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44神鸟庙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1-01-09 01:24:19 字数:3948 阅读进度:44/67

银月姬走到羁绊最大的距离走不动了,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看着流水反射着阳光,透明的水里偶尔有鱼儿游过。

小美蹲在她面前,面带愧疚说:“银月……”

银月姬转过去不看他,小美握住她的手,解释:“对不起,我以后……”

“小美,我们在天宫的日子我都记得,你因为水族的身份被人排挤我也都记得。你记得吗?我们相依为命的时候只有彼此,可你却总是不站在我这边,让我感觉我只有自己,真的很伤心。”银月姬带着淡淡的委屈低头看着小美。

小美是鲛人,因为历史原因,在天界处处受排挤,被人瞧不起,从小就自卑的他已经养成了遇事不求人,有错先问己的处事方式。

只是银月不明白自卑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她更不会明白小美因为自卑只敢把对她的感情深深地埋在心里,甚至已经做好了将来看着她与别人幸福恩爱的准备。

小美低着头不再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为自己辩解吗?可是又有什么好辩解的呢……

银月姬看着他哀伤的眼神,甩开他的手说:“到底是我在生气还是你在生气?”

小美努力勾起唇角看着她说:“你在生气。”

“那你这幅表情,是要我来哄你吗?”银月姬撅着嘴巴,扬起下巴看着他。

小美笑了,说:“我来哄你,我错了。”

“错哪了?”银月姬问他。

“以后我无条件站在你这边。”小美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说。

银月姬这才放过他,说:“下次再这样,我就打你手心!”

烧烤炉子旁边的四个人见他们两个回来了,一个个脸色复杂。

银月姬走过去问:“怎么了你们?哎?这肉串怎么没吃啊?不好吃吗?”

她说着拿起一串咬下一口,一股糊味混合着浓重的咸味直冲脑门,还有柠檬的酸味酸得牙都倒了,柠檬汁挤多了……

她皱着小脸吐了出来,一脸可惜的看着手里的肉串说:“烤坏了……可惜了。”

然后她拿走白楚楚和李木子手里的肉串说:“别吃了别吃了。”

“那,剩下的怎么办?”李木子面露难色问。

“放在这里吧,山里的动物会来吃掉的。”小美出主意说。

“那这些呢?”白楚楚指着还没烤的肉串问。

“我来烤吧。”小美说。

“你会吗?”银月姬不相信地问。

小美凑过去小声说:“应该不会烤糊。”

“我也来。”秦扬刚刚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烧烤方法,和小美两个人一起开始烤肉。

三个女生站在一旁看着,李木子拿着手机拍了好多张照片,一脸花痴:“帅哥烤肉,真秀色可餐。”

汪静对着她翻了个白眼,所有觊觎秦扬哥哥的人都是敌人,然后她对着银月姬小声嘀咕:“什么都不会还逞能,浪费。”

“你说什么!”李木子红着脸呛声。

汪静噘着嘴吧说:“我又没有说你。”

白楚楚拉着李木子的胳膊说:“好了木子。”

终于在两个帅哥的研究下,大家吃上了香喷喷的烤肉。

“果然,学霸就是学霸,连烤肉都能这么快上手。”李木子塞的两颊鼓鼓地说,“楚楚,你离我们那么远干嘛?”

白楚楚站的离烧烤炉子远远的,她笑了笑说:“有点热。”

“不热啊。”李木子看看他们头顶的大树,而且山里凉风阵阵很是舒爽,一点都不热。

另一边的汪静却只吃菜叶子,银月姬看见了,故意逗她:“怎么,怕是兔子肉啊?”

“你!秦扬哥哥你看她!”汪静一脸委屈摇着秦扬的胳膊。

秦扬把自己的胳膊从她手中抽出来,淡淡地说:“她又没有说什么过分的事情。”

银月姬冲她扬起下巴,一副挑衅的姿态。汪静不能暴露自己是兔子精的身份,只能瞪着银月姬咬碎一口银牙。

“啊,对了,我的榴莲!”银月姬想起自己还带了一个大榴莲。

“我去拿。”秦扬走到自己的包跟前,从包里掏出一个大榴莲。

汪静立马捂着鼻子皱起眉头,心疼地说:“秦扬哥哥,你居然背着又大又臭的榴莲。”

银月姬接过榴莲就开始兴奋地开榴莲,买的时候她就看过了,这个榴莲五房的,刚好一人一大块。

秦扬刚想说找个工具,就看到银月姬徒手开榴莲的样子,连壳掰开,一人一个。

小美看到秦扬惊讶的眼神,碰了碰银月姬的胳膊,用神识说:“正常凡人女孩子不会徒手开榴莲。”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银月姬顾不上那么多直接说出口。

秦扬看着她问:“什么细节?”

“额……没什么。”银月姬连壳举着一瓣榴莲递到秦扬脸前,说,“给你吃。”

秦扬闻到榴莲的味道皱了皱眉,还是接下了。

银月姬给每个人都分了一瓣,到汪静的时候没有了,故意说:“哎呀妹妹,姐姐不知道你临时加进来,没准备你的。”

汪静一脸嫌弃看着她手里的榴莲说:“我不吃。秦扬哥哥,臭烘烘的你要吃吗?”

