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28痛苦的刑罚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0-12-25 01:39:36 字数:3911 阅读进度:28/67

学校的事情秦妈已经从班主任那里了解了一些,老八说的很委婉,表示这件事情警方正在调查,不好下结论,让秦扬放平心态。

秦妈不放心,叫来了医生给秦扬检查了检查,医生说:“烧退了,只是有些脱水,多补充水分,输完液体就可以出院了,要记得按时吃药。”秦妈连忙道谢送医生出去。

银月姬一直坐在秦扬身边,看他双眼无神的样子一阵心疼,她没发现自己也是一副憔悴模样。

出院后,秦扬精神状态很不好,原本就安静的家里更安静了,父母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旁敲侧击的安慰他。

医生开的药有安眠的作用,他吃了药就回房间睡觉了。

“要不,去给扬扬预约个心理医生?”秦爸偷偷对秦妈说。

秦妈看着儿子的样子心疼得很,点点头:“我觉得有必要。那姑娘自杀了,为什么要怪我儿子啊?他又没做错什么!”

“嘘,小点声。”

秦扬虽然在药物的作用下睡着了,但是睡得十分不安稳,眉头仍然紧皱。

银月姬在他身边守着,感觉不能坐以待毙,直接结印,进入了秦扬的梦境。

他的梦境是一片漆黑的深海,秦扬正在海水中向下坠落,黑暗和窒息感包裹全身,他就这么任由自己无尽下坠。

突然他感觉到头顶有光照射进来,水中睁开眼睛向上看,看到有人逆着光伸手游向自己,她拉住了自己的手,努力往上游着,两个人一起游出水面。秦扬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氧气让他感觉松弛下来,他终于看清楚,拉自己出来的人正是沈银月。

突然梦境的场景又变成了沙漠,两个人坐在沙漠中。耀眼的太阳炙烤着大地,蒸发着周围的水分。

秦扬想也不想直接抱住了沈银月,把脑袋埋在她的脖颈间,瓮声瓮气地说:“沈银月,真的是你。”

银月姬也抱着他,在他的后背轻轻拍着安抚着,温柔地说:“是我,我来救你了。”

秦扬的眼泪落在银月姬的肩膀上,也落在她的心里。

秦扬说:“是我做错了吗?我以为,明确的拒绝和冷漠的态度对梁嘉来说是为她好,让她断了这个念想,不给她无谓的希望,结果,这样做确实害了她?”

一瞬间场景又变换,这次是夜幕中的学校,两个人站在人群外面,人群中央是梁嘉的尸体。

那群人突然转过身看着秦扬,他们都没有脸,伸着手对他指指点点,各种闲言碎语冰雹一般砸向秦扬。

秦扬看着这场景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银月姬转过他的身体让他背对着人群不看他们,大声反驳道:“不是的!你做得是对的!不是你害死她的!你想想看,高一到高三三年的时间,你一直都是这样对她的,她都接受了,怎么现在就不行了呢?相信我,她的死不是自杀那么简单。跟你没关系,秦扬,看着我,不是你害的。”

银月姬双手捧着秦扬的脸,秦扬泪眼婆娑看着她,不确定地问:“不是我害的?”

银月姬摇了摇头,说:“当然不是你害的,现在的你就好比当年马嵬坡的杨玉环一样,被说是红颜祸水,都只是民众宣泄的出口而已,大众需要一个情绪依托点,所以就找到了你。那些造谣生事的人,我都会帮你一一惩罚,秦扬,相信我,我会找到梁嘉真正的死因,还你清白的。”

“不是我的错……”秦扬轻声重复着,他身后那群没有脸的人慢慢的在消失,一点一点变透明,那些声音也在变小。

“银月,银月?”

银月姬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是小美的声音!她立刻从秦扬的梦中跳出来,就看到小美出现在秦扬的卧室里。

银月姬看到小美一阵惊喜,抓着他的袖子,说:“小美你回来了?太好了!”

小美低头看着面色憔悴的银月姬,满脸疑惑和担心,问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班主任给我打电话,说你无故旷课,我不放心,赶紧回来了。”

银月姬看到小美回来了,太好了,自己不能离开秦扬,小美可以啊,这下调查梁嘉的死因就轻松多了。银月姬看了一眼熟睡的秦扬,说:“我们回家说。”

回到家后,银月姬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给小美讲了一遍,包括梁嘉吃治抑郁的药和跳楼前几天那反常的样子,把阴差说的话也重复了一遍,她说:“阴差没有收生魂,周围也没有生魂游荡的痕迹,有可能梁嘉没有死!”

