,道:“这小三是我看着长大的,他遇到这个事,虽说躲过去了,可心里终究是放不下,提心吊胆的。”

小三没有反应,刘堂叔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道:“是不是啊,小三。”

“哎,是,是...”

小三赶紧道。

“那行,我去叫老方,给他说说这事。”

“哎,不用了,我们在这耽搁的时间也挺长的了,方先生那,还是我去给他说吧。”

刘堂叔赶紧起身,笑道:“林老弟,听说你昨晚跟着守了一夜的灵,好好休息,好好休息。”

说罢不等林野说话,叫着三人走了出去。

临走之前,站在门口,满脸堆笑的看着林野:“再睡一会,再睡会。”

四人走了之后,林野坐下来,慢慢喝着茶,

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再次陷入一件怪事之中。

当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拿了手机,点开了万事屋软件。

软件因为自己还欠着白条,所以并没有任何更新。

为何自己走到哪里都会遇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事呢?

正想着,方子策从外面进来了。

他一进来,见到林野坐在桌前,也跟着坐了下来。

方子策的脸色很不好看,拿起林野的茶杯一饮而尽。

“太过分了,小爷,收拾收拾,咱们走!”

这句话说的没头没尾,但充满了怒气。

显然此时的方子策处于极其愤怒的状态。

林野对自己这位朋友很了解,俩人从小一起长大,熟知彼此的性格。

方子策不怎么爱说话,待人接物也很热情。

能够把他惹生气,也是一件难事。

“怎么了,老方?”

林野又给他倒了一杯茶,刚刚出去的时候,方子策还好好的。

怎么一回来就那么大的怒火。

方子策怒哼了一声,看了林野一眼,而后脸色慢慢缓和下来。

“这帮人,实在是有些过分。”

他说着,又端起林野刚倒的茶直接喝下肚。

显然是渴到了极点。

他将茶杯放下后,不等林野再次倒满,直接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一连喝了三杯,方子策方才停止了喝水。

“怎么回事,他们欺负你了?谁?我给你找回场子,不把他打的满地找牙,我就不信林。”

林野见状,装作一副十分生气的模样站起身来,撸起袖子就要往外面走。

他这么一闹,方子策仅剩的怒气也没了,伸手拉住林野道:“算了,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坐下,坐下。”

林野顺势坐下来,笑道:“好,我不去找他们的麻烦,你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方子策摇了摇头道:“哎,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就是已经拉着刘丹去火化了。”

“火化了?不就是应该今天火化么?”

林野有些不明白,今天火化乃是方子策定的,怎么主家按照他的吩咐去火化,把他气成这样?

“对,但是定的是中午之后去,但是他们现在就要走。”

林野不明就里:“有什么区别么?”

方子策嗯了一声道:“有,还记得我昨晚给你说的事么?”

林野道:“嗯,你说的闹殃?”

“对,刘家,哎,怎么说呢?”

方子策欲言又止,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林野注意到了他的这种变化,想了想道:“老方,他们既然不听你的,要不,咱们走吧。”

方子策还在犹豫要不要和林野说后面的话,但是当他听到林野说出要走的事后,明显一愣。

上下打量着这位至交好友。

多年兄弟,他非常清楚林野的为人。

在此之前,方子策有些后悔让林野跟着自己守灵。

以林野的性格,如果昨晚真的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他必然是要弄个清楚方才罢休。

好在昨晚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并没有发生自己担心的事情。

但方子策却没有想到,林野会突然说要走的话。

他愣了愣,让林野走,是自己一直想要开口却没有说出的话。

如今林野主动提起,反倒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好,行,可以。”

方子策连连点头,丝毫没有迟疑,拿起床上自己的背包,带着林野就要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