秦扬屏住呼吸,轻轻咬了一口,居然是意料之外的柔软的口感和香甜,对银月姬说:“还不错。”

“你着什么急,烤一烤更好吃。”银月姬把自己手里的榴莲连壳放在烧烤炉子上。

李木子捧着扎手的榴莲壳,犹豫地问:“这,能好吃吗?”

“当然了。”银月姬信心十足。

不出分钟,烤榴莲散发出来的味道劝退了所有人。

李木子捧着手里的榴莲直接开吃,含含糊糊地说:“我不吃烤的了,我就这么吃就行了。”

白楚楚吞了吞口水也说:“我,我也不吃烤的了……”

小美闻了闻,皱着眉头说:“这味道……”

“简直像在煮屎!”汪静捏着鼻子接过小美的话头。

银月姬对着她翻白眼:“没想到妹妹还煮过屎呢。”

“你胡说什么呢!”汪静捏着鼻子呛回去。

银月姬反击道:“那不然你怎么知道煮屎是什么味道啊?”

“好了,吃着东西呢,什么屎不屎的。”小美皱着眉说,“你确定这玩意儿能吃?”

“当然了。”银月姬拿竹签子插起一块烤榴莲,大大的咬了一口,说,“可甜了,你试试。”

她把榴莲递给小美,小美后退一步抬起手挡着她说:“不了,好吃的都留给你。”

银月姬转身递给秦扬:“你尝尝。”

秦扬只是眉头微皱,但还是毫不犹豫地接过榴莲,咬了一口尝了尝,点点头说:“味道不错。”

“秦扬哥哥……”汪静一脸心疼看着他,似乎秦扬在受什么酷刑一般。

“好吃吧。”银月姬对秦扬笑得灿烂,终于有人懂得欣赏了,对他说,“来,把你这瓣也烤了。”

秦扬乖乖的把手里的榴莲递给银月姬。

李木子磕cp的“天线”又支棱了起来,两眼放光,敏锐的捕捉到秦扬的宠溺,磕到了磕到了!

于是,只有银月姬和秦扬两个人吃着烤榴莲。小美,李木子和白楚楚吃着生榴莲,汪静则捏着鼻子站得远远的。

一群人吃饱喝足了以后把自己制造的垃圾都收拾干净,在树下休息了一会,继续出发去寻找神鸟庙。

“我都不知道凤凰岭里还有座庙。”李木子气喘吁吁地走在白楚楚身旁说。

“我也是最近才听说的。”白楚楚边走边为大家之路,“走这边。”

大家在白楚楚的带领下,终于在后山的半山腰处,在密密的树林间隐隐约约看到袅袅青烟和挂着风铃的檐角。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李木子擦擦头上的汗问。

白楚楚深深吸了一口气,面带笑意说:“可能这里太幽深了,所以人迹罕至吧。”

银月姬瞟了一眼那神鸟庙,倒真仙气袅袅,可从来没听过什么神鸟庙啊。

她用神识问小美:“小美,你听说过哪家仙君的庙宇是神鸟庙吗?”

小美想了想,摇了摇头,若有所思:“没听过,不过,神鸟……倒是让我想起一个人。”

“谁啊?”银月姬看着他问。

小美有些嫌弃地看着她回答:“你啊,你忘了,你刚飞升的时候,自称仙鸟神姬。”

“哎,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嘛。”银月姬摆了摆手。

“你怎么了?”秦扬看着她不说话摆手的样子。

他问得银月姬一愣,她说:“啊?没事啊,没事。”

汪静看到秦扬去和银月姬说话,立刻过去插嘴:“秦扬哥哥,待会儿到了庙里,你要许什么愿望啊?”

以前秦扬是不信这些的,自从遇见红衣女人和后面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不得不信了,但是他没想好要许什么愿望,他看向银月姬问:“你呢?你想许什么愿望?”

银月姬甩着手说:“愿望啊……世界和平吧。”

“切,虚伪。”汪静翻了个白眼小声吐槽。

李木子问白楚楚:“楚楚,你想许什么愿望啊?”

白楚楚老实回答:“我没什么愿望。”

“也对,你长得又好看,学习又好,什么都好,当然没有愿望了。”李木子满脸羡慕地说。

“木子有什么愿望啊?”白楚楚问。

李木子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希望能考上一个好大学啦!”

“一定会的。”白楚楚温温柔柔地说。

“楚楚你人真好。”李木子挎着她的胳膊笑得开心。

一行人走到庙门口,抬头看着长长的青石板台阶,一个高高的牌坊,上面写着“神鸟庙”三个字。牌坊两旁各有一只用石头雕刻的展翅欲飞的鸟儿,拖着长长的尾羽栩栩如生,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我们来合个影吧。”李木子拿出自拍杆,大家一起在牌坊下面拍了张照片,才往上爬。

踏上青石板台阶的第一步,银月姬感到有一阵风吹过,她把被吹乱的发丝挽到耳后说:“起风了?”

小美立刻警惕起来:“小心。”

银月姬看了看四周,对小美说:“保护好秦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