小美看着她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明天我陪你一起去看看,你现在需要休息,你看上去真的不太好。”

银月姬推开他的手,说:“我没事,而且前几天我似乎感受到了妖气,当时没留意,也有些怀疑是不是妖气。也有可能,有什么人拿走了她的魂魄。”

“妖气?好了,别想了,你先好好休息,明天我们一起去学校。”小美安慰她。

银月姬摇了摇头,亢奋地说:“秦扬明天请了假,我也就不能离开这里,你明天先去学校报道,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小美无奈点点头,说:“好,你先休息,我看着你睡。”

银月姬还想说什么,看着小美坚定的眼神,还是摇了摇头,其实她此刻还是想陪在秦扬身边。

梦境里秦扬受伤的眼神是他从未表露过的情绪,他的内心真的很在意,自己也只是个十八岁的高中生,突然要背负害死人的罪名。

这个罪名太沉重了……

“我只想站在你身边。”这是秦扬对银月姬说过的话,也是此刻银月姬想对秦扬说的话。

小美知道自己拗不过她,表示:“好吧,我陪你去。”

就在银月姬刚站起来转身的时候,小美趁着她不注意,一掌砍向她的后脖颈。

银月姬一愣,还没来得及转身看一眼小美就直接向后倒去,倒在小美怀里晕过去了。

小美把银月姬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眼神复杂,自己才离开不到一个月,银月姬对他的感情就从不情愿跟着变成了不情愿分开。

小美轻轻拂开她额前的碎发,轻声说:“你这样为他担心,你知道他是谁吗?”

这天半夜,小美在自己房间打坐时似乎听到银月姬的哀嚎声,立刻睁开眼睛仔细侧耳听着,确实是她!

小美想也不想直接冲进银月姬的房间,看她正在床上蜷缩成一团颤抖着,挣扎着,痛苦的哀嚎着!

小美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银月,你怎么了?”

银月姬此时整个人像在火海中一样,眉心的堕神印鲜红发亮,额头上的汗珠不住的下落,全身忍受着烈焰灼烧般的痛苦!她双唇颤抖着:“吓到你了?”

她说着手紧紧攥着床单,骨节发白,似乎这样可以减轻痛苦。

小美把了把她的脉,皮肤烫手,脉搏跳动的飞快,一时慌了神:“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我能做些什么?”

银月姬整个人蜷缩起来,稍稍感觉疼痛减轻一些,双目赤红喘着粗气说:“这是每个月都要经历的,堕神的刑罚,堕神可不是那么轻易……啊!”

新一轮千刀万剐一般的痛感来袭,随着炙热的温度席卷了银月姬的四肢百骸!

由于她对凡人施法,所以这次的痛苦是过去的几十倍!

小美看着她这痛苦的幅模样心疼不已,直接坐在床上抱着她,感受着她身体的炽热,不断向她输送自己的真气,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

银月姬在他怀里摇了摇头:“没用的,别…浪费力气了……忍忍就过去了…啊!”

她用力地抓着小美的衣服,妄图以此减轻痛苦,额头上的汗珠顺着流到眼睛里,酸涩的感觉充斥着整个眼眶,混着泪水从眼角留下。

小美听着她的叫声眉头紧皱,心疼地闭上眼睛紧紧抱住她。

他不知道还有刑罚,这么多年她一个人都是这么忍过来的吗?

没过一会,银月姬的身体又变得比冰块还要寒冷,她整个人开始瑟瑟发抖,甚至眉毛和睫毛上都结起了霜花,感觉内脏都收缩到了一起,深入骨髓的疼痛继续叫嚣着。

只是她忍住了没有叫出声,死死地咬着下嘴唇,不能让小美担心。

而且这次小美在身边,心里也没有过去每次受刑时那么难受了。

小美抱着她,把棉被盖在两个人身上,可是她还在发抖,他又抱得更紧一些,眼眶酸涩起来,哽咽着说:“我能做些什么?”

银月姬摇了摇头,颤抖着说:“你,你陪着我,就,就够了。”

“你以前都是怎么忍过来的?”小美问,想着说说话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银月姬僵硬地牵扯一下嘴角,缓慢地说:“别怕,我不会死的,这么多年,也算,也算习惯了。”

小美低头靠着她的脑袋,一滴心疼的泪滑过,说:“对不起,对不起……”

你神堕的时候没有陪在你身边,你受这么多苦的时候没有陪在你身边,对不起……

银月姬打了一个寒颤,睁开眼睛,满目恨意,说:“该说对不起的人,不是你……”

“那是谁?你为什么神堕?这么多年了,该告诉我了吧?”小美问她。

银月姬摇了摇头,重新闭上眼睛,咬着下嘴唇,继续忍耐。

这个问题小美一千年前就问过她,也没有得到回答,这么多年过去了,到底是什么让她缄口不言。

对于她神堕这件事,小美觉得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

小美就这么抱了她一夜,银月姬也被折磨了一夜。

天亮了,银月姬终于平静的睡着了。

小美松开她的时候,银月姬迷迷糊糊的还不忘叮嘱他记得去学校看看。

小美无奈地瞪了她一眼,自己都这副模样了,还顾得上操心别人。

他去打了些温水来给她擦拭掉她昨晚出的汗,还有唇角渗出的血迹。看着她安静的闭着眼睛的样子,小美的手轻轻抚摸着那一道像伤疤一样的堕神印。

总有一天,我会查清楚你神堕的真相,帮你报仇。

小美收拾好后悄悄关上门,设好结界,让她好好休息,然后乖乖地听她的话去学校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