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31银月皎洁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0-12-29 00:37:47 字数:3619 阅读进度:31/67

“那看来两个人小时候就认识,而且关系还不错。”秦扬总结,李木子附和地点着头:“同意。”

上课铃响了,李木子转过身去,银月姬瞪了一眼小美,转过身坐好不看他了。

银月姬转过去后用神识对他说:“干嘛要说我们很熟?”

“为什么要说我们不熟?”小美回她,“你是怕秦扬不高兴吗?”

银月姬头看了一眼听课的秦扬,回复小美:“我为什么要怕他不高兴啊?你想多了!”然后就不再说话。

中午吃饭的时候,小美跟在银月姬后面,银月姬回头瞪着他:“你跟着我干什么?”

“好笑,都是去餐厅的路,凭什么说我跟着你呢?我还想说你跟着我呢。”小美双手插兜走着。

秦扬听着这话似乎有些耳熟,自己当初这么问沈银月,她好像也是这么回答的。

到了餐厅,原本四个人一起吃饭变成了五个人。

秦扬和银月姬坐对面,小美坐在银月姬旁边,李木子特意坐在小美对面,白楚楚坐在李木子旁边。

李木子小声神秘兮兮地说:“哎,我刚刚排队的时候听到艺术班的人在聊天,他们说路好休学了!”

银月姬挑了挑眉没接话,秦扬也漠不关心。小美看了一眼银月姬,对李木子说:“路好是谁啊?”

李木子害羞地笑笑,说:“路好是艺术班的一个女生,长得很漂亮,喜欢……喜欢过秦扬,不知道怎么就休学了。”

她边吃边说:“楚楚你知道吗,银月跟焦杰认识哎,还是从小就认识。”

白楚楚有些惊讶看着他们:“是吗?”

李木子吃着吃着突然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哪里不对劲:“银月和焦杰……银月和焦杰……”

银月姬敲敲李木子的饭碗:“你干嘛?一直念我们的名字。”

“哦!我说呢,银月皎洁!怪不得你们俩的名字连起来念这么顺畅。”李木子灵光一闪,一句话其余四个人不同的反应。

秦扬抬头挑眉看着银月姬,一个字一个字重复着:“银月皎洁?”

银月姬自己也没想到,她以为小美是鲛人才给自己起了个焦字,看看小美,又看向秦扬,看着他挑眉的样子,莫名感觉心一虚:“呵呵,巧合,巧合而已各位。”

小美倒是没什么反应,白楚楚心里也默念着四个字,看了看他们两个。

李木子撅起嘴巴感叹:“哎,银月啊,你命真好,有了秦扬,还有青梅竹马的焦杰,真是令人羡慕啊……唔!”

银月姬夹起李木子碗里的鱼丸就往她嘴里塞,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然后赶紧对秦扬笑笑:“吃饭,吃饭各位。”

秦扬看向小美,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两个男生无声地用眼神对峙着。银月姬抬头看见秦扬的眼神看向小美,发现他们两个互相看着对方,偷偷踢了小美一脚。

小美故意说:“你踢我干什么?”

银月姬尴尬的笑着:“谁,谁踢你了?呵呵,你真逗,我不是故意的,吃饭,吃饭各位。”

银月姬无奈的咬住下嘴唇,这场面怎么搞得?突然觉得让小美来陪自己上学真的是个错误的决定啊!

银月姬用神识与小美交流,下意识瞪了他一眼,说:“你这破名字怎么起的?”

小美耸肩:“灵光乍现。”

银月姬咬牙切齿:“灵光乍现?你这灵光没把你炸死可真是太可惜了!”

“你这么在意秦扬?”小美这一句话把银月姬问住了,没在理他。

她并没有发现自己很在意秦扬,不过小美这么一说,倒是……有一点?

午休的时候,银月姬感觉自己有些不敢看秦扬的眼神,秦扬凑过去看着她:“你在心虚什么?”

银月姬扯出一个无比尴尬的笑容:“谁心虚了?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啊哈哈哈。”

秦扬一脸我懂了的样子点了点头,银月姬咽了一口口水:“你,你这表情什么意思?”

“没意思。”秦扬不说话了,拿出卷子开始做题。

银月姬回头瞪着小美,小美看着两人的互动脸色也不好看,没理会她的眼神,翻了个白眼也趴桌子上休息了。

小美闭着眼睛用神识和银月姬聊天,问她:“那个什么好的,她休学跟你有关系吧?”

