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38不是那个意思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1-01-02 15:25:36 字数:3643 阅读进度:38/67

小美靠着走廊看着白楚楚和李木子商量的样子挺不解的,说:“为什么要帮他们?吵架这么幼稚的事他们都做得出来。”

李木子努力克制自己的星星眼,看着小美说:“朋友吵架了,我们作为朋友,不应该帮忙调解吗?焦杰,你比较了解银月,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做?”

小美看着教室里的两个人说:“我看他们俩吵架也挺好的。”

李木子有些激动的压低自己的声音说:“他们俩吵架了,我们cp粉怎么活?”

小美一脸疑惑:“cp粉?是什么?”

李木子开始兴致勃勃的给小美科普什么是cp粉,小美越听脸色越不好,看着一旁面色不改的白楚楚,问:“你也是他们的cp粉?”

白楚楚刚想否认,李木子就揽住她的肩膀说:“我以前以为楚楚是个只知道读书的小书呆子,没想到也是跟我一起磕cp的cp头子!”

白楚楚一脸惊讶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李木子笑得狡黠,说:“因为那个cp投票是我发起的,你投票了,我看到了!你投了养眼cp,那我们就是朋友啦!”

白楚楚面色微红,不好意思地笑笑。

“不可以。”小美突然板着脸说。

“你怎么了?”李木子没见过小美这幅严肃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

小美双手环胸眉头微皱看着秦扬和银月姬,若有所思。银月姬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小美这两天看着他们两个就感觉不对劲,如果真的这么发展下去……不可以!

晚上,秦扬想给银月姬补课,却又拉不下脸来,突然觉得身后有一道目光盯着自己,回头一看,小美歪歪地靠着墙盯着秦扬,目光很不友好。

秦扬看着他这幅不正常的模样,问他:“干嘛?”

小美翻了个白眼:“呵,凡人。”他这一声不高不低,银月姬也听见了,皱着眉头回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小美对于银月姬的眼神很不满意:“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银月姬也不知道小美这又是怎么了,一个两个的都不正常,怼回去:“你又怎么了?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哎!你们仨!干嘛呢!嫌作业少是不是!给我老实点!”老八坐在讲台上呵斥着他们三个,然后继续低头写教案。

李木子回头看了一眼,本来秦扬和沈银月两个人吵架,现在怎么发展成了三个人吵架?她有些不明白他们。

三个人谁也没再说话,晚上回家的路上虽然还是一起走,但是谁也不搭理谁,告别的时候也没说话。

秦扬回到房间越想越生气,直接洗漱完蒙着头睡觉。

银月姬也没有去秦扬家直接回了自己家,进房间就在床上捶枕头:“死秦扬!臭秦扬!居然敢嫌弃我?我堂堂堕神居然被一个凡人嫌弃了?”

小美突然进来,一脸严肃看着她:“你活了几千年了,能不能像点样子?”

银月姬瞪大眼睛看着小美,满脑袋问号:“我还没问你呢!你又怎么了?今天这事还不都怪你?我哪里又招惹到你了?我怎么就不像样子了?”

“你神堕也有一千多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那些日子都过到哪里去了?”小美说得认真。

银月姬愣了:“你也嫌弃我?”

“几个小鬼叫你一声堕神大人你就忘了你在三界的地位了吗?他们那是尊敬你吗?那只是怕你而已!你只不过……”小美一个激动说出这么多不该说的话,说完自己就后悔了,“我……”

银月姬瞪着眼睛彻底愣住了,她又何尝不知道自己是个人嫌狗不待见的的。神堕之后,她怕看到别人嫌弃恐惧自己的目光,一直躲在花媱的浮玉山里一直不出来。她知道,神堕之后就没有了气运,跟个倒霉神一样,除了花媱不嫌弃她,她没地方可以去了。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入魔,每个月独自经历堕神刑罚,依旧保持着乐观向上的心态,就是想保持本心,不让自己看轻自己,只是想好好活着。

如果可以,她最希望摆脱堕神这个身份,没有经历过神堕,哪怕回到一只小小的妖也好。

可是这么努力维持着一切的自己居然被小美说没长进,现在这样的话居然是从小美的口中说出来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银月姬小声呢喃着,眼泪不自觉地往下落。

小美知道自己一时情急说错话了,走到她旁边手足无措:“银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一时情急口不择言,我……只是想提醒你……”

“提醒我什么?提醒我是堕神,人嫌狗不待见的倒霉神?我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了,可你也……”银月姬抬起头双眼噙泪看着他,这眼神小美看得心都要碎了,抬手想帮她擦眼泪,被她侧过头躲开了。

“不是的银月,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你妖身飞升时没有,神堕后也没有,我一直没有跟新神缔结契约,就是在等你,我又怎么会嫌弃你!”小美张开双臂想拥抱她,却被她后退半步躲开了,小美无奈的垂下双手,“银月,当初在天界,你是妖,我是鲛人,我们两个处处不受待见,可以说是相依为命了……”

银月姬抬头看着他,眼角划过一滴泪:“那你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你也是这样看我的?”

