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施压

小说: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作者: 潇潇清枫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2208 阅读进度:502/508

在下属的带领下,胡大伟快步来到派出所的待客室。

走进待客室内,他看到了两个人端坐在椅子上。

其中一人,是一名妇人,衣着雍容华贵,此刻面带寒霜,举手投足间带着些许的威仪。

而另一个人,是一名中年男人,穿着笔挺的西装,面色微沉,浑身上下同样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仪。

胡大伟仅是看到两人,就知道这两人恐怕来头不小。

“你们好,请问你们是……?”

胡大伟示意身后的年轻警官给两人拿瓶矿泉水,然后试探的询问道。

“胡警官你好,我是宏阳地产董事林梅,宏阳地产董事长杨维康是我的丈夫,我儿子叫杨桢,今夜在酒吧中被人殴打,现在据医院给出的诊断,我儿子头部中度脑震荡,并且手掌受到贯穿伤,今后手部功能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听闻打我儿子的凶手林谦就在贵所羁押,我来为我儿子主持公道,这样的狂徒凶手,必须让他得到应有的制裁!”

妇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低气压,在说到最后的时候,那双眼眸中更满是凶光。

很显然,这位妇人并不是什么家庭主妇的角色。

宏阳地产?

听到妇人口中的来头,胡大伟眼皮微微一跳,那可是在国内能排进前十的地产集团,这来头可不小啊。

“这位林女士,我想向你解释一下,殴打伤害你儿子的凶手,现在究竟是谁还尚未确定,你口中的林谦先生,只是存在嫌疑,并无确凿证据可以证明,殴打伤害你儿子的凶手就是林谦学生,同时林谦先生也并不是被我们羁押,而只是在配合我们警方调查,属于义务帮助,不属于强制行为。”

来头大归来头大,但关键的概念胡大伟可不能混淆,羁押这个词通常是用来违法分子的,现在无凭无据,羁押这个词用在林谦身上,那是非常不恰当的。

“除了他,还能是谁?”

“凶手就在你们面前,难道你们打算在他做完调查以后,就将他这么放了?!”

林梅眼睛顿时竖起,声音也随之高了八度。

“女士,我们警察办案讲证据,当前没有任何物证和认证能证明,就是林谦先生殴打伤害的杨桢先生,所以在林谦先生做完调查,我们肯定会释放林谦先生的。”

胡大伟沉声应道,并没有因为林梅的身份,就在原则上做出妥协,最主要的是涉事的双方,可不仅仅只有杨桢这面的来头大,另一方的来头恐怕也是不小的。

“胡警官坚守原则的工作精神,当真值得敬佩,值得学习!”

就在这时,一直端坐沉默的中年男子,笑着拍手称赞道。

“先生,你是?”

胡大伟看着中年男子,面露些许疑惑的询问道。

“胡警官,自我介绍下,我是招商银行燕京分行行长王德胜,当前在贵所配合调查的林谦先生,是我们整个招商银行最尊贵的客户之一,原本我还有点担心我们林总会遭受什么不公平待遇,但刚刚听完胡警官所言,我想我应该算是白跑一趟了。”

王德胜满脸微笑,表现的颇为儒雅有礼。

胡大伟听到王德胜自报家门后,他眼皮又是一跳。

没想到这么点事情,不仅过来个百亿地产集团的董事,又把招行燕京分行行长给惊扰了过来,这两者谁的身份都了不得。

“王行长,据我所知打我儿子的林谦今年才19岁吧,不过一个19岁的毛头小子,他何德何能成为整个招商银行最尊贵的客户之一,你这话有点吹大了吧?”

林梅听完王德胜自报家门后,她瞥了眼王德胜,嘴里淡淡的质疑道。

“林女士,我首先纠正你言语中的一个错误,打你儿子的人现在究竟是谁还尚未可知,请不要在结果没有出来前,就恶意中伤我们林总。”

“至于你说我吹牛,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并没有,就在三天前,我们林总刚在鹏城与我们总行行长田宇先生共进晚餐,其实我说林总是我们整个招商银行最尊贵的客户之一,这句话我是为了严谨些才这么说的,在我看来,这句话最后的那两个字完全可以去掉。”

去掉最后那两个字?

那岂不是变成整个招商银行最尊贵的客户了?!

胡大伟听到王德胜的话后,他眼睛微微瞪大了些许,整个人略有点懵。

能被燕京分行行长称为是最尊贵客户的人,这人究竟是怎样的身份?

不可想象!

不可捉摸!

而同样有点懵还有林梅,虽然和她们家经常有业务往来的银行不是招行,但招行的规模和地位她还是很清楚的,能被招行称之为最尊贵的客户,那这个人的身份简直难以想象。

“胡警官,关于这件事我希望你们能慎之又慎,讲证据、摆事实、依法执法,而不要因为某些凭空臆想和污蔑,又或是某方面的施压,就对我们林总做出不公正的判罚。”

“我们林总仁者善心,就在今年年初,他斥资近十亿软妹币在全国贫困山区建造了百余所希望小学,在年初的时候,被央视新闻频道曾经大幅报道过,甚至在几个周前,人民日报还曾经点名称赞过我们林总的善行。”

“而就在三天前,林总在和我行总行行长田宇先生吃饭时,表达了想要成立慈善基金会的意向,并且初步的原始基金投入就高达近80亿软妹币,如今各方面的流程已经在走了。”

“如此心怀天下的慈善家,若是遭到警方不公正的对待,我想别说是我了,恐怕全国所有人民都不会同意的!”

在林梅向着胡大伟施压后,紧接着王德胜的施压也随之而来。

只不过两者的力度,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如果说林梅施压的力度,是往胡大伟的肩上加了两袋大米,那么王德胜施压的力度,就是往胡大伟的肩上压了座山。

同时在王德胜的提醒下,胡大伟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对林谦这个名字这么耳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