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番外

小说: 宿主大大求打赏 作者: 永鬼 更新时间:2020-06-30 10:53:44 字数:2252 阅读进度:716/732

江北哲沉溺在那酒香之中无法自拔,喝下去的酒似乎在不断滋润着经脉,他竟然感觉到了经脉在缓缓地扩张,吸纳灵气的速度快了些许。

感受到最大变化的是纳兰青青,她一饮而尽那酒,整张脸涨得通红,眼神却依旧清澈,那酒下肚,她整个人都散出一股灵气,萦绕着整个身体的仙气在发光,红色的火焰在夜里闪亮。

“青儿,你感觉如何?”

纳兰泽有些担忧,这酒中的灵气极为霸道,就是他这些八级魂圣也能感觉到经脉不受控制地享受着那灵气的改造,而且似乎在清理着身体的杂志。

像他们这种修炼老人家,等级越高,体内的杂质被压缩着掺杂在身体里越难清除,这些难以清除的杂质最是妨碍魂师的修炼。

他目光一直在纳兰青青身上流转,生怕这灵酒烈性太强,她撑不住。

纳兰青青闭上眼睛享受着那美妙,她能感觉到那灵酒在她身体的脉络中游走,似乎在以一种温和的方式在驱赶着她体内修炼遗留的杂质,还在滋润着她的经脉。

这一切都在很温和地进行着,只是身体微微有些燥热,脸红红的,很迷人。

“爹爹,青儿无碍,就是感觉好生奇妙,那酒似乎在替我修复经脉呢?而且很温润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

纳兰青青红着脸,她似乎感觉到有一层细小的东西从她的皮肤中钻出来,伸手去摸了摸,手沾满了一些黑色的泥,她羞涩地低着头。

“爹爹,你别笑,青儿……”

“好,爹爹不笑。”

纳兰泽脸上的笑意根本掩盖不住,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他的青儿在突破四级魂尊时遇到了阻碍差点走火入魔,他替她稳住了身体,但步入五级魂宗的青儿还是因为那次走火入魔而留下了创伤,有一道经脉损坏,他竭力去修复,也只是打通了一半,破损的那一半眼中阻碍着她进步。

纳兰泽脸上带着感激的笑容,就在他刚刚因为担心而检测她身体的时候,意外的发现那经脉竟然在酒灵气的协助下满满修复损伤的经脉。

“师父,你可得好好想想,就就这么点,我要是不开心呢,我就全分了,一滴也不留给你。反正有没有灵器不重要了,大不了我自己炼,再不济我还有纳兰城主呢。”

坦然地接受纳兰泽的感激,她甚至灵酒的功效,其珍贵她也知,但送给自己人,不算什么。

“别别别,为师我这认输了行不行,就这壶两壶,不包材料,成交。”

心疼死他了,这么美这么香醇的酒给这几个兔崽子给糟蹋了可不伤心死他。

元灏老祖含泪点头做成了这笔生意,心还在隐隐作痛,感叹着他的那一大江河的酒,怎么就上了这丫头的贼船。

“大哥,纳兰城主,青儿妹妹,你们可是见证人,不行,师父你老人家记性不好,我得白字黑字地记录下来,大哥,上笔墨纸。”

百里亦苏得意地仰着头,就差哈哈哈大笑起来了,这生意做到可值了,反正师父他老人家嘴馋不是一天两天的,到时候找不到材料炼顶级灵器,师父他这么大方也会给她送来的。

“成。”对于百里亦苏这做生意的头脑,江北哲很是钦佩,投其所爱,控制得他死死的,让他欲罢不能,这才是最高境界。

果然天下独一份才是最珍贵的。

酒虽好,却也不值一把顶级灵器的价,老祖他老人家不过是承了她的情,阿苏妹妹她定然不凡,日后就算凤凰神宗造劫难,她也会奋不顾身出手相助吧。

“你这臭丫头呀,为师这清醒得很呢,弄这纸来吆喝啥呢?”

元灏老祖心都碎裂了,人家哪有想着耍赖嘛?他这乖徒儿一点也不乖,整天就想着某老头子这点家产,不过他也乐意被这丫头谋。

“可不行,你老人家是一诺千金,但你这不喝着酒吗?万一耍赖说喝酒不做数呢?我这灵器问谁要去?”

谨慎,还是得谨慎点好,这大佬的腿抱紧了,对大家伙都好。百里亦苏接过纸笔墨,喜刷刷地填上了文字。

“来吧,师父,这亲兄弟都得明算账呢。来来来,师父别闹别扭了,徒儿亏待不了你。”

百里亦苏抓起那只手按上朱砂就往纸上按,然后宝贝似地拿起这合同。

吹了吹那墨,喜滋滋地收好了这价值好几个亿灵石的宝贝。谁不知道极品灵器难求,她这坐拥加工厂呢,征战天下,指日可待,咳咳咳,不是,是富可敌国,不日而期。

纳兰青青羡慕地看着百里亦苏,但明白事理如同,她也想要一柄属于自己顶级的神器般的武器,可她明白这个祖师爷只对阿苏姐姐一个人好,倒也不胡搅蛮缠。

反而很感激百里亦苏,那一杯酒下肚,她曾经的伤口修复了,她又能重新感受到那汹涌而来的灵气了。

“青儿,感觉如何?”纳兰泽时刻关心着闺女的状态,他能够感受到她似乎又触摸到了那层瓶颈。

“爹爹放心,阿苏姐姐的酒当真是灵药,我的经脉已经完全修复了,我又能感受到哪浓郁的灵气奔向我身子里去了,好美妙。”

纳兰青青简直就是小金鱼,所有的不开心纠结都可以一会都消散,她开开心心地奔腾着。

“好开心,谢谢阿苏姐姐,阿苏姐姐好棒哦。”

百里亦苏点点头,也沉溺于自己的快乐之中,她在想着想给阿月姐姐炼制一把绝世的剑,还要给陌斐哥哥炼制一把绝世的琴,还有胖子的短匕,墨昱风。

忽而有些怀念那个冷酷的男人,那个可以对她笑对她皱眉的男人。

“墨昱风,你在哪?你现在过得好吗?你……”

许多的话藏在心底,那一场梦让她颤抖的心恐惧,让她不敢再靠近,这些日子沉寂着,她忽而想明白了。

如果因为自己的梦而恐惧与墨昱风接触,这对他并不公平,爱情不是蛮不讲理,就是你情我愿。可她还是愿意做那个蛮不讲理的人,她还是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