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神挡杀神,鬼挡杀鬼

小说: 微笑骷髅在行动 作者: 丑芜 更新时间:2020-09-16 14:46:47 字数:2662 阅读进度:23/25

敢死队员这回穿的是军装。

德军军装。

他们化装成德军巡逻队,大摇大摆地行进在冰峰雪岭间。一行八人,差不多就是一个巡逻班。

不到二英里,就遇到德军的哨卡。

火狐走在最前面,把汤姆逊冲锋枪顶上子弹。

“站住,口令——”戴着钢盔的德军士兵持枪在远处高喊。

火狐嘴里咕哝道:“去你妈的。”

德军没有听清他嘴里嘀咕的是什么,继续喊:“喂,你大声点,我听不见,请回答口令。”

火狐高声骂道:“你聋了,听不见,怪谁,废物,你滚回去,换一个耳朵好使的过来。”

一脸蛮横。

大踏步越走越近。

那哨兵被他骂得一脸懵,不知道说什么,从哨卡的板棚里又出来一个持手枪的军官,厉声喝道:“站住——喂,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你身后还有黑人?”

他看见火狐身后的镖王了。

火狐丝毫没停下脚步,嘴里胡言乱语,“啊,老兄,你说什么?你说的是他吗?他叫镖王,没错,他这个人——确实非常荒谬……”

大步流星,距离德军士兵只有十米远了。

德军军官察觉不妙,不再询问,直接抬臂举枪,就要射击。

他的胳膊刚刚抬起来,就见眼前银光一闪。

一只飞镖激射而至,正好命中军官的咽喉。

“朋友,上帝赐福你。”

随着镖王恶狠狠地嘀咕,德军军官脖颈动脉鲜血喷溅。

与此同时,猩猩庞大的身躯象一阵风似的扑上去,如同平地飞腾起一只大鸟,手里的“一见别离”迎风疾晃,瞬间既至,砍在了另一名德军哨兵的脖子上。

“咔,”

一刀毙命。

干净利索。

几名敢死队员猱身而上,踩着溅落在雪地上的点点鲜血,旋风般向前猛扑,火狐一脚踹开哨卡的板棚,看见好几个德军士兵正在忙乱中拿枪,有动作快的,已经把子弹推上了膛。

“咔咔咔,”

敢死队员们用手里的匕首猛戳猛刺,三秒钟之内,把几名德军全都刺死,基本上没有搏斗,敢死队员们的动作太快了,一阵凉风掠过,战斗宣告结束。

就这么眨眼间的功夫,胜负落定。

敢死队没有停留,也不打扫战场,直接前进。现在需要的是抓紧时间。

穿上滑雪板,飞驰在雪原。

遇到德军岗哨,能避就避,避不开的直接硬闯硬杀。

每个人的身上都笼罩着一层凶霸霸的杀气。

现在,不必再害怕暴露目标。

为了完成“炸毁工厂”的任务,一切在所不惜。

火狐恶狠狠地说:“今天,就是一锤子买卖,别考虑后路,不必管后果,神挡杀神,鬼挡杀鬼。”

敢死队又闯了两道哨卡,套路都是一样——化装冒充,混不过去就直接开杀,在第三道哨卡搏斗的时候,游击队员雅克受了伤,胳膊上被德军刺刀挑了个大口子。

小伙子很顽强,用布包扎起伤口,坚持跟随队伍前进。

道路走过一回了,速度快了许多。

穿过原始森林,大家跨过冰河,就到了工厂背后后那片悬崖峭壁了。

三百米高的崖壁,光滑的冰墙,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目的白光。

火狐看看手表,冷静地说道:“现在,开始攀墙,雅克,你胳膊受伤,上不去,在崖下担任警戒掩护。”

“是。”

“其它队员注意:咱们在四十五分钟之内,攀上冰墙。”

队员们都默不作声,紧张而有条不紊地做着攀登冰墙的准备。

上一次攀爬冰墙,用了将近两个小时,但是这回不一样,上次留在冰墙上的钢钉,可以利用,省了不少功夫。

镖王一马当先,把绳子挂上钉子,拽着攀爬,他敏捷的动作比猴子也差不了多少。

七名队员的身子,挂在崖壁上。

光滑的垂直的冰墙,随时都有掉落的危险,七名敢死队此时谁也没有考虑到底有多危险,他们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爬上悬崖。

于阳咬紧牙关,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登,他身后背着冲锋枪以及炸药袋,跟在哑巴的身后。

令他奇怪的是——和上回迥然不同,自己心里没有害怕,没有惶惑,只有一丝夹杂着凶狠的骄傲:老子现在是一名名符其实的微笑骷髅敢死队队员,马上就要用勇猛,用铁血,去完成那道神圣而艰巨的使命。

我骄傲。

我凶狠。

我无敌!

……

七名队员,气喘吁吁地攀上这段两百米高的冰墙,个个累得腿臂酸痛。

在缓坡上简短休息两分钟,然后爬上最后一段峭壁。

镖王的头,伸出崖壁之上了。

他左右观察——很好,情况一切正常。

“噌,”

镖王一拱身,跳上去。

队员们一个接着一个,跳上崖壁,心里感觉——胜利已经捏在手心里了,大家互相对望一眼,被冷风冻僵的脸上都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寒风依旧凛冽,吹在身上,刚刚攀崖弄出一身汗水,此刻寒冷难耐,但是人人心里却觉得象火一样燃烧。

火狐冷静地用目光打量着前面的工厂,小声命令:“全体注意,按原计划进厂,尽量不开枪,看我的眼色行事,猩猩,你跟在我身后。”

猩猩没吱声,晃着宽大的身板,跟在火狐身后。

这意味着——火狐准备靠着冷兵器拚杀,进入工厂。

大家都把匕首吞在袖口里。

排成一隐纵队,向着工厂的大门口走过去。

骷髅,露出了神秘而恐怖的微笑……

……

……

在倍莫尔克小镇上。

维德上校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一身轻松,满脸笑容。

美好的一天,愉快的经历……

身心愉悦的艺术家轻轻哼着歌曲。

忽然听到远处传来沉闷的枪声,“叭,叭叭,”

一愣。

发生战斗了?

听枪声,象是德军98K步枪的声响。维德上校立刻警觉起来——肯定是出事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黑德希中尉跑过来,“上校。”

“怎么回事?”

“报告上校,刚才有游击队袭击埃力维山口哨卡,杀死三名士兵,维韦尔特少校已经带着部队去阻击游击队了,一定是他们在镇外发生了战斗。”

“游击队……”

维德沉下脸来,眼珠转了几转。

埃力维哨卡是他亲自部署的,作为小镇前阵阵地的警戒,它被袭击,意味着什么?

难道游击队要攻打倍莫尔克?

维德轻轻摇摇头,踱了两步。

扭头问道:“黑德希,丢勒上尉回到工厂去了吗?”

“没有,他随着维韦尔特少校去和游击队作战了。”

“不好!”

维德猛地一拍大腿,脸上骤然紧张起来。

“快,赶紧通知维韦尔特,立刻停止和游击队纠缠,赶紧回兵海多罗电气化学工厂,命令丢勒上尉,以最快速度返回工厂,不得有误。”

“丢勒……”。

黑德希犹豫了一下,他现在很懒怠面对丢勒。

维德一反常态,挥着胳膊厉声吼叫:“快,十万火急,赶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