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他在等四月

第 53 章 程延番外下

作者:糖仔小饼干 更新时间:2022-11-24

那是一段早就已经被刻进时光里的故事,那里记载了一个女人悲剧般的一生。

她也曾一往无前的勇敢无畏,也曾满腔热血地为之付出,也满心欢喜地真切期盼过未来。

如他的四月一样。

然后,被她爱过的那个男人辜负。

宋嘉昕放下手里的杯子,双手交叉在领口,沉下声音说道。

“我的母亲…很讨厌小妹,讨厌她仅仅是个女儿,更讨厌她没能替她拴好我的父亲。”

程延放在桌上的手在轻轻颤抖,他抬起眼睛,那里藏着替那个女孩难过的几分伤神。

宋嘉昕长舒一口气:“你不必担心,这些事情我不会告诉四月,我的父母都已经离世,她更不必去在意是否被父母喜欢。”

程延沉默地注视宋嘉昕良久,开口道:“她本就不在意。”

宋嘉昕偏过头,等服务生为她续上咖啡,举手投足气定神闲,她欣赏着对面男孩的痛苦和纠结,然后缓缓开口道。

“那你呢?”

她歪着头,一字一句地问道:“她不在意的东西,你会不会替她在意?”

“……”

那一瞬间,那样一股无法言喻的苦涩席卷了他,心口的某个位置被人挖掉了一块。

他,会不会替她在意。

在意她与他共担未知的一切,在意她前路的迷茫与彷徨,在意她因为他而承受着贫穷和压力。

当然是会的。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被现实一次次击垮,年少轻狂最终付之一炬,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程延突然想起。

他在这座城市里见过的许多人。

有的醉酒于街头、行事癫狂,有的始终郁郁寡欢、终身而不得志,也有的灯红酒绿、色|欲熏心。

如果他们,也最终泯然人海,变成那样的平庸之辈,又该拿什么去继续年少的爱情。

甚至,他想起了他的父母。

他早上刚见过的、那样一对早就没有爱情相看两厌的夫妻,即使他们依然将甜蜜笑意的结婚照挂在房间的床头。

……

对面的少年咬着牙,一点一点低下了他高昂的头颅。

宋嘉昕弯着唇看着,心下松了一块。

果然啊。

四月愿意付出是一回事。

而这个叫做程延的少年,是否愿意看着她付出,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心中盘旋着胜券在握的情绪,撑着下巴,继续凌迟着面前的少年:“我父亲那一年连回家过年都没有,只是从朋友圈里得知他有一个女儿降生了。”

宋嘉昕说起那个女孩的时候,眼里都沾满了些许的笑意:“四月刚出生的时候就很漂亮,软软小小的的一只,总是闭着眼睛在睡觉,比阿阳好看很多。”

因着她提到四月,程延也大概也能想象到四月刚出生时候的样子,他想起她在襁褓中乖巧安稳的睡颜,勉强地勾起了唇角。

如果她就那样睡下去就好了,那也不会经历那样颠沛流离的童年、和那样孤独委屈的人生开端。

那样也不会遇见他,连现在走回人生正确的轨道,都停住脚步。

宋嘉昕叹口气,轻声继续道:“四月出生后没多久,我的父亲对我的母亲提出了离婚——因为他的小情人怀孕了、他需要给那个女人一些保障,我的母亲不同意,并且出于报复,她决定带走一个孩子回国。”

在程延定定的眼神中,宋嘉昕摇摇头:“不是四月,母亲她一开始想要带走的是阿阳,因为她觉得带走我父亲唯一的儿子,会狠狠地打击到他。”

程延的拳头在桌子上握紧。

宋嘉昕扶着额头,想起那段沉痛又让人悲哀的过往:“可是阿阳那个时候已经三岁了,他哭闹着不肯跟妈妈离开,所以我的母亲,带走了四月。”

那个女人将最讨厌的小女儿带回国,然后亲手丢弃在了某一座城市的角落里。

为了报复她的丈夫,即使她的丈夫并不在意。

程延的心都被揪起,痛得发酸。

他无法想象他的四月在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被人当作一件物品毫不在意地扔掉。

那是一朵太阳花啊。

程延有些迷茫地抬起眼睛,他好像透过那扇玻璃,看到那株花朵迎着阳光肆意横行地生长着。

许久,程延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后来呢?”

