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他的栀子花

第 48 章 古言番外2

作者:奶茶椰果 更新时间:2022-11-24

熵岸从来都不知道,一个人即使她没有做什么,却能够吸引他所有的注意力,让他什么都做不成。

王殿内的纱幔帘笼被风吹动,摩擦着地面发出了很小的声响,明明这声音再轻不过,却还是扰得熵岸放下了手中的笔。

“她人呢?”

殿内随侍的太监被那阴冷的声音吓得跪在地上,“扑通”一声,格外地响。

一向机警的林营视线也探了过来

太监打着结巴,道:“奴、奴才惶恐,不知王上问的是……?”

“王后现在何处?”

他很不耐烦地又问了一遍。

“回王上的话,王后午膳后便去了偏殿,并不曾回来。”

“去找!”

……

熵岸就这么丢了一句话,没人懂他这是什么意思,可更没人敢硬着头皮多问一句。

“林侍卫可知王上说得这是何意?”

无奈,他们只能找来王上的心腹林营问问。

林营握着手里的剑,神情严肃刻板,“便是寻个理由将王后带过来就是!”

一群人更加犯了难,踌躇着没人动弹。

林营笔直地站在门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看向王殿内,书房的鎏金檀木椅子上,早已经没了熵岸的影子。

此时男人正立在窗上,仰头看向天际。

林营思忖片刻,说道:“我随你们去一趟。”

王宫内的偏殿着实是个冷清的地方,唯有这茂盛的银栀花,才让这里多了点盎然的生意。

这个季节银栀花开得并不多,只有树枝丫向阳的方向,开了零散几朵。

可银栀树的数量栽种的实在太大,让这偏殿院子里的花香味儿都久久不绝。

戚彩踩着落在地上的那些柔软叶子,捡了朵漂亮的栀子花捏在手里,问:“你们说这些树都是商……都是你们王上亲手栽的?”

她身后的侍女们离她不远,却是一重重地把她围在了中间。

“是的,王后。不止这偏殿之内,王宫内无旁的绿植,只有这些唯一的银栀花树。”

“这么些都是一样的花,看久了不会觉得看腻吗?”戚彩震惊道。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

她将花放在鼻尖闻了闻,花香味儿馥郁,她唇角微微勾起,问道:“他是不是很喜欢栀子花呀!”

“奴不敢揣度圣意。”

戚彩轻叹了一口气,看着花瓣里落下飞虫,她轻轻吹了吹。

想想,她竟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待了半个月了,时间飞快,可好在有商岸陪着,也并不会觉得漫长。

即便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她,这里的“熵岸”不是她的商岸,可是戚彩心里仍旧笃定,她不会认错人的。

“王后,王上请您去御书房一趟!”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戚彩,被这严肃冷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她转身看到了林营。

她有些惊喜,热情地想打招呼,却看到了对方脸上的冷漠。

戚彩微垂眼帘,柔声道:“好,我马上就过去。”

……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着,侍女太监都格外惶恐。

他们距离戚彩的距离有些远,可那位林侍卫未免靠王后太近了些。

“王宫内戒备森严,不论你有什么目的,只要你敢对王上不利,我便有千百种的方法让你求死不能!”

戚彩听着这恶狠狠的语气实在是想笑,可转念想想,林营不过也是担心商岸的安危。

她冷静道:“好的,我知道了!”

出乎意料的答案让林营眉毛都拧成了一条线,他严重怀疑自己刚才说的话,她是不是没听见。

绕过回廊,雕栏玉砌的王殿辉煌奢华,再走过一片栀子花林,戚彩小脸上的期待慢慢变成了疲倦。

即便是在她教习学生舞蹈的时候,她也没觉得脚会那么疼。

她步子慢了下来,很想找个地方坐着捶捶腿,让脚歇一歇。

可是想着身后跟着的一群人,她又放弃了。

戚彩闷头想着,回廊处的视线遮住下午的阳光,视线有些黯淡,绕过拐角时,眼前一切也开阔了。

她抬头时看到了偌大空旷的王宫,巍峨气派又带着强烈的森严感。

她还看见了,一身黑衣肃穆又冷清的商岸。

他就站在不远处,一个人,像是在等她。

戚彩小跑着撞进他怀里,揪着他的衣服不放,“商岸,我脚好痛,你抱着我走。”

