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傲慢的聪明人

小说: 这个忙我帮定了 作者: 蓝火机 更新时间:2020-06-20 字数:3049 阅读进度:21/698

“猫?什么猫?”卢让听到这个字,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

林野注意到了这个他这个动作,卢让却浑然不知。

“张小红的猫。”

林野微微一笑:“张小红的猫是我拼了命救下来的,她对那只猫像是对待亲姐妹一样,宝贝的很。”

“而你怕猫?”林野突然问道,随后又笑道:“你应该是怕猫的。”

卢让脸色一变,缓缓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纰漏在哪里了。

“但是在张小红的梦境里,她却是不养猫的。当我知道这个细节的时候,就开始有所怀疑了,但也只是怀疑。”

“我心里当时是不相信自己在梦里的,因为我害怕自己也和陆城他们一样。”

“直到我在所有人的梦境里见到了日常能见到的所有的动物,唯独没有见到猫。”

林野坐在了他的身边,也拿起一个苹果削着。

“直到听到你刚刚给张鸿说的那些话...”

“我才确定,我早已经在梦境之中了,在你的梦境里了。”

“你才是,这个世界的根源,所有梦境的根源。”

病房陷入了沉默,一时之间,卢让也无话可说。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林野居然会从这一个细节上,看破自己的精心布局。

因为卢让十分讨厌猫,而他又是整个梦境之中唯一知道一切的人。

就像他刚刚告诉张鸿的一样,在梦境之中,一个人如果本能的不相信一些东西,那么这个梦境里,这些东西就绝对不会出现。

张鸿不相信自己可以长生不老,所以,即便在梦里,他依旧会慢慢老去。

卢让十分讨厌猫,所以,在梦境之中,张小红是不养猫的,任何地方都看不到猫的影子。

“而那个枕头应该是现实存在的吧。”林野聚精会神的削着苹果:“我救了张小红的猫,她送了我一个睡枕,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个睡枕里便是所谓的入梦仙枕。”

苹果已经削好,林野递给了卢让,接着道:“你并不能从梦境出现在现实之中,那个枕头,是你迷惑了张小红,让她给我的。”

“精彩,精彩!”卢生接过苹果,拍了拍手,道:“当真是精彩。”

“不过并不是我迷惑了张小红,至于你如何得到那个枕头,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林野哦了一声,道:“那就是我猜错了,不过,这都无所谓了。”

“至于说你和赵明演的那一场戏,根本就是为了迷惑我,转移我的注意力,让我不去在意有可能识破自己在梦境之中的破绽。”

“没错,你说的都对,所有的都对,你见到陆城的时候,就是在他的梦里。然后遇到了孙正,便是进了他的梦境。接着是张德帅,然后是赵明和张鸿。”

“而他们所有人,都在我的梦里。”

卢让站起身来,长叹一声:“我一直陪着你,就是想看一看,你会在第几个梦境之中迷失。”

“没想到,你能坚持到张鸿的梦境方才自杀。”

一说到自杀,卢让皱起眉毛来:“可是,我明明看着你自杀了,但是却为什么没有在梦里死去?”

“我如果在梦里死去,会怎么样?”林野自然不会告诉他系统的事。

就像刚刚他在说自己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卢让,还有一个细节。

那就是自己当着他的面提到系统时,卢让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第一次听到一般。

而当初,林野在得到系统时,可是给每个好朋友都打电话说了这事。

卢让如果真的和自己关系很铁,断然不可能不知道系统的存在——虽然所有的好朋友都不相信。

“只要在梦中死一次,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就会进入意识之海,永远也无法离开。”

话已经说到这,卢让也没有任何的隐瞒,直截了当道:“然后现实之中,你就变成植物人——用你们的说法。”

“哦!”林野点了点头,恍然大悟。

“也就是说,你刚刚之所以告诉我知梦,却不告诉我如何离开别人的梦境,其实是想让我自杀吧。”

林野把玩着手里的匕首,看着他道:“既然不管是他杀,还是自杀,只要在你的梦里死亡,就永远也逃脱不出去,那么你为什么还要陪我演这一场戏呢?”

卢让连连摇头,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林先生,你不要这样高看自己。我并没有专门陪你演戏,而是进入这里的每个人,我都会为他们编织一场美梦。”

“看着他们一步步沉沦,看着他们迷失自己,看着他们听从我的话,将匕首插进胸膛。”

卢让闭上眼,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让林野有些恶心。

“你不觉得,这是一种享受么?”

“我太无聊了,如果不给自己找一点乐子,那该有多么的无趣!”

卢让说完,哈哈哈大笑,整个人陷入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疯狂之中。

“你这个畜牲!”

卢让的这些话,点燃了林野心中的怒火。

他很想将匕首刺进这个变态的胸膛,但理智却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陆城和孙正他们,这些在梦里死了的人,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意识之海里,你想救他们么?我可以给你指路啊。”

卢让说着,抬起手打了个响指,周围的环境像是打碎的玻璃一般,掉落在地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则是汪洋大海。

卢让和林野站在海面上,如履平地。

“没有想到,你对梦境的掌握,居然如此熟练。”

卢让看着没有掉入海里的林野,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林野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卢让身后。

远处——也许很近,在这片海域之中,距离似乎已经没有了意义。

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的宫殿,高大巍峨、层楼叠榭,让人望之生畏。

“这里就是意识之海,这座宫殿,便是意识之城,所有受枕头影响,进入梦境人的意识,全都在这座城里。”

“我算一算啊,不算这几千年来的,单说这几年的,现实之中还是植物人没死的,怎么着也有三百多人吧。”

“哎呀,三百多人,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把他们骗进去。”

“那么,该如何把他们救出来呢?”林野看着那忽远忽近,似乎一直在飘动,又好像永远禁止的宫殿,皱眉问道。

“救出来?”卢让一愣,忽而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

他笑弯了腰,林野攥紧了匕首,冷眼看着放肆大笑的卢让。

“怎么?这很好笑么?”

卢让依旧在大笑,他甚至倒在海面上,打起滚来。

林野向前一步,抬起了匕首,就在他准备上前一把拉起卢让,将匕首抵在他脖子下逼问时。

“嗯...”

只觉得后背一疼,卢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也要永远留在这里。”

卢让用力攥紧匕首,往前一推,匕首没入林野的身体。

而倒在林野面前那个乐的打滚的卢让,则依旧捧腹大笑,慢慢的融入海水之中。

“你还是第一个逼我亲自动手的,这是你的荣幸。”

卢让将匕首缓缓的拔出,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你忘了么,这是在枕头的梦境,在这里我是无所不能的。”

卢让哈哈大笑,看着林野的身躯缓缓倒下。

“在这里,我就是神!”陆让抬起脚,想要踩在林野的脑袋上:“我就是无所不能的...”

神字还没有说出口,卢让就愣住了。

眼前的林野突然消失,紧接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下。

不等他回神躲开,几乎是在一瞬间,林野一挥手,鲜血迸流而出。

“你!你!”卢让一脸的不敢相信,他不知道林野为什么没有死。

自己明明对准了他的心脏!

“那你这个神真是挺辣鸡又挺倒霉的,遇到我这样一个死不了的人。”

林野捂住胸口,意识开始慢慢模糊。

系统给他的所谓长生不死,更像是死而复生。

他虽然还能复活,但死亡的过程,却是要经历的。

“噗通”

眼前一黑,林野倒在汪洋大海之中,缓缓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