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史上第一大了

小说: 这个忙我帮定了 作者: 蓝火机 更新时间:2020-10-30 字数:2863 阅读进度:348/698

年少的时候,方子策家门前有一个大槐树。

夏日里少年林野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吃了晚饭后,到这大槐树下听方子策的爷爷讲故事。

方老爷子年轻时走南闯北身怀绝技,肚子里总有说不完的稀罕事。

什么狐仙精灵,厉鬼怪尸,说的有声有色。

林野一群孩子将他老人家围在中间,一讲就是三四个小时。

那时候男孩子好动,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儿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林野记忆里最深的莫过于方老爷子讲的关于狐狸精的故事。

旁人讲狐狸精均是讲化作美丽女子诱惑凡人。

方老爷子却是讲的有一种男狐狸精,因无法吸食日月精华成精之后只能变化出人身,却长着一个狐狸脑袋。

这种男狐狸精常在坟地活动,喜欢穿黄衣服。

走夜路若是路过坟地,前面有个穿黄衣之人万万不要叫他。

你若是叫他,他不回头还好若是回头,便将人三魂七魄都要收去。

方老爷子说的栩栩如生,让人听了晚上都不敢独自睡觉。

林野还记得,就是因为这个男狐狸精的故事,让苏哲至今对于穿黄衣之人都甚是戒备。

也正因此,方老爷子不仅在林野等人的心里地位很高。

在周边城镇的民众心里,也是德高望重之人。

再加上他们方家,祖祖辈辈都是专门干大了。

蓝城城镇地区,上百个村镇的民众们对方老爷子的业务水平,全都认同。

什么事一旦形成了垄断,有好处也有坏处。

就好比大了这职业,方家在蓝城城镇地区垄断了。

方老爷子干了半辈子大了,什么规矩都一清二楚,又是德高望重的忠厚长者,为人最是正直。

几十年来服务当地民众,不收一分钱不说。

从没出过任何纰漏,请过的事主家没有一个不夸他好的。

更有不少人,自己出生时候满月酒是他操办的,自己结婚也是他操办,生孩子还是方老爷子操办,自家老人去世,依然请的是方老爷子。

几十年的潜移默化,蓝城城镇地区的民众早就养成了只要有红白事,就得找方家的习惯。

这种习惯在方子策的爷爷活着的时候没任何的问题。

可等到方老爷子驾鹤西去,几十年来早就习惯有事找老方的大家伙们全都懵了。

而这种习惯引起的弊端,在方子策爷爷刚一去世,马上就暴露出来。

别的不说,就说方家这丧事谁来当大了?谁来操办?

在方家八辈的努力和方老爷子几十年的无私奉献下,蓝城城镇地区的大了早就灭绝了。

就算是现请,大家伙都不知道去请谁好。

最后实在没辙,虽然大了届有自家人不能管自家事的规矩,可事到临头了,方老爷子的丧事得办啊。

众人合计来合计去,就把算盘打到了披麻戴孝跪在灵棚前的方子策头上。

方子策是方家的独苗,父亲算是方家的异类,没有从事这一行,常年在外,有时候忙的春节都不回家。

住在方家老宅里的就是方子策这个留守儿童和方老爷子一孤巢老人。

打方子策刚一断奶,父母就进了城。

方老爷子常年在周边各城镇操办各种红白事,顺势就把方子策带在身边。

因此可以说方子策是跟着爷爷吃百家饭长大的。

只不过别人吃的百家饭是残羹冷饭,他的百家饭则是各种的上等宴席。

蓝城城镇周边的宴席与市区内的不同。

因为方家垄断了周边城镇的红白事,

所以也出现了专门只干婚丧嫁娶宴席的厨子。

谁家有事,这些厨子跟着方老爷子一起到主家。

支起灶台,备好食材。

按照主家定的标准,煎炒烹炸、焖溜熬炖,做出来的酒席别有一番风味。

林野最是喜欢吃这种美味佳肴。

加上方子策打小就长得好看,惹人喜欢,跟在方老爷子身边还帮了不少的忙。

张家小子要结婚,头天晚上按照当地的习俗,得找小孩压床,乃是图个新婚夫妇生大胖小子的吉利。

方老爷子一把抱起站在旁边口袋塞满喜糖的方子策,顺势往床上一扔。

“滚吧,孙子。”

在这喜床上滚三滚,主家是眉开眼笑,拿着红包就往方子策口袋里装。

李家的老头去世了,晚上要哭棚,这边孝子贤孙哭完棚,供桌上的供品得让小孩子去抢。

乃是取一个逝者之物,孩童食之,活人之气庇护阴人之路,阴人之余福泽后辈的彩头。

有的小孩看着供桌上死人的黑白照片害怕,不管大人怎么哄,就是不愿意上前。

方老爷子在人群里抱起方子策,往供桌前一扔:“抢吧,孙子。”

小孩嘛,见同龄人一抢,哪里管抢的什么,也都跟着抢去。

可以说方子策的存在,让蓝城周边城镇的红白喜事更加的完善。

等方子策大点,上小学了,早上方老爷子把他送到学校。

到了晚上放学,方子策见不着老爷子,就得站在学校门口打听。

哪个村里谁家有喜事了,哪个村里谁家有丧事了。

问准了哪个村有事,方子策顺势就跟着人大人的车走。

到了地方找到自家爷爷报了道,都不用人招呼,直接去灶棚,有啥吃啥。

吃完饭得写作业。

若是这家是喜事,方子策就自觉到人家婚房里去,趴在梳妆台上打开课本写作业。

要是这家是丧事,方子策就到人灵堂后面放棺材的地方,趴在棺材上写作业。

主人家见了也不生气,反而很高兴。

毕竟方圆数十里,这么多城镇,这些年来去世的人,全都是方子策送的最后一程。

趴在棺材上写作业,这也算是送材童子了,大吉大利。

再大点,上初中了,方子策不能说长得人高马大,却也是个一米七的大小伙子。

早上骑着车把方老爷子送到事主家,晚上放学再骑着车去事主家等着老头下班。

若是老头喝多了,主家突然有什么事不明白,也就来问方子策。

毕竟方子策是方老爷子亲孙子,在众人的眼里,这孙子就是在红白喜事窝子里长起来的。

用方老爷子的话就是,方子策是他们这行的祖师爷掰着嘴喂饭。

方子策学会的第一个四字词语是深痛悼念。

别的小朋友学对联时候,念的是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

方子策念的是:美德长在人世里,英灵永存天地间。

老师讲千古绝对,举例子说有一个上联叫寂寞寒窗空守寡。

那边让方子策站起来回答,他张嘴就来对个泪滴江汉流沧海,不等老师夸赞,那边方子策还能再接着对:嗟叹嚎啕哽咽喉。

当然,当时林野不知道,这些都是灵堂上出现频率较高的挽联。

方老爷子的一身本事,方子策全都学到手了。

不仅如此,还颇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思。

在这种背景下,从蓝大毕业后,方子策就这样接替了方老爷子的工作。

成为大了这个古老的职业史上最年轻的从业人员。

当然对于方子策来说,他倒是也愿意。

毕竟上大学的时候,他经常城镇和市区两边跑。

回城镇一般是主持丧事,当大了。

在市区,一般是主持婚庆,做司仪。

每次回来,不管是白事还是红事。

方子策都会带着四个饭盒回来。

里面装的是给林野四人打包的菜。

酒宴上的菜,混在一起,味道别有一番风味。

林野最喜欢吃的就是这玩意。

所以此时见到方子策,林野就知道,自己又有口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