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50小月儿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1-01-15 00:35:30 字数:3968 阅读进度:50/67

银月姬看到他低头偷笑的样子略显嫌弃:“你的小脑袋瓜里又在想什么?”

听她这么说,秦扬突发奇想:“你可以听到我心里想什么吗?”

银月姬摇摇头:“不能啊,我又不是读心师。”

“那你为什么会成为我的守护灵?每个人都有守护灵吗?”秦扬问出了心里最疑惑的问题。

银月姬心想: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好吗!稀里糊涂被抓来当守护灵,我也想问为什么!

但她当然不能说自己不知道,不然显得自己多窝囊,于是她开始瞎编:“据我所知不是每个人都有守护灵的,至于你为什么有守护灵,估计你是什么王侯将相之才吧。”

“王侯将相?”秦扬感觉她很不靠谱的样子。

银月姬又敲了一下他的脑门:“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小屁孩,我可大你几千岁,你最好给我放尊重点!”

“神仙妖精是不是都不会老不会死?”秦扬捂着额头问。

银月姬想了想说:“不,神仙妖精也会老也会死。时间的流逝才是这世上唯一的永恒。就算是神也抵挡不住时间的脚步,天道的轮回,只不过是比凡人拥有的时间更漫长而已。而不老不死,其实是世上最残酷的惩罚。”

秦扬本想问为什么,但又转念一想,如果周围的人都抵不过时间的流逝,只有一个人永生不死,确实是残酷的惩罚。

“我还以为,神仙就不会死了,所以凡人都在追求成仙以达到长生不死的目的。”秦扬说。

银月姬目光微不可察地闪过一丝哀伤:“不只是凡人想长生不死,神仙也想,妖精也想。所以大家就拼命地修炼,延长寿命,抵抗时间。不过也有逆天而行的神或妖,通过夺取他人的寿命或者精气来达到延长自己时间的目的,不过,最后的下场都很惨。”

“什么下场?”秦扬问。

银月姬随口胡说:“如果是妖逆天而,会直接被天雷劈个灰飞烟灭,如果是神……”

她刚想说就会神堕,成为天地不容的堕神,她止住了话头,因为自己就是堕神,可自己却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没做过,更别说逆天而行了。

“神怎么样?”秦扬见她不说了,继续追问。

“神……也一样,死就完了。”银月姬敷衍地说。

“那什么是妖精?什么是妖怪?”秦扬此刻化身好奇宝宝,恐惧的情绪过去后留下的是一堆好奇。

“妖精……妖怪……”银月姬努力在脑海中思索着,她记得云生老头儿上课的时候讲过的,什么来着?

可惜她从没好好听过一节课,脑袋空空,什么也不记得。

不行!不能在这个小屁孩面前露怯,自己可是堂堂堕神!怎么能说不知道呢?

银月姬装得高深莫测的样子又开始瞎编:“妖精……是生物修炼化形而成。妖怪嘛,由器物化形修炼而成。妖精多为积年累月吸食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修炼而成,妖怪多为堆积怨念吸食怨气的器物修炼而成,面目多丑陋。”

秦扬听着点点头:“听得出来,你不是妖怪。”

“我当然不是妖怪了,我又不丑。”银月姬撩了撩头发说。

“那凡人也能修炼吗?”秦扬问。

银月姬当然不知道了,她又不是人,所以继续忽悠:“可以啊,只不过,现在的凡间不如从前了,修炼可是不容易,还得有慧根才行。”

正说着,外卖到了,秦扬说:“我去拿。”

银月姬看着他把外卖拿进来,看着他放在自己面前漂着一层厚厚的油花的汤汤水水,里面还若隐若现的黑乎乎的东西,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这黑乎乎的什么啊?”

“乌鸡汤,补身体。”秦扬把勺子递给她,“趁热喝。”

银月姬将信将疑凑近闻了闻,一股油腥味钻进鼻腔,瞬间躲得远远的一脸抗拒说:“我不要。”

“我查的这个最补身体了,快喝。”秦扬的语气不容置疑。

银月姬噘着嘴吧拿起勺子,假模假样舀了一勺子空气,假模假样地喝着。

秦扬看着她的样子无奈,拿过她手里的勺子,一手端着汤碗,一手拿着勺子要喂她。

银月姬看着递到嘴边的勺子,愣住了,这熟悉的场景,感觉脸有一点发烫。

“快喝。”秦扬半威胁半宠溺地语气说。

银月姬凑过去喝了一口,似乎也没有那么难喝。秦扬又舀了一勺子要喂她,银月姬躲开他的目光抢过勺子说:“我自己来。”

秦扬放下汤碗,也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不妥,把勺子还给她,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趁热喝。”然后开始低头吃自己的面。

银月姬一勺一勺舀着汤喝,就是不碰那只乌漆嘛黑的鸡。

秦扬看着她哀怨的样子,低头浅笑,说:“这样吃得饱吗?”

