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罪过,罪过

小说: 王妃忘忧 作者: 水兮寒 更新时间:2020-09-16 13:59:09 字数:2458 阅读进度:394/404

“大公子、冷忘忧,你们乖乖受死吧!”刺客将冷忘忧与王凌之包围住后,却迟迟没有上前。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敢。

马背上的两个人明明不会武功,可那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却令人心颤,刺客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看样子,咱们不能同生却能共死了。”即使被刺客围住,王凌之也没有半分的慌张。

“算你们识相,大公子、冷忘忧,乖乖下来受死,我会给你们留个全尸!”刺客握着刀小心翼翼地逼近,现在距离成功只差一步,他们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受死?想杀我们也得有那个本事,我还不想死。”冷忘忧摸了摸自己左臂上的小暗器,默默地盘算着这暗器用来对付这些人有几成的胜算。

“不想死?今日你们不想死也得死,大公子、冷忘忧只要你们下来,兄弟们定会给你们个痛快,不然的话......”

“不然怎样?”

冷忘忧突然将手中的腰带塞到王凌之的手中,“抓紧。”

在王凌之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冷忘忧猛地将手术刀往马背上狠狠一扎,同时翻身下马,“凌之,快去穆亲王府搬救兵,我等你来救我!”

“忘忧......”王凌之终于慌了,连忙大叫,双手紧紧地抓着腰带,他很想将马头掉转回去,可那马早就吃痛发狂,哪里会听他的话?不过眨眼间已跑出百米之远。

一切发生得太快,别说王凌之来不及制止,就是刺客们也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待到刺客们意识到时,载着王凌之的那匹马已如同离弦的箭般飞了出去,他们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冷忘忧,你这个笨蛋!”远远的,能听到王凌之骂人的声音,能把王凌之这个温润公子气得骂人,冷忘忧也算有本事。

“凌之你别担心我,我会撑到你来救我的。”冷忘忧大声道,而说话时,她手中的细针,忽然嗖的一声射入刺客首领的眉心。

扑哧一声,刺客首领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人便倒了下去。

“效果不错。”冷忘忧满意点头,一把抢过对方手中的刀,她虽然不擅长用兵器,可有一把刀在手上总是好的。

“杀,杀了冷忘忧!”刺客们在一片慌乱中回过神来,五人留下来围攻冷忘忧,七人去追王凌之,“快追,别让王凌之跑了!”

“你们追不到了。”冷忘忧再次按向左臂上的小暗器,这东西是孙述白仿袖箭做的,比袖箭更小、更灵活,因为它里面装的是染了毒的细针。

可惜,针太细,杀伤力与杀伤范围都很有限,冷忘忧一连按了数次也才只刺中两个人。

扑通!扑通!和刺客首领一样,两个刺客一沾上细针就倒地,这下追杀王凌之的人变成五个了,冷忘忧没法再追,因为他自己也被刺客包围了。

冷忘忧只能默默地祈祷王凌之能快跑得快一点,别被刺客追上。

“大家小心,这个女人身上有暗器!”一虎背熊腰的壮汉举刀砍向冷忘忧,冷忘忧连忙转身,举刀相迎。

当的一声,两把刀相撞,在黑夜中闪出璀璨的火花,冷忘忧被震得连连后退,虎口生痛,隐隐有温热的液体流出。

该死,手受伤了。冷忘忧气得想骂脏话,她最恨有人伤到她的手,这些人都该死,但真正该死的是他们身后的人,“你们主子是谁?”

“哼,去问阎罗王吧!”刺客口风很紧,冷忘忧也没有想过这么一问对方就答。

“是吗?可惜要见阎罗王的人是你们,而不是我。”冷忘忧再次按向左手臂上的暗器,嗖嗖......数枚银针飞射而出,在黑夜中闪闪发亮。

“快,快避开!”

暗器,只能出其不意,当对方发现你的套路后再用就没有效果了,这一击冷忘忧就没有伤到一个人,不过却逼得四个刺客后退了数步。

黑夜中,冷忘忧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可惜没有人看到,“其实,我的暗器不仅能杀人,还能逼死人。”

冷忘忧快得如同一阵风,嗖的一下冲到某刺客的面前。

“当......”刺客一刀砍了下来,冷忘忧又挡了一刀,虎口依旧痛得厉害,冷忘忧却一步未退,靠近,抬腿,用力顶向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啊......”被踢中跨下的刺客松开手中的刀,双手抱着命根子原地跳了起来。

冷忘忧没有松开对手,眼见左侧的攻击过来,冷忘忧手腕一动,一个过肩摔将大汉摔向左侧。扑哧,是刀戳向骨肉的声音,血飙射了冷忘忧一脸,好在这不是冷忘忧的血。又解决了一个刺客。

“贱女人,你找死!”看到同伴死在自己的手里,刺客火了,三人同时举刀冲了上来。

此时,冷忘忧手中已没有武器,她除了跑什么也做不到,而她一个女子能跑得过这三个大汉吗?答案是否定的,所以她不跑,面对步步逼近的三个刺客,冷忘忧只是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臭婊子,你这下跑不掉了吧?”刺客张狂大笑,三人同时举刀砍向冷忘忧,他们没有发现,被他们逼到死路的女子并没有害怕,而是一脸坚定地看着他们,眼中闪着森冷的杀意。

“去......”刺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声惨叫声响起,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紧随其后。

“啊......啊......”凄厉的声音如同鬼叫,街道两边的百姓也被吓醒了,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更不用提帮冷忘忧。

哐当!三把刀砍下去却齐齐砍到墙壁上,冷忘忧早已轻松地避开。不仅如此,三个刺客还齐齐倒地,双手抱脸又哭又叫。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硫酸味,借着月光可以看到刺客脸上的溃烂与红肿。

原来,冷忘忧趁着与第二个刺客近身搏斗的机会,从衣袖中取出了未经稀释的浓硫酸,待到这三人逼近时就将硫酸泼了出去。

冷忘忧放倒刺客后,直接捡起地上的刀架到刺客的脖子上,“说,谁派你们来的?”

“啊,啊啊......”刺客如同负伤的野兽般痛苦号叫,“杀了我吧,我不会说的,不会说的!”

“不说?很好!”冷忘忧举刀划断刺客的四肢,“现在说不说?”

“啊......杀了我,杀了我,我不会说的。”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声响起,在这静谧的黑夜里显得分外刺耳,尖锐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冷忘忧已经到附近有孩子被吓哭了。

冷忘忧默默地在心中说了一句:罪过,罪过。她也不想下这样的狠手,可不用狠招怎么逼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