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29焦杰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0-12-26 字数:3627 阅读进度:29/67

银月姬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上午十点了,最近确实心太累,再加上分神识去找梁嘉的魂魄和昨晚受刑都消耗不少元气,又偏偏这个时候受刑。

她看自己还在床上睡着,秦扬一定也还在床上睡着。

银月姬坐起来,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酸疼酸疼的,但她没有耽搁赶紧去楼上看秦扬,秦扬还在睡着,只是眉头没有那么紧皱了。

对了,银月姬想起小美昨天回来了,这个点,他应该去学校了吧。银月姬又想起昨天晚上小美看到自己受刑的样子,眼神暗了暗,还是让他看到了,依照小美的性格,怕是又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了吧。

银月姬悬浮在空中打坐,用神识和小美沟通:“小美,你在学校吗?”

这是的小美已经换上现代人的装束坐在教室里了,听到银月姬的话,看了看周围的同学,用神识回复她:“嗯,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了,我们班的校花漂亮吧?”银月姬说。

小美忍不住得想翻白眼,他也确实这么做了,说:“无聊。”然后就切断了神识联系。

其实小美一大早就来学校报道了,老八看着这个俊美的男生,心里暗自发愁,这一个两个颜值巅峰都在自己班,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出了这么多幺蛾子,现在又来一个……

小美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焦杰,以后请多关照。”说完,脸上咧出一个笑容,露出洁白而又整齐的牙齿,眼睛像月牙一般,已经有女生开始发出花痴的声音了。

小美的眼神落在了中间坐着的白楚楚身上,挑了挑眉,对着她歪了歪脑袋。

白楚楚脸一红,低下了头,她周围的女生除了花痴,还向她投来了嫉妒的眼神。

果然,长得好看的就喜欢长得好看的。

老八指着最后一排的墙角,那里有两个空位,说:“你先坐在那里吧,那俩人今天请假了,待会下课了,班长,你带着他去总务处领一套桌椅和饭卡,还有量校服。”

本来李木子旁边是梁嘉的空位,自从梁嘉跳楼之后,学校觉得忌讳,把她用过的桌子给烧了,也没人敢坐在那里,李木子旁边就没有桌子了。

白楚楚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点了点头。

小美一路微笑走到银月姬的位置上坐下来。

李木子偷偷回头看着他,心里感慨:好帅啊,而且还这么爱笑,一看性格就特别好!

小美注意到李木子的目光,礼貌性的对她微笑点头。李木子瞪大眼睛,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赶紧回过头,小心脏扑扑的。

小美的到来,让高三一班的后门口又热闹了起来,不少女生有意无意的总要路过好几趟,就为了看一眼新来的帅哥。

小美环顾着四周,观察出班里都是普通的凡人,然后眼神落在白楚楚的背影上,嘴角微翘,看来人间比自己想象的有意思。

大课间的时候,白楚楚过来说:“焦杰同学,走吧,我带你去总务处。”

小美站起来,微微点头:“麻烦你了。”

李木子看着他的背影发花痴:还这么有礼貌!啊啊啊!新同学衬得周围的男生更加灰暗无光了。

焦杰走在白楚楚旁边,帅哥美女一起走路都能吸引一大批目光。焦杰偏过头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白楚楚说:“请问你叫?”

“哦,白楚楚,我是班长,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不知怎么的,白楚楚有些不敢跟他对视,莫名感觉他能把自己看穿似的。

到了总务处,白楚楚跟老师沟通好,先领了饭卡,又量了校服尺寸,领了校服,就去杂物间搬桌子,小美拦住她,说:“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让女生来做?我来。”

小美搬着桌子,白楚楚抱着凳子和校服,两个人往回走,又是一路的议论声。

白楚楚一路低着头脸颊微红。

小美走这一路观察了不少学生,都只是普通的凡人,周围也没有异样,是哪里有问题呢?

他不自觉把目光落在了身旁的白楚楚身上。

李木子看着小美把桌子搬进来,满心期待他会把桌子放在自己旁边的空位上,谁知道他居然放在了秦扬的后面……

小美刚坐下就看到里李木子用带着一点怨念的眼神看着自己,他不明白,自己才刚来,哪里得罪这个小姑娘了?