“我是仙女,本就不用吃饭。”银月姬捏着勺子故意翘起小尾指做作地说。

“对了,沈银月,也不是你的真名吧?”秦扬问。

她回答:“我真名叫银月姬。”

秦扬重复着她的名字:“银月姬……小月儿……”

“哄”一声,什么东西在银月姬脑海中炸开,她手里的勺子掉在汤碗里,鸡汤溅在脸上也顾不上擦,就只是满眼不可置信看着秦扬,双唇似乎还有微微颤抖。

“怎么了?”秦扬看她这幅丢了魂的样子,脸上还有鸡汤,抬手想要帮她擦脸。

他的手就在即将碰到银月姬的时候被她一巴掌打开。

“啪”的一声清脆明亮。

秦扬看着自己被打开的手,不明所以:“你怎么了?”

银月姬瞪着眼睛看着他:“你叫我什么?你刚刚叫我什么!”

秦扬不知道自己哪句说错了,惹得她这么激动:“银月姬?小月儿?我只是随口一说……你……”

“你到底是谁!”银月姬站起来双目赤红一手抓着秦扬的领子,瞪着他质问。

秦扬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激动给吓到了,握着她的手问:“你怎么了?”

银月姬松开他,跌坐在椅子上,双手撑着额头,低头大口喘气,咬了咬下唇:“我先回去了。”

她说完就消失了,直接跌坐在楼下的餐桌旁,整个人趴在餐桌上,眼角一滴泪划过。

小月儿……

已经有一千年没有人这样叫过她了,准确的说曾经也只有一个人这样叫过她。

秦扬说出“小月儿”三个字的时候,银月姬看着他的那张脸,听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称呼,恍惚间以为看到了……那个人。

所以才会情绪激动打开了秦扬的手,甚至想要掐住他的脖子。

楼上,秦扬看着面前突然空掉的座位,她这是怎么了?

小月儿三个字他也是鬼使神差地说出来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三个字是她的痛点吗?

秦扬摸了摸自己的衣服领子,她刚刚的样子虽然吓人,但更多的是让人不放心。

他想去楼下看看,刚走到门口就收到银月姬的微信,她说:“别过来,我想一个人待着,回卧室。”

银月姬被羁绊从餐桌旁拉到门口,就知道秦扬想要来找她,于是给他发微信,此刻真的不想看见他,真的不想想起关于那个人的任何一切!

秦扬看到微信,本想问问她怎么了,有事没事,但还是只回复了一个“好”字,然后去餐桌旁收拾了残羹剩饭,乖乖地去卧室休息了。

楼上楼下两个人躺在床上,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今天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

银月姬干脆盘腿坐在床上,用神识找小美,她现在疯狂想知道秦扬到底是谁!

“小美,小美!”

此时的小美刚到浮玉山,花媱亲自迎接他们。

汪爸抱着已经变回一只兔子的汪静,看到妖君大人亲自迎接他们,直接跪在地上:“妖君大人。”

花媱眯着一双眼看着这只灰兔子,手里抱着一只白兔子,大概就是银月姬说的受伤的朋友了吧,一手背后:“起来吧。”

“多谢妖君大人。”汪爸战战兢兢站起来,妖君大人不愧是妖君大人,果真气场强大!

花媱对着身后的小妖精说:“带他们去找医师。”

“是,妖君大人。这边请。”

汪爸带着汪静跟着小妖精走后,花媱高冷的脸上才勾起一丝笑意,看着小美:“好久不见。”

花媱看着小美这张美得妖孽的脸,勾魂摄魄的泪痣,简直打败了自己整个后宫的男宠,此等美人,不收编后宫,着实意难平。

可惜,这美人眼里心里都只有银月姬一个。所以花媱也就嘴上说说要把小美充后宫,言行举止上撩拨一下而已,她最喜欢看小美一本正经拒绝她的样子了。

小美不喜欢花媱看他的眼神,总是腻腻歪歪的,而且听说她有一后宫的男宠,银月姬在她这里住着,总担心被她带坏。

“妖君大人。”小美低着头规规矩矩地向花媱行礼。

“你我旧相识,何必拘泥,叫我花媱。”花媱说话的语气总是慢吞吞的,有种君王的冷漠感,她向小美走近一步,“你许久没来我这浮玉山了。”

小美向后退一步:“小美还有要事,先行告退。”

“银月那丫头,在凡间怎么样?”花媱问。

小美正要转身离开,听到银月姬的名字,又转回来毕恭毕敬地回答:“还好,没什么问题。”

花媱理了理袖子:“我正要去凡间寻她,一道走一趟?”

“不了,小美要去天宫复命。”小美说。

花媱凑近小美的耳朵说:“要我说,何必待在那默守陈规的天宫,倒不如一起来我这浮玉山,多你一个,也不多。”

小美低着头后退一步:“妖君大人恕罪,小美先行告退。”

花媱大袖一挥,转身离开:“凡间再见。”

她走后小美才敢抬头,看向她的背影。曾经他跟着没有神堕的银月姬偷偷来过几次浮玉山找花媱。

花媱是整个浮玉山的王,是妖君大人,一个冷漠又杀伐果断的桃树妖。

只是对银月姬极其宠溺,在她面前也不似在其他人面前那样冷漠。

所以小美并不讨厌她,只是他一直不明白,她一只妖怎么会霸占一处仙山,莫非是有什么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