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23情书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0-12-19 22:29:53 字数:3472 阅读进度:23/67

银月姬看了看信封,信封外没有写一个字,打开一看,里面有一颗纸折的爱心,上面写着“沈银月”三个字。

银月姬不会这种折纸的东西,当然也不会完整的拆开,撕扯着勉强拆开了。

爱心里面的内容大致就是: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你了,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如果想知道我是谁,放学之后去湖上小桥旁的柳树下的座椅那里找我吧。

最后一句银月姬读了好几遍才读通顺,小声吐槽:“一个座椅用这么多定语。”

秦扬假装不在意的样子,瞥了好几眼才有些不自然的开口:“这,什么?”

银月姬直接递过去给他看,秦扬显然没料到她会直接给自己看,还是接过去看了看,眉毛挑得老高,问她:“你去吗?”

银月姬刚想回答去,但是又一想,秦扬如果不去,自己怎么能去?

她就问秦扬:“你觉得呢?”

秦扬把情书还给银月姬,说:“人家给你告白,又不是给我,干嘛要我觉得。”说完心烦意乱的把书页翻得哗啦哗啦响。

“我挺好奇的,毕竟头一次收情书,还是挺想看看对方是谁的。”银月姬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暴露了我堂堂堕神大人活了几千年没被告白过的真相了吗!

还好秦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然要丢人了!

银月姬单手撑着脑袋看着秦扬说:“要不你陪我去吧?”

秦扬面无表情地说:“我为什么要陪你去。”

“你不好奇吗?”

秦扬又瞟了两眼那个被撕扯开的爱心,不自然的说:“倒也没有多好奇……”

“那就是好奇,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你都不用背书的吗?”

“背啊,这就背。”

两个人说着话,都没注意前面有个人一直盯着他们。梁嘉单手撑着脑袋靠着自己的桌子一直在看着他们俩,眼中妒火中烧,侧过脸抬脚踢了一下李木子的凳子,问她:“哎,他们俩一直这样?”

李木子看见梁嘉就害怕,小心翼翼地点点头,又立马摇摇头。梁嘉瞪了她一眼:“点头摇头的你什么意思?”梁嘉的声音不小,周围不少正在背书的人都看过来,银月姬也看向她。

李木子耷拉着脑袋缩在墙角,银月姬有些看不下去,说:“哎,你干嘛?”

李木子说过她们是朋友了,朋友的事不能不管。

梁嘉回头看着她,没好气地说:“没给你说话,闭嘴!”

“啪”一声,秦扬重重拍了一下桌子,班里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讲台上坐着的老八站起来说:“干嘛呢?梁嘉!你今天刚来又闹什么?给我转过来!其他人继续背书!”

银月姬看着秦扬的侧脸,有些生气的模样,还没见过他发脾气的样子呢,有点帅是怎么回事。

梁嘉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银月姬转过去了,冲着李木子发脾气:“看什么看!再看眼珠子给你扣出来!”

李木子靠着墙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个梁嘉的厉害她可是见识过,天不怕地不怕的,曾经还扬言要去踢教导主任的屁股,开学第一天就砸了教导主任办公室的玻璃。

而且李木子高二刚和她分到一个班的时候,梁嘉还在教室里打架,对方还是个跟她一般高的男孩子。

梁嘉一拳就把那个男孩子的鼻子揍出血了,两个人打得激烈,桌子都弄倒好几排。

所以她特别害怕梁嘉,高三刚开学看到座次表就想去找老八调座位,结果梁嘉被要求回家反省了,旁边没有坐人,倒让她忘了这茬。

现在梁嘉回来了,再去找老八调座位,意图就太明显了,怕被梁嘉报复,李木子只好忍气吞声坐在她旁边。

下课等老八走了,梁嘉转过来敲了敲银月姬的桌子:“哎,换下座位。”

之前秦扬跟班主任要求不要同桌,想一个人坐,梁嘉就故意把座位换到秦扬斜前方,方便看他,现在他旁边有了同桌,那就要把这个位置抢过来。

银月姬真是神烦这个小姑娘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我行我素的样子,要不是不能远离秦扬,真想找个墙角亲自教你做人!

银月姬没搭理她,继续看昨天秦扬讲的题。梁嘉不死心,有踢了一脚银月姬的桌腿,说:“说你呢,换座位。”

“你在跟我说话吗?”银月姬故意问。

梁嘉挑了挑眉,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同学,但是当着秦扬的面,她不好发作,难得耐心地说:“是啊新同学,就是说你呢。”

“不好意思,不换。”银月姬继续低头看题。

“你!”梁嘉正准备发脾气,这时,秦扬拿起两个人的水杯对银月姬说:“走。”

“哦。”银月姬乖乖跟在他身后出去了。

梁嘉愣在原地瞪大了眼睛,问李木子:“这什么情况?秦扬是换了个人吗?”