银月姬看了一眼旁边认真做题的秦扬,趴在桌子上装睡觉,对小美说:“是我做的。”

她倒承认的爽快,小美说:“你不能伤及凡人性命你知道吧。”

银月姬说:“我心里有数,就是给了她一点小小的教训她就休学了,这小朋友心里承受能力太差。是她自己自作孽不可活。”

小美听到没伤凡人性命就好,松了一口气:“呵,你会给人小教训?”

银月姬心里翻了个白眼,说:“我是那种下手没轻没重的人吗?就只是把她身上最珍视的毁掉了而已嘛,比如头发啦,脸蛋儿啦,还有偶尔做几个噩梦啦什么的,略施小惩。”

小美无奈:“你还真是杀人诛心呢。”

李木子低头偷偷拿出手机拉了个群,在群里说:“银月,快把秦扬和焦杰拉进来。”

银月姬自从和秦扬聊微信那晚之后,就把手机从静音调成震动模式,省得他发消息自己看不到。

感受到手机振动,她拿出来看了看李木子说的话,想也没想就把那两个人拉了进来,李木子立刻把群名改成:一中颜值巅峰。

银月姬看着这个名字,在群里说:“既然是这么个群名,那你怎么还在这里?”

李木子发了个委屈的表情包,说:“我可是群主,召集一中四美的女人……”

银月姬看着“一中四美”四个字笑了,群成员列表里是秦扬,银月姬,小美和白楚楚,果真一中四美。

她收起手机闭上眼睛开始真正的休息,上次消耗的元气还没有恢复过来,再加上刚受刑罚……

每次在受刑罚的时候,银月姬心里的恨意就达到顶峰,一片真心相付,换来的却只有利用和伤害!叫她怎么不恨?

小美拿出手机看到群聊,通过群成员加了白楚楚的微信,她很快就通过了。

小美发消息:“班长,今天我上晚自习。”

白楚楚回复:“正打算给你说,正式开学了,晚自习大家都要上。”

小美回复了一个“好”字就收起手机,趴在桌子上看着银月姬的背影,她受刑罚的样子浮现在脑海中,那样痛苦和无助,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

今天的天气阴得很重,早上出门前秦妈还叮嘱秦扬带把伞小心下雨,下午淅淅沥沥的小雨就来了,慢慢的演变成了大雨。

都说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可这夏末的雨既有夏雨的酣畅,也有秋雨的缠绵,下了一下午还没有想停的趋势。

原本学校准备在操场上开一个全校的开学典礼,现在也只能挪进大礼堂里了。

教导主任还想着在操场上开,全校学生都能在,顺便说一下关于学校最近发生的事情,安抚一下人心,激发一下斗志,结果外面阴雨绵绵,只能先在礼堂里开高三的开学典礼了。

教室里,广播通知高三所有学生准备去礼堂。

秦扬从书包里拿出秦妈准备的雨伞,对银月姬说:“走吧。”

小美也变出一把伞,对银月姬说:“走吧。”

秦扬挑眉回头看向小美,又看向银月姬,眼神里那意思很明显,再问她要选谁。

银月姬看看秦扬手里的伞,又看看小美手里的伞,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不走吗?”这时李木子问银月姬。

银月姬向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一把抓过秦扬手里的伞说:“你们两个打一把,我们女生打一把,走吧木子。”

她说完拉着李木子就往外走,走到教室门口走不动了就站着等两个男生。

小美看着自己手里的伞,又看看秦扬,只能说句:“走吧。”

于是,银月姬,李木子和白楚楚,三个女生挤在一把伞下一路说说笑笑。

小美撑着一把伞,和秦扬一起并肩走着,两个人都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还好小美这把伞够大,两个人不用离得很近。

两个男生身高差不多,都属于高挑形的身材。朦胧的雨中两个帅哥共撑一把伞走在人群里,这样的画面格外令人瞩目。

高三的学生陆陆续续进入礼堂,三三两两凑堆私语,所有人的目光都似有若无的往秦扬这边瞟。

秦扬,银月姬,小美,白楚楚和李木子,他们五个人坐在一排,故意找了最后一排的角落,他们周围的座位没人敢坐。

李木子没有被这么多人瞩目过,感觉现在浑身上下不得劲,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难以想象秦扬作为被议论对象面对这些的时候,肯定更难受!

银月姬侧过头小声对秦扬说:“别理他们。”

秦扬淡然地点点头:“嗯,我没事。”

“看来,高中生比我想象的还要无聊。”小美掀了掀眼皮看着周围窃窃私语的学生。

“这群凡人小脑袋瓜里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银月姬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真想一拳一个小朋友。”

“你冷静!”小美现在生怕银月姬失控。

“你那么紧张干嘛?我就过过嘴瘾。”银月姬看着他说,“把心放肚子里,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