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章 理想与现实

小说: 圣魔法神水月梦寒 作者: 李振邦龙淼淼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3178 阅读进度:1236/1236

黄金战士没有说话,眼神复杂的看着尤金,尤金说的他未尝不知,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这么些年下来,无数兄弟拼死拼活的,怎么可能没有攒下财富?只是这些金银珠宝他并不舍得浪费在口腹之欲上。

现在这样浑浑噩噩的活着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难不成要做一辈子的土匪强盗吗?

他的愿望是最后能带着这些财富和所有兄弟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定居下来,然后将金银珠宝分给众人,让大家可以一起过上安定的日子,只不过他从来没有将心中的想法告诉任何人,

一时的享受和一生的安定,他相信多数人都愿意选择后者,只不过会有很多人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路上倒下,这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

其实如果尤金将心里话和他说的话,他肯定会和尤金好好沟通一下的,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尤金竟然会这么偏激,在没有和他沟通的情况下,直接反叛。不但霸占了他的大本营,而且还霸占了大本营内的所有物资。

尽管黄金战士随身会携带一部分物资,但是兄弟们拼死拼活打下来的宝物,大部分还是在大本营里。

当然,这些宝物并不是摆在明面上的,黄金战士都将它们藏起来了,可如果尤金一直霸占着大本营,即便是藏的再好,早晚也会有被发现的可能。

“尤金,那些钱不能动,那是大家未来生活的保障!难道你希望大家一辈子都在这里做朝不保夕随时丧命的强盗土匪吗?”黄金战士大声质问道。

“强盗土匪?别人那才叫强盗土匪,你那是带着大家做乞丐!”尤金激动的喊道。

“尤金,如果你真的想要过你自己希望的生活,我不会拦着你,甚至还会资助你,但是你这么做实在是不应该!”黄金战士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接受尤金背叛的事实。

“资助我?你能资助我多少?你怎么好意思开口的?”尤金一脸讥讽的看着黄金战士。

“我和你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帮你聚敛的财富也不计其数,就算是给我一半都是应该的,那是我这些年应得的!”尤金咆哮起来。

“司徒洪,我叫你一声老大是还念着我们之间的情分,如果你真把我当兄弟,就把你藏匿宝物的地方告诉我,我也不多要,我只留下一半,如果你不念及情分,那也别怪我手下无情了!”尤金的脸变得异常狰狞。

黄金战士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如果说一开始他心里还觉得有些对不起尤金,那现在他已经看出来,尤金哪里是不满足现状,根本就是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别看尤金嘴上说的冠冕堂皇,但是说白了,无非就是看上了这么些年大家拼命攒下来的积蓄,他想要另立山头完全可以带着人离开,根本没有必要趁机抢占众人赖以生存的大本营。

“尤金,这一次是你突发奇想,趁机这么做的,还是你和疯狗合谋的?”黄金战士司徒洪眼睛盯着尤金,心情很是复杂的问道。

其实司徒洪心里已经十分确定了,但是他还抱着一丝幻想,他希望从尤金口中听到只是尤金头脑一热,趁机而为,并没有和疯狗合谋,哪怕尤金只是骗骗他也好。

也许尤金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也许是尤金根本就没有想过司徒洪的苦心,只见尤金一脸傲然的看着司徒洪,“司徒洪,不瞒你说,我私下里早就已经和疯狗沟通过了,这一次就是我们两个一起计划的!”

看尤金的样子,他非但不以背叛为耻,反而引以为荣。而且看他的架势,司徒洪就好像是阻碍他前进的绊脚石一般,仿佛失去了司徒洪他将会成为三不管地带的一方霸主一般。

“尤金,你这是与虎谋皮你知道吗!一旦我真的带人离开了,你觉得疯狗会放过实力不足的你吗?他这根本就是在内耗我们,然后他好坐收渔翁之利!”司徒洪还在试图劝说着尤金。

不论如何,毕竟尤金曾经是他生死与共的兄弟,他不想尤金误入歧途,更不想看到尤金因此而丢掉性命。

“司徒洪,别假惺惺的了,你还是快点儿告诉我宝物藏在哪里了吧!”尤金不耐烦的问道。

“尤金,我什么时候害过你?你要相信我!”司徒洪依然还在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相信你?司徒洪,你还是先相信相信我吧!虽然你不告诉我宝物藏在哪里,但是看在咱们曾经一起战斗过的情分上,我劝你还是带着你的人赶紧走吧!”