宋嘉昕垂下眼皮,沉默片刻,把这个故事的结局告诉他:“后来我的母亲死在回家的路上,溺亡,她大概还是觉得没有办法面对父老和她的孩子们,就那样果断地在从小长大的小河边纵身一跃,结束了她的一生。”

“至于我的父亲…”宋嘉昕的眼里闪过一抹叫做冷漠的情绪:“那个情人的孩子根本没有降生,我的父亲也在前几年,离开了人世。”

她说完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他弥留之际也很惋惜,从未见过他的小女儿一面。”

那是怎样一个荒唐的的父亲,连女儿的一面都未曾见过。

那又是怎样一个荒唐的母亲,亲手将女儿丢弃,只为了报复一个背弃自己的男人,她残忍又疯狂地把她人生的悲剧,重演在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身上。

宋嘉昕终于说完了整个故事,那张桌子周围的空气都有着些许凝滞。

她没有说那个情人的孩子为什么没有出生,也没有说为什么这么多年就是她爹在外面疯狂乱搞,也没有私生子女的出现。

可是程延听懂了。

面前的这个女人那年也不过七八岁,就已经能捍卫住自己与下面弟妹的一切权益。

程延看着自己的指尖,看着如太阳般刺眼的宋嘉昕,就那样,想起了他的太阳花。

如果,她也是可以做太阳的呢?

如果,她本就是太阳呢?wωW.八七柒ZW.℃ΟM

他这颗微不足道的行星,凭什么让太阳围着他转。

……

那一天的最后,宋嘉昕十分柔和又礼貌地对他说:“不用着急,你可以回去想清楚,我们既然来到这里,就是怀报着一切可能想带妹妹回家。”

她不去看程延的神色,仿佛已经知道胜利的结局:“我能感知你们年少的珍贵情谊,只是…她在为你的梦想而努力着,你又是否知道她的梦想?她可以为你不求回报的付出…”

她笑了笑,说出的话却是那么沉重:“那你呢?你可以为她做到哪一步?”

“……”

他可以为她做到哪一步?

程延走出了那间咖啡馆,少年身上的西装裤都已经有了褶皱,他舔舔干裂的唇,站起来的时候腿都有些站不稳。

他像一具行尸走肉,坐上地铁,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个问题。

他好像陷入了一个怪圈,他的脑子里有一个奇怪的声音,一遍一遍地逼问着他。

他走出咖啡馆的时候,那道声音说。

“你看,你从没带她来过这里,她甚至不知道这里的咖啡和草莓酱松饼是什么味道的。”

他走上地铁的时候,那道声音说。

“她每天坐着这个交通工具奔波在这座城市,连出租都舍不得打,她其实可以不用这样的。”

他回家的时候,踩着破旧古老的出租屋的台阶,那道声音问他。

“你还要让她在这里住多久?”

“满眼看过去全是油渍和灰尘,晚上睡觉都有隔壁看电视的聒噪声音,她走上来的时候灯都踩不响,回家的时候她都很害怕。”

“这样的出租屋你还要让她住多久?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房?”

“……”

程延垂着眼睛,鼻子酸得厉害,他打开家里的门,连拿钥匙的手都有些颤抖。

一拉开家里的门,他的姑娘就穿着睡衣扑了过来。

她带着那样干净的气息,扑进这样一个沾满铜臭、汗水和污秽的怀抱里。

那样的单纯、温柔、又一无所知。

她笑嘻嘻地问他:“一天没见想我了吗!”

她那么可爱又娇气地拖长着尾音叫他的名字:“程延——”

程延的喉结动了动,看着她的眼睛,那么艰难地告诉她:“想。”

想的,想她想得快要疯了。

想,要是没有她了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啊?

那一瞬间,程延听到那个声音对他宣判。

他的太阳花在凋零。

……

少年的太阳花终究被从枝头摘下,被他亲手扔进时光的缝隙里。

会变成太阳吗?

他不知道。

可他知道,他再也没有太阳了。

……

那一年华人女策划师Anastasia夺得了全美设计大奖的金奖,程延在结束了36个小时的工作后,坐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最终赶上了颁奖典礼。

他看到。

她穿着晚礼服,头发梳到一侧,曾经甜蜜可爱的眉眼满是张扬与自信。

她笑着从主席的手里接过那面奖状,她身后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她亲手操刀的第一则广告。

那个时候她甚至还没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

她曾经说过,她没有梦想的,程延就是她的梦想。

可是程延明明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喜欢广告创意,为什么那么执着地要做一个策划师。

只不过是曾经对他的喜爱超越了梦想本身。

就像这一刻,程延也明明看到她眼睛里的光是那么闪耀。

只是,他再也不能靠近她。

再也不能。

那是他为此付出的代价。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app为您提供大神糖仔小饼干的他在等四月

御兽师?

上一章 52 章 程延番外上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