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47她会死的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1-01-12 字数:3866 阅读进度:47/67

一行人急急忙忙往公交车站走,正巧碰见一辆出租车,可是五个人坐不下,白楚楚对他们说:“你们送她去医院吧,我和木子去坐公交车。”

银月姬看着白楚楚,心里不放心,对小美说:“小美,两个女孩子不安全,你和他们一起,我和秦扬送汪静去医院。”

小美点点头,秦扬接过小美背上的汪静抱在怀里,轻轻把她塞进出租车,银月姬也坐进去,三个人在后座挤着。

“那你们到了给我打电话。”白楚楚隔着车窗叮嘱他们。

银月姬点点头就让司机师傅开车了,她看着靠在秦扬怀里的汪静,想到她在石屋里奋不顾身保护秦扬的样子,着实令人动容。

秦扬低头看着双目紧闭的汪静,她小小的身体放在自己前面的样子就在眼前。

看着她苍白的面色,他心里的内疚像浪潮一般一波一波的袭来,不自觉抱紧了怀里的小姑娘。

当出租车拐过一个弯,银月姬对司机说:“师傅,前面靠边停车。”

司机师傅不明所以,还是靠边停车,问她:“不是要去医院吗?”

“谢谢师傅。”银月姬扫码给了司机起步费,说,“放我们到这里就好了。”

秦扬全程没有问为什么,他知道她这样做一定有她的理由,他信任她。

他们三个人下了车,司机师傅一脸疑惑地开车走了。

银月姬伸出一个手臂对秦扬说:“抱紧我。”

秦扬一只手抱着汪静,一只手抱着银月姬的手臂,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眨眼的工夫,眼前的公路就变成了一个房间!

刚刚还在山脚下的三个人瞬间出现在一所房子里!

“这……”虽然秦扬见过很多了,但是眼前这一切还是令人惊讶!令人匪夷所思!

“没时间解释了,把她抱起来。”银月姬带着秦扬来到自己的卧室,让他轻轻把汪静放在床上。

秦扬看着和自己卧室装潢无二的房间,心里有太多的问号了。

他低头看着昏迷的汪静,后者的脸上突然长出了许许多多白色的绒毛!

“她……”秦扬满眼惊讶。

“别看了,回头再解释,你先出去。”银月姬把秦扬推出房间,一脸严肃认真地说,“先救人要紧。”

“我能帮你做什么?”秦扬把着门框问。

“你就站在门外哪里也不要去就是帮我最大的忙了。”银月姬说完关上了门。

秦扬低头看到自己衣服上的血迹,如此的触目惊心,汪静居然拿她的小身板来救自己,她可千万不能有事!

这时候秦扬心底升腾起一股巨大的无能为力。

银月姬回到床边,先是从床头柜拿出一个药箱。这是小美准备的,以前的银月姬是个冒失鬼,总是不经意就受伤,所以小美准备了一些常用的仙药。

她先用绷带在伤口近心端扎紧,再解开她的经脉穴道,然后变出一把匕首,把汪静小腿上的伤口划开,让那些毒血流出来,然后用内力帮她把毒素逼出来

还好她及时封住她的经脉,防止毒素扩散游走。

汪静感受到身上的刺痛感,悠悠转醒,艰难地睁开眼睛,看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居然是那个沈银月在帮自己疗伤?

银月姬盘腿坐在床上,眉头微皱专心致志地帮她逼毒,额头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并没发现她醒了。

汪静感受到毒素离开体内,意识逐渐清明,疼痛感也更加明显了。

银月姬帮她逼完毒素,把仙药敷在伤口上帮她包扎,然后准备去处理她手臂上的伤,这才发现她醒了。

汪静仔细回忆了他们被困在石屋里的一幕幕,她昏迷之前虽然意识涣散,但她看到银月姬提剑飞身斩断藤蔓的样子了。

“你是什么人?”汪静虚弱地问。

银月姬没有回答,低着头继续帮她包扎手臂上的伤口。

汪静继续说:“我看到了,你和那个焦杰,你们都不是人。”

“我给你疗伤,你怎么还骂人呢?”银月姬漫不经心地说。

“你,你要是早点出手,我就不用受伤了!”汪静虚弱地想挣扎着坐起来,但是她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银月姬按住她的肩膀厉声说:“别动,虽然我帮你把伤口的毒素排出去了,但是你体内还有余毒未清,还想活着就老实点。”

汪静面色苍白看着天花板说:“我看不出你的伪装,看来是法力高深的妖精。”

“你也不差啊,在人间伪装了这么多年,兔子精。”银月姬帮她包扎完手臂上的伤口,把绷带系了个蝴蝶结,随手拍了一下。

“啊!”汪静皱眉叫起来,“疼……”

“知道疼,还用身体帮秦扬挡伤害。”银月姬点了点她的肩膀,“转过去趴着,我看你后背的伤。”

汪静瞪了她一眼,还是转过去,可是一动就会牵扯着伤口,疼得她眉头紧皱,直喘粗气,翻一个身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银月姬手一挥,汪静上身的衣服就裂成了碎片,露出狰狞的伤口。

看来被石块撞的那一下可伤得不轻,她把了把汪静的脉搏,眉头紧皱,那撞击伤到了她的内脏!