李木子又摇了摇头,梁嘉瞪了她一眼:“除了点头摇头还会干嘛!”说完就怒气冲冲出去了,李木子不放心,也跟着出去了。

梁嘉气势汹汹地走到水房,看着并肩接水的两个人,拳头握得紧紧的。

其他接水的同学一看感觉不妙,立马出去了。水房就剩梁嘉,秦扬和银月姬。

秦扬低头接水,小声说:“梁嘉是个头脑不清楚的人,最好不要单独对上她。”

“哦。”银月姬接了满满一杯热水,刚转身就被梁嘉抓住拿着水杯的手腕,里面的水撒了出来,热水落在两个人的手背上。

“啊!”梁嘉尖叫出声,“沈银月你干嘛用热水泼我?”

疼!热水传来的痛感在银月姬的大脑中叫嚣,硬忍着没叫出来。

银月姬倒抽一口凉气,皱着眉头咬着牙说:“嘶!你干嘛?!”

秦扬转身看到这一幕,想也不想就上前一步推开梁嘉,托着银月姬的右手看,焦急地问:“没事吧?快来凉水这里冲冲。”

说着就拉着银月姬去凉水水龙头下冲被烫红的地方,还好水房的水最高温度只到八十度,只是烫红了没有起泡。

梁嘉看着这一幕愣在原地,顾不上自己的手疼不疼的,眼睛一眨不眨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们两个,满脸焦急的人是秦扬?

她也算认识秦扬三年了,三年里追他的人数不胜数,可秦扬没有正眼瞧过一个人,这个新来的到底什么来头?才来几天就让秦扬这么关心她?

秦扬托着她的手腕轻轻向烫红的地方吹气,问她:“疼吗?”

银月姬看着他皱眉的样子,心里暖暖的,点了点头说:“疼。”

秦扬干脆关了水龙头拉着银月姬往外走。梁嘉拦住他,举起自己也被烫红的手,眼中疼出了泪花,说:“我也被烫了,是她故意拿热水泼我!她还好意思说疼?”

秦扬低头瞪了她一眼,声音中有压抑的怒火:“是不是她泼的你自己心里清楚。”说完推开梁嘉拉着银月姬就出去了。

梁嘉低下头,委屈的泪滑了下来,看着自己被烫红想起泡的手,默默去凉水水龙头下面冲着。

水房门口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其中就有路好,路好双手环胸靠着水房的门口,嘲讽地说:“梁嘉,看到了吧,你的手跟人家的手,可不是一个概念。”

梁嘉握紧了拳头,回头瞪了一眼路好,说:“你不也一样吗,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路好撩了撩头发说:“你我在这里五十步笑百步,人家可不一样,才来两周就让秦扬对她不一般,哪跟你我一样,认命吧。”

“凭什么!她只不过是个新来的,我都认识秦扬三年了!”梁嘉盯着水龙头眼神发狠。

“谁不是呢。”路好翻了个白眼就走了。

这一幕人群中的李木子也看到了,看着秦扬和银月姬走远的背影,想了想就跑去办公室找老八。

下节课是老八的课,李木子想帮他们两个请个假,说沈银月受伤了秦扬陪她去医务室。关于水房的冲突,李木子一个字都没说。

梁嘉是个很骄傲的人,家里做生意的很有钱,还有两个哥哥都宠着她,所以养成了娇纵跋扈的性格,这样被人看笑话的场景在她的生命中还从来没有过。

她喜欢秦扬,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这是她十八岁生命中唯一坚持时间最长的事情,她多次向秦扬告白,秦扬都十分明确的拒绝了。

从小到大她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失手过,唯独秦扬例外。此刻,梁嘉觉得自己好卑微,好丢脸,也许是手被烫伤的疼痛此刻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秦扬带着银月姬来到校医务室,医务室里的医生正在用手机追剧。秦扬明显有些慌乱,对医生说:“医生,快看看,她的手被烫伤了。”

医生看了看银月姬被烫红的手,从柜台里拿出一盒药膏和一根棉签,给银月姬涂烫伤膏,慢悠悠地说:“放轻松同学,没事。”

“都烫红了!”秦扬此刻也是少有的急躁,银月姬也有些惊讶,抬手在他的背上拍了几下安抚的说:“听医生的,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