中午,白楚楚作为班长,带着小美熟悉餐厅环境,李木子也跟在旁边。因为沈银月,她和白楚楚也走得更近了一些。

银月姬请假的这两天,都是白楚楚和李木子一起去餐厅吃饭的。

三个人买好饭找位置坐,小美坐在白楚楚对面,李木子坐在白楚楚旁边。

小美低头看着凡间的食物,将信将疑的凑近闻了闻,味道还不错,小心翼翼尝了一口,确实还不错。

“焦杰同学,你不是本地人吗?”李木子问。

小美摇了摇头,说:“不是,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最近才搬过来。对了,请问你的名字是?”

李木子放下筷子,有些害羞地说:“李木子,我叫李木子。”

她此刻看着小美的眼神一如当初看着秦扬。

“对了,焦杰同学,你晚上上晚自习吗?因为还没正式开学,所以晚自习是自愿的,不过要统计人数。”白楚楚说。

小美摇了摇头,说:“不了,我家离这里很近。”

“好。”白楚楚说。

学校的一天过得冗长而平淡,也没有任何异样,除了周围观察自己的女生有点多,甚至还有几个男生眼神复杂地盯着自己……

晚上放学后,小美回家发现银月姬不在家,不用想,肯定在秦扬家,小美隐身上去一看,她果然在。

银月姬和秦扬此刻在床上面对面坐着,因为秦扬看不到她,所以两个人在用微信聊天。

秦扬昨晚梦到了沈银月,是她把自己拉出了深海,虽然她后来突然消失了,但是这足以让他安心的睡着了。

她在梦里对自己说这一切不是他的错,她会帮他证明自己的清白。

只要是她说的,秦扬感觉自己都愿意相信。

秦扬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心里想着沈银月,就拿出手机想给她发微信,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头,就捧着手机坐在床头发呆。

银月姬看到他手机界面是和自己的对话框,直接想也不想得掏出手机给他发消息过去:“你好些了吗?”

秦扬看到她的先是一愣,然后浅笑起来,回复:“好多了。”

银月姬看着他终于有个笑模样了,松了一口气,说:“吃饭了吗?”

“还没。”秦扬回复。

秦妈请假在家照顾他,见他睡得这么沉就一直没叫他,想着中午再给他送些吃的,这会正在电脑上查询心理医生的事情。

秦扬打字:“我梦见你了……”

但又觉得不妥,删除掉重新打:“你在干嘛?”

又觉得哪里怪怪的,删除……

银月姬看着他这样子愁死人,发消息说:“昨晚睡得好吗?有没有梦到我?”

秦扬看着她发的消息,突然有种被看穿了的感觉,脸色微红。

小美突然出现,把脑袋伸到银月姬的手机前说:“面对面还用这样聊天?”

银月姬没注意他来了,吓了一跳,打了一下他的胳膊,说:“你吓我一跳!不这样聊怎么聊?现身出来吓死他吗?而且你不是说了不许暴露身份。”

小美看看银月姬仍然苍白的脸色,自然地伸手去给她把脉,知道她已经没事了才放心。

他又看了看秦扬的脸色,看起来还不错,也坐在床上说:“不让你暴露身份是对周围的凡人,你是他的守护灵,他知道又没关系,而且你们两个还有羁绊牵连着,他知道不是比较方便吗?”

银月姬一脸震惊:“你为什么不早说?!”

“你也没问我啊。”小美耸肩摊手,一脸无辜。

银月姬低头看着自己的微信聊天界面,明明就在眼前还非要用微信聊天,想想这么久以来各种不方便,一开始被秦扬当成跟踪变态狂,还把秦扬弄得失去意识,还假装是二号楼的住户……

银月姬一连打了好几下小美,边打边说:“都!怪!你!干什么不早说!”

小美一边躲一边说:“我说不能在凡人面前暴露身份,又没说他,你自己理解错了,怪我咯?力气这么大,看来你真的是恢复好了。”

银月姬动作一顿,目光暗了暗,她不想让小美看到自己那副模样的。

小美看她不正常,故意说:“他给你发消息了,你快回!”

银月姬抬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拿起手机回复消息。

然后银月姬说:“那我现在该怎么告诉他我的身份呢?他完全相信我是住在二号楼的他的同桌沈银月,直接说出来会不会吓死他?他生日那天看到我,都吓得背了好几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你住在二号楼?”小美抓的重点很奇怪。

银月姬瞪着他说:“还不都怪你!我骗他我住在二号楼!我一开始还被他当做跟踪狂,我救了他还不能告诉他,我是那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吗?”

小美竟然无言以对,扯开话题:“我今天去学校了,和你一个班。”

“有没有发现学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有没有闻到妖气?”银月姬问。

小美摇了摇头,说:“没有,什么都没有,太干净,太干净反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