小美小心翼翼帮她擦掉眼泪,轻轻说:“不是不是,我只是怕你受伤害,你是堕神,秦扬他……你们两个……”

“我们之间的事你提他干什么?”银月姬想起秦扬就生气。

小美赶紧说:“不提他不提他,今天是我错了,是我自己想太多了,口不择言,你惩罚我吧。”

小美说完低着头单膝跪地举起一只手,手心向上。

银月姬看着他,狠狠地打了一下他的手心:“小美,你再说这样的话伤我的心,我就不要你了!”

小美站起来握了握被打的手心,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别生气了,不过你和……”

小美想提醒她,他们两个人一个堕神一个凡人,而且秦扬身份实在是不一般,如果真的像李木子说的那样发展下去,该怎么控制?但是现在她正在气头上,还是不再引火上身了吧。

银月姬知道他要说什么,目光暗了暗,说:“我会和他保持距离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三个人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许久没做梦的银月姬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还是一只没化形的夜莺的时候,无忧无虑地在山林里飞翔。

饿了吃虫子,渴了喝露水,无聊了就站在枝头唱歌。

还认识了一只名叫花媱的桃树妖,天天睡在那棵桃树上。两只小妖精一起修炼,一起化形,无忧无虑,好不快乐!

可是画面一转,天地间变得昏暗,银月姬站在悬崖边上,毫不犹豫纵身一跃,一到天雷劈下,成功飞升。

梦里的天宫模糊不清,周围的神都神色匆匆。她走着走着来到了曾经居住的宫殿,一回头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一掌朝着自己劈过来!

“不要!”银月姬猛然坐起来,捂着心口喘着粗气,如果这个梦继续做下去,就是神堕的过程了,她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现在看到秦扬就想到那个人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不能再任由这样发展下去了,必须控制局面。

她不会,也不允许自己再爱上任何人。

小美心里也很纠结,一方面碍于秦扬的真是身份,必须帮助银月姬完成守护灵的任务,会想要帮助秦扬。另一方面,看着银月姬对秦扬的样子,心里又忍不住吃醋……

小美逼自己静心打坐,相信银月姬可以整理好。

如果银月姬的眼中没有自己,那么他愿意永远做她的神使,守护在她身边。

秦扬回到家里也是莫名的烦躁,他不想和别人做同桌,不想让沈银月和别人做同桌,看到她懒懒散散的样子就火大。

还有焦杰,救自己的人不是他,那怎么会是他送自己回家呢?而且焦杰和沈银月看起来很熟悉的样子,青梅竹马?

太多的问号萦绕在秦扬的脑海,本来要看书的他书也不看了,早早的上床睡觉,结果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大家精神都不怎么好,不过秦扬还是去了二号楼等沈银月。

银月姬看着他站在二号楼的样子,心里的气也消了不少,但脸色还是不好看。

秦扬看着沈银月一脸傲娇仰着下巴和焦杰从二号楼走出来,他问小美:“你也住在这里?”

小美看了一眼银月姬,故意说:“是啊,我们俩住在一起呢。”

银月姬没有反驳,秦扬有些震惊:“你们两个为什么住在一起?”他这话是问向沈银月。

银月姬还没说话,小美直接往外走说:“住一起就住一起咯,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秦扬看着沈银月一点反应也没有,心里的烦躁更烦躁了直接推着车在前面走着,他们两个在后面跟着,三个人还是一路无话。

奇怪的自尊心让他们俩谁也不想先开口说话。一向自视成熟稳重的秦扬,此刻没发现自己有多幼稚。

银月姬斜眼看了一眼小美,说:“干嘛故意气他?”

小美耸耸肩:“你不想让他知道?你不是说要和他保持距离?”

“随便吧。”银月姬没再说话。

怎么会变成这样?前阵子不还都开开心心的?

她看着秦扬的背影,心里复杂得很,她知道是自己的心境变了,必须要控制局面,不能往不该去的地方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