她声音小后面的人离得远,根本就不知道她说了什么。

只是看到熵岸原先淡漠冷戾的眼神变得柔和,垂首环住怀里的少女时,小心翼翼的。

“下次不要跑太远了。”他沉声说着。

看到戚彩因为先前跑得急促,有些泛红的小耳垂,他莫名地觉得燥热。

很想凑近些尝尝味道。

“我知道啦,下次去玩把你的轿子借给我,好不好?”

熵岸的心口被她用额头磕了磕,她有点调皮,像是不懂他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他弯腰将她抱在了怀里,她终于只能乖乖地环着他的脖子,“宫内的轿撵不可外借,你若是想去远些的地方,孤……我可以陪着你。”

“嗯,我知道了。”

大抵是他现在的身份不同,戚彩觉得他说话有些轻缓低沉,像她听过的大提琴声一样,低醇又格外的悦耳。

她有点想亲亲他了。

不过戚彩还是忍住了。

她安静地靠在他肩膀上不说话,商岸也就安静着。

戚彩以为到了御书房里他就会放下她,可商岸一直抱着她。

他坐在了木椅上,她坐在他怀里。

戚彩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她小脸贴着书桌的石板,眼睛里带着笑,“商岸,你是不是很喜欢我贴着你啊?”

她说得算是口无遮拦,一点没有女孩子的矜持。

熵岸刚抬起的笔,在奏折上晕了一团墨滴,他僵硬的像块木头,“嗯。”

他的声音沉到听不到。

戚彩笑得小脸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梨窝,“商岸,你还喜欢什么啊?”

“你。”

脱口而出的答案,让戚彩愣住了。

舒尔,她展颜笑着,“我当然知道你喜欢我呀!我是问你有特别喜欢的东西吗?”

熵岸也是被自己的答案惊到了,心口是甜蜜又酸涩的感觉,陌生又熟悉。

“没有。”

“骗人。”戚彩才不相信呢,

“你喜欢什么颜色啊?”

“玄色。”

玄色就是黑色,商岸也最喜欢。

“那最喜欢什么花啊?”

“银栀。”

额……

……

列举了一系列问题的答案后,戚彩更加确定熵岸就是商岸无疑了。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高兴两天,就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戚彩最近都在熵岸处理公文的地方休息,大臣上奏的奏折也在。

午后她打着哈气准备下床,就听到了外面格外清晰的声音。

“北疆蝗灾不断,南地接生鼠疫,便是江南一带也是突遇水患,颗粒无收啊!王上,此事关百姓安危,定要将圣女送回,才得保天下太平!”

“砰!”

熵岸把奏折摔到了地上,

“既是蝗灾鼠疫,便张贴皇榜昭告天下,寻可解的能人异士!江南水患,堤坝溃崩,那是减料投机官员之责,与孤王的王后无半点关系!”

“王上,这……”

“还有,管住你们的嘴!否则孤王便拿你们的血作祭!”

戚彩觉得原主的身份应该是给熵岸带来了麻烦,她不信圣女祭祀就能解决这些天灾,可是她知道,这熵朝的百姓都信。

熵岸是她的商岸,可他却没有商岸的记忆。

戚彩觉得那是无法弥补的空缺,他们经历的一切,他都不记得了,这种感觉真的是甜蜜里掺着苦涩。M.㈧柒七zw.cΟM

但她不能否认,他也是她的商岸啊!

戚彩偷偷找到了林营。

“是不是圣女祭祀供奉举行之后,就能散了这些天灾?”

林营:“是。”

“那你送我去吧。”

林营诧异地看去,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你可知祭祀意味着什么?”

