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教授的另一面

小说: 这个忙我帮定了 作者: 蓝火机 更新时间:2020-08-09 字数:2810 阅读进度:164/698

林野将周教授所有的生活细节全部都了解清楚后。

已经是午夜十二点的事了。

张智博出奇的配合。

做到了真正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也许就像他所说,教授失踪后,他被学校任命为实验室的负责人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

为了确保实验室里的东西完好无损,确保周教授回来之后,可以马上投入工作之中。

张智博现在完全就住在了实验室里。

当然,住在实验室里,并非是学校的安排。

而是他主动的。

在他看来,正如学校所说,周教授一旦回来,绝对会第一时间继续工作。

如果那个时候实验室里一团糟,或者有灰尘,他会十分的生气。

从这里,林野还知道了,周教授有洁癖。

看着张智博指着这间实验室不断的发着牢骚。

好像是囚禁在监狱里的犯人。

林野有点哭笑不得。

耳边的路西法也出声讥讽。

“周教授的实验室是蓝星最先进的实验室,多少科学家想要这样的环境都得不到。”

“而且教授的实验室里的科研资料,随便拿出去一份,都可以让任何默默无名的人一夜之间成为大炎顶级的科学家。”

“他守着一座金山,却不知道,真是可悲。”

林野对路西法的说的事实是赞同的,但对他的讥讽却不认可。

还是那句话,路西法现在虽然可以像人一样思考问题。

但是却没有人类的情感。

他肯定知道有一句话,叫做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但对这句话,应该没有体会。

在路西法这种被周教授为主导的团队制作出来的人工智能。

或者醉心于科学研究的学霸大佬们眼里,周教授的实验室和他的科研资料,都是无价之宝。

但对于张智博这种学渣混子来说,随便一个破酒吧,都比周教授冷冰冰的实验室要好。

张智博对所谓的科学,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

跟着周教授搞科研,那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命运偏偏就是这样。

有些人毕生追求的,却是有些人与生俱来的。

作为能够跟随周教授学习,这种机会,是无数知道周教授真正身份的人科研人员最大的梦想。

一定有很多人为了能够得到这个机会,实现这个梦想,为之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可这些努力在张智博面前,变得十分可笑。

他因为挂了周教授的课,被迫要给周教授当助手。

每天待在实验室里,像是在受大刑。

他对实验室虽然照顾的很好,林野进来的时候,可以察觉到,张智博每天都会认真的打扫。

但这种打扫,不是出于对实验室的敬畏。

而是一种工作。

张智博对这间实验室,丝毫没有敬畏之心。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原本盛放标本的冰箱里塞满各种酒水饮料。

更不可能将下酒菜拿进实验室里来。

虽然张智博对林野所有的问题都做了详细的解答。

而且丝毫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毕竟有林野陪着他喝酒解闷,算得上是苦中作乐。

张智博提供的信息十分全面,林野相信,就算自己整理调查,也不可能再比他提供的更加详细。

但面对如此详细的资料,林野对于周教授的失踪,没有任何的头绪。

把所有的资料放进思维导图中,推测不出任何可能导致教授失踪的可能。

教授为人低调,没有任何人和他有过节。

根据路西法所说,众联盟对周教授的保护十分的周密。

蓝星之上,不可能有任何组织可以悄无声息,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的带走教授。

而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周教授的失踪,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好处。

众联盟损失了一员优秀的科学家。

其他的组织如果将周教授掳走,无疑会给他们招来灭顶之灾。

能够掳走教授的,一定是知道他真正身份的。

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不会得罪众联盟。

思维导图推导出来的各种推测,前后矛盾。

这还是林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而将张智博记录的周教授失踪前一个月的活动轨迹放进思维空间里。

模拟之后,林野这个观察着在一旁看了一会就感到了无聊。

周教授的生活实在是太枯燥了。

思维空间里模拟的现实,像是不断的重复播放一张碟片般。

一天又一天,周教授周而复始的重复着忙碌着。

只是看到第十天,林野就坚持不下去了。

后面的二十天,全部一模一样。

根本不可能从根据张智博记录的教授失踪前一月的踪迹里,得到任何线索。

张智博友好的邀请林野住在实验室里。

并告诉他,实验室内的所有资料,他全都可以随便查阅。

因为这是周教授定的规矩。

每年的长月——也就是一月三十一天的时候。

第三十一天,教授的实验室会对学校开放,学校内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进出查阅。

这一天,也算是周教授为数不多打破自律的生活。

周教授会在这一天里像正常人一样,出去爬山钓鱼,甚至去游乐场。

张智博只跟着去了一次,据他所说,那一天的周教授像是变了一个人般。

完全没有平日里搞科研时冰冷的样子。

整天都会哈哈大笑,开心的像个孩子。

“好像只有那一天里,教授才是自由的。”

张智博有点醉了,躺在沙发上回忆着,嘴里喃喃自语道。

“对,自由,教授只有在那一天才会放飞自我,他甚至还请我吃冰淇淋。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他还极其幼稚的将冰淇淋抹在我的脸上。”

张智博叹了口气,又开了一瓶酒。

“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殷大哥,教授在这间实验室里,其实并不快乐。”

张智博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看着安静的实验室。

忽而笑了笑,然后又看了看化名殷静——殷天和王静的结合的林野。

“不快乐?”

正在翻阅实验室资料,希望能够找到关于米迦勒系统信息的林野,对张智博这句话有些不解。

周教授不应该是那种痴迷于科研的科学狂人么?

如果搞科学研究对他来说不是一种享受的话。

为什么他还能如此的自律?

“是啊,不过,也不能说不快乐。”

林野嗯了一声,等待着下文。

张智博一摆手,想了想,道:“其实也没什么,应该是我多想了。我那么爱喝酒的人,喝多了还会骂酒不是好东西。”

“你要说什么事?”

林野试探问道。

张智博道:“没什么,就是有时候教授在做实验的时候,会突然变的暴躁起来,然后破口大骂。”

“骂什么?”

“还能骂什么,你花费大量精力去做一件事,结果满怀希望以为会成功,最后却失败了。”

“而且是每天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你会怎么想?”

“我?我也会破口大骂,说一些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不干了之类的话。”

张智博点了点头道:“没错,教授也是这样说。只不过他不会说不干了,只会说受够了。”

“哎,教授就是不一样,在那种情绪中,还能保持理智,连气话都不会说。”

张智博看着窗外的星空,一边喝着酒,一边不知道想什么,最后喃喃道:“这样的日子,我也快受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