“实话告诉你,其实半路上疯狗早就已经带人做好了埋伏,之所以没有对你们动手,就是等着你们来到这里以后,和我里外夹击,让你们腹背受敌,到时候你们想走可就来不及了!”尤金傲慢的看着司徒洪。

虽然尤金的话看似是在提醒司徒洪,但是尤金脸上的傲慢和得意早已经出卖了他心中的真实想法,他不过就是想要证明自己比司徒洪棋高一着,就是要告诉司徒洪,他不如自己。

听到尤金的话,司徒洪脸色微微一变,他想起了李振邦提醒他有埋伏的事情,如此看来,这埋伏恐怕是真的了。

当时他一心想要抓紧时间赶回来一探究竟,所以对李振邦的话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督促大家加快速度。

当众人安全通过了李振邦所谓的埋伏圈以后,司徒洪心里对于李振邦多少有些轻视,觉得他是草木皆兵了。

现在听到尤金的话,司徒洪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心中不由得阵阵后怕。如果当时疯狗的人对自己一行人发动偷袭的话,恐怕众人就要丢盔弃甲损失惨重了。

司徒洪看着营寨寨墙上得意洋洋的尤金,不由得摇了摇头,疯狗的脑子不好用,尤金的脑子就更不好用了。

疯狗没有对自己打伏击,绝对不是想要和尤金对自己前后夹击那么简单。

如果真按照他们那么设计的,那疯狗至少也应该在半路上埋伏自己一次,或者设置几处疑兵,这样才能让自己一行人疲于奔命。最后即便是逃到了这里,也已经是人困马乏各个带伤了。

可是疯狗却没有这么做,不是疯狗不能这么做,而是他舍不得这么做,他害怕自己这些人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会拼命,到时候他的损失绝对小不了。

疯狗路上没有埋伏自己,没有设置疑兵,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疯狗想要让自己和尤金先拼个两败俱伤。

正常情况下,如果有人得知自己的手下兄弟背叛自己,绝对会怒不可遏。人在愤怒的时候,很有可能会做出没有理智的事情,比如不计成本的报复,想尽一切办法清理门户,绝对是一方不死不休的地步。

一旦双方打出火气,打的难解难分,那结果不论谁输谁赢,绝对都是极为惨烈的。

双方大幅度的减员以后,疯狗绝对会带人来个无差别攻击,到时候不论是自己一方,还是尤金一方,最后都只会成为输家,而唯一的赢家就会是疯狗一家。

可是疯狗却低估了司徒洪对尤金的感情,同时也高估了尤金的勇气和决绝。

其实一开始尤金和疯狗通气的时候,疯狗给尤金出过一个残忍恶毒釜底抽薪的主意。

司徒洪虽然是光棍一个,但是跟着司徒洪混的那些人里面,很多人都是有老婆孩子的。

疯狗曾经建议过尤金,将那些营寨外跟着司徒洪的人的家眷全都赶到营寨寨墙上,只要那些人不归降,就将他们的家眷斩首示众。

当时疯狗给尤金描述了一个让其热血沸腾的场景,按照疯狗的意思,只要杀死两三家人以后,剩下的人为了自己家眷的生还,绝对会背叛司徒洪,甚至都有可能会临阵倒戈,将武器对准司徒洪。

起初,尤金对于这个建议也是相当兴奋的,能尽可能的用最小的代价换来最大的战果,可是最后尤金思虑再三,还是放弃了这个做法。

倒不是尤金多么仁慈,而是尤金脑袋难得的多转了一个圈。

他害怕自己要是真这么做的话,就算这一次杀死了司徒洪,难免以后不会有人在背后拍自己的黑砖。他可不想刚刚得到天下,屁股还没捂热乎,转眼间就再次变天,为他人做了嫁衣。

“尤金,疯狗是不可能来帮你夹击我的,他只会看着我们两败俱伤!”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以后,司徒洪大声对着尤金喊道。

“哼!司徒洪,我劝你还是快点儿走吧,否则一会儿你想走可就走不了了!”尤金冷哼道。

“好!我走!”司徒洪咬着牙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冲着尤金喊道:“不过,看在兄弟一场的份儿上,你把兄弟们的家眷都放出来总可以吧?”

“你把藏宝的位置告诉我,我立刻就放她们走,否则你想都别想!”尤金显然是想用这些人作为交换藏宝位置的人质。

司徒洪看了一眼周围的兄弟们,咬了咬牙,不甘心的说道:“好,你把人放了,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