“不懂。”戚彩摇了摇头。

“呵!”林营不屑地冷哼,“圣女祭祀需沉海,你若要去,便是一死!”

戚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沉默了。

看向天边的晚霞,竟映了半边天际,好漂亮的风景,很让人留恋的地方。

可戚彩知道,她的出现已经打破了它运行的轨迹,她该让它回到正轨了。

“你是不是怕商岸怪罪你,不敢带我去?”

林营满脸的无语。

……

奇怪的服装,恐怖的面具,让人头疼的声音,戚彩第一次在这世界里,体验到死亡来临前的恐惧。

她全身被锁链锁着,实心的铁笼重又千金,一步一步,被周围带着面具的人抬着,走向海边。

回想起自己和熵岸相处的这段时间,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主动招惹他做什么。

若她死后,回到了现实的世界,那里会有商岸陪着她,可熵岸却只能永远惦念着她。

那他该多难过啊。

黑色的铁笼木板弹起,落入大海,沉闷的声音响起后,伴随着“扑通”一声,一道黑色身影紧随着落入其中。

“王上!”

“大胆银栀,你贵为神明,竟与魔族之人相恋,其罪深重,你可知罪?”

“既是真心,何罪之有。”

“不知悔改,便罚你与那魔头入苦世轮回。你既是真心,便让你世世追逐,爱而不得,须有悔意时才能得偿所愿。”

“愿领罚。”

……

几世轮回,才得因果。

奈何桥前,男人屹立不前。

“这般轮回之后,你们竟然还未放弃对方,此世轮回,便让你们带着过往的记忆降生,遥遥十四载,你们只知对方,却永见不得面。想见之时,又是两忘之际。”

闻言,男人无奈道:“她被我宠的娇气,降生到陌生的地方见不到我,肯定会害怕地哭鼻子,十几年的相思苦,她受不住,我也舍不得。

如果可以,我愿意承受二十八年的相思之苦,换她她前半生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你们再相见,你便前尘两忘。”

男人摇了摇头,笑着说:“不,你不会懂的。看她一眼,我就知道,我此生该爱她护她。”

“呵,自大!”

北熵德顺十三年,风调雨顺。

海岸处,垒高的祀台高耸,一众法师围着台边做最后的准备。

祭祀台之下,一身玄色龙袍的男人面色阴冷,眼底带着森然和死气,道:“开法坛,行祭祀。”

“恭迎圣女入坛”

一袭白衣的少女赤足拾阶而上,轻纱裙摆飞扬,静若处子。

海边呼啸的风放肆翻涌,吹落了她的面纱,悠扬飞起时,落在了黑衣男人的玄色龙袍上。

四目相对。

那双潋滟的眸子对上男人沉寂的黑眸。

他缓缓站了起来,温声呢喃了一句,“彩彩。”

全书完

浮世沧海,更迭变幻,

我依旧能在茫茫人群里发现你的存在。

因你,目之所及,皆是光彩。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时允许我拽两句诗哈

完结啦,依旧做个总结吧不喜的小可爱直接跳过就好

这本书在构架的时候我是下了很大功夫的,但是后期断更的一个月回来后,更新完全找不到感觉,硬着头皮写了好久,才感觉有了点手感。

本来想写一个暗恋成真的甜文,写的时候才知道,暗恋这种事情啊,哪有一路甜的啊!写的时候我都觉得心酸。

后期的写作虽然也是尽全力,但已经找不到最开始开文的那种流畅感。正文完结的时候发现收藏飞涨,才发现自己被推文了,评论区挺多说我写得像流水账的,我真的太难过了。

不过,既然不是一两个人这么觉得,那肯定是我也有问题,后期我也是想多看看书学习学习,争取写出更好的作品。

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基友的监督和陪伴!也谢谢一路追文不放弃的小可爱啊!爱你们呦

下本开你抱抱我呀,是窈窈和三叔的故事哦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app为您提供大神奶茶椰果的他的栀子花

御兽师?

上一章 47 章 古言番外1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