汪静身上疼得很,想用说话来转移注意力,妄想减轻疼痛。她闭着眼睛,强打着精神说:“我要保护秦扬哥哥,我说我喜欢他,是真心喜欢他。”

目前情况不容乐观,银月姬皱着眉用药帮她止血,听到这话手一顿,说:“可他不喜欢你。”

“他喜不喜欢我不用你说。”汪静何尝不知道?可是她偏不要承认,偏要嘴硬。

银月姬看着她后背止不住的血已经染红了床单,她的脸色也因失血过多更加苍白了。

中毒加上内脏受损,不行,这样下去她会死的。

银月姬扶她坐起来,自己盘腿坐在她身后,给她输送真气,用法力修复她受损伤的内脏和身体的伤口。

汪静眼睛都要睁不开了,感受到体内汩汩真气的涌入,慢吞吞地说:“你,你干什么?”

“我在救你,闭嘴!”银月姬咬着牙坚持着,额间的堕神印开始闪出红光。

“如果我死了,也是因为救秦扬哥哥而死,他会记我一辈子。”汪静虚弱地说。

银月姬想着她奋不顾身救人的样子,听着她说的话,不明白,她问:“你辛苦修炼千百年修成人形,就是为了给一个不喜欢你的凡人付出生命的吗?值得吗?”

“沈银月,你有真心喜欢过一个人吗?”汪静闭着眼睛问她。

银月姬眼神慌乱地眨着,没好气地说:“没心思给你说这些。”

汪静咳嗽起来,牵扯着浑身的伤口生疼,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嘴角微翘,喘着粗气说:“你没有真心爱过,你怎么会懂为爱的人甘愿付出的幸福感。”

“闭嘴!”银月姬吼她,这个兔子精看来不知道自己身体状况有多糟糕。

汪静已经不管那么多了,如果马上要死了,心里的话必须说出来才行,她说:“别费力气了,我只是一只有百年道行的小妖精,就算抗不过去,我也死而无憾了,我对你那么不友好,你又何必…费力气救我。”

银月姬没有说话,她心里也有后悔,如果自己早点出手,说不定汪静就不用中毒受伤。她感觉自己要撑不住了,用神识联系小美:“小美!快回来!”

此时的小美刚下公交车,听到银月姬慌张的声音里似乎还有一丝哭腔!他顾不得那么多,回头对李木子和白楚楚说:“你们回家吧。”

他说完就往车站的卫生间跑,一边跑一边问:“银月!你在哪?”

“我在家!快回来!”

小美跑进卫生间,推开隔间门,却直接推开的是家门。

秦扬焦急地站在银月姬的房门口,看到慌张推门进来的小美,说:“你……?”

小美顾不上理他,直接进银月姬的卧室,关门前还不忘叮嘱他:“你站在这里不要动,哪里也不要去!”

秦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他和沈银月都这么说,一定有他们的理由,不过看小美的样子,汪静的情况应该不太好。

他很想进去看看,又怕自己添乱,只能老老实实站在门口,内心煎熬地等待着。

汪静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伤的,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的……

秦扬不敢想下去了,突然很想求神拜佛。曾经对这一类事嗤之以鼻的秦扬,终于理解了为什么人会求神拜佛。

因为从心底里散发出的无能为力,需要寻找一个精神寄托。

小美走进卧室,看到银月姬在为汪静疗伤,她额间的堕神印在发红发亮,额头的汗珠快要滴到眼睛里。

“银月!停下!你过度使用法力,会有入魔的风险的!快停下!”小美扶着银月姬的肩膀焦急地大喊,“银月!”

“她会死的……”银月姬也穿着粗气说。

“你停下,我来,我来救她,快!”小美一掌把银月姬推开,自己坐到汪静身后,开始向她传输真气,整个人散发出淡蓝色的光。

银月姬顺势倒在床上,身心疲惫的她好想就这么睡过去,可她不能。

这时小美才注意到汪静的兔耳朵已经蹦出来了,脸上覆盖着白色绒毛,她连人形都快支撑不了了。

小美探索着汪静的身体状况,内脏受损比较严重,法力虚耗过度,还有中毒的迹象。

这样下去不行,他们就算累死也不一定能救得了汪静。

他看着倒在床上满脸疲惫的银月姬,心疼地说:“你睡会吧。”

银月姬闭着眼睛摇了摇头,说:“我要救她。”

小美不明白:“她只是一只小兔子精,生死有命,就算死了,也是她命中的定数,你又何必多管闲事。”

银月姬睁开眼睛,汗水混着泪水一起从眼角滑落,她说:“世人都说堕神十恶不赦,无恶不作,我偏要多管闲事,只是想证明给我自己,告诉我自己,我不是传言那样,我还是我。而且,她说得对,如果我早点出手,她也不至于伤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