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21怪怪的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0-12-17 13:17:02 字数:3590 阅读进度:21/67

从今天早上开始银月姬就觉得秦扬怪怪的,早上给自己带鸡蛋牛奶,中午给自己买饭吃,不行,必须问问他。

午休的时候教室里鸦雀无声,银月姬趴在桌子上凑过去小声说:“你今天中午为什么给我买面吃?”

秦扬看着离自己很近摸银月姬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忽闪得自己心里痒痒的,目光躲闪了一下,也小声说:“以后你想吃什么,可以告诉我,我给你买。”

银月姬怔怔地看着他问:“为什么?”

这孩子脑袋瓜里在想什么?

秦扬摇了摇头,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说:“没什么,休息吧。”

秦扬前座的李木子偷偷看着两个人的互动,眼神落寞没说话,说过自己会放下就一定会慢慢放下。

放学的时候,李木子给银月姬打了招呼就走了,头一次没给秦扬打招呼,不过秦扬并没有在意。

“对了,我们要在学校上晚自习对不对?”银月姬突然想起来两个人约定晚自习补课。

“嗯。”秦扬点点头。

银月姬不知怎么的眼睛亮了起来,说:“那是不是要去给班长说一声?我去!”

她说完就迫不及待地去找白楚楚,秦扬看着她的背影无语了,她就那么喜欢白楚楚?

银月姬坐在白楚楚旁边的空座位上,说:“楚楚。”

“哎?银月,怎么了?”白楚楚的笑容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银月姬挑了一下白楚楚的下巴说:“我和秦扬要在学校上晚自习。”

白楚楚笑笑说:“好,我给老师报一下。”

“楚楚,你的皮肤真好,一点瑕疵都没有哎。”银月姬单手撑着脑袋看着她。

白楚楚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说:“还好,你的皮肤也很好。”

“你不仅皮肤好,身材也好,手指都是修长匀称的,简直完美。”银月姬对着白楚楚一通夸。

白楚楚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哪有,你……”

“你为什么不喜欢秦扬啊?”银月姬突然问。

“啊?什么?”白楚楚看向她。

“没什么,随便瞎问的,我走了!”银月姬冲她招招手就回到自己座位上了。

银月姬看着秦扬说:“上晚自习的话,要去餐厅吃晚饭吗?”

秦扬表情不太好,说:“我听说学校后面的那条街上的小吃还不错。”

“那走吧,去试试。”银月姬觉得现在的凡间食物总能给自己惊喜。

“好,额,你不用担心,我请。”秦扬扔下一句话就走了,银月姬跟在后面感觉他更怪了,不用担心?担心什么啊?

两个人进了一家馄饨店,各点了一碗馄饨,要了两格小笼包子,两瓶饮料。

老板示意先付钱,银月姬拿出手机准备扫码,又被秦扬拦住了,银月姬这次不让他了,说:“中午的饭就是你请的,该轮到我了吧?”

秦扬也不让她,说:“来之前就说了我请。”

“早上的鸡蛋牛奶,上次的辣条冰淇淋,都是你请的,这次我来啊!”银月姬捂住商家的二维码不让秦扬扫,不正常,这小孩绝对不正常。

两个人在柜台前争执着,老板有些看不下去了,刚准备说话,银月姬一个眼神瞪过去,眼中红光一闪而过,老板瞬间眼神混沌,呆呆地说:“既然女孩子开口了,就让女孩子来呗。”

秦扬愣了一下,银月姬抓住时机扫码付钱给老板看付款成功的页面,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然后就拉着秦扬找座位坐下。老板的眼神也恢复清明完全没印象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银月姬双手环胸看着对面拿餐巾纸擦桌子的秦扬,不对劲,绝对不对劲,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灵光一闪而过:这小孩不会觉得自己很穷吧!难道他以为自己每天中午不吃饭是因为穷?

“哎,秦扬,你今天怪怪的。”银月姬看着秦扬拿着餐巾纸擦自己面前的桌子说,“你在想什么?你以为我不吃饭是因为穷?没钱吗?”

秦扬擦桌子的动作明显一顿,然后恢复正常:“咳,没有。”

“明明就有!早上的鸡蛋,中午的面还有刚刚,你怎么想的啊?”银月姬恨不得把家底亮给他看看!

我堂堂堕神大人能没钱?白活了几千年吗?这点攒家底的意识都没有吗?

银月姬看秦扬不回答,苦口婆心地说:“小朋友,你想多了,我有钱,我很有钱,我可有钱了,真的!”

她心里默默吐槽:我那首饰上面随便扣一颗珠子下来就价值连城啊!我能穷?

这时候老板端着两碗馄饨过来,秦扬推一碗到沈银月面前,递给她一个擦干净的勺子问她:“那你为什么中午不吃饭?”

银月姬拿着手中的小勺指着他说:“看吧,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这么想的,你的脑回路未免也太清奇了一点吧?”

秦扬有些尴尬,摸了摸头发,说:“我以为……”

银月姬一边拿勺子搅着馄饨,一边装作语重心长的样子说:“傻孩子,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老祖宗告诉我们,做人不能露富,我不能把我很有钱这几个字写在脸上吧?你说是不是?”

银月姬喝了一口馄饨汤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感叹:“嗯!好喝!”

秦扬低头笑笑没再说话。

银月姬咬下一口小笼包,满脸幸福的样子,感叹道:“哇,这比我当年在汴京城吃得还好吃!”

“汴京城?你说开封?”秦扬看着她嘴巴泛着油光的样子,递给她一张纸巾。

银月姬接过纸巾擦擦嘴巴,说:“对了,白楚楚一直都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还是和我一样半路转来的啊?你们一直一个班吗?”

又是白楚楚……

秦扬拿筷子扎起一个小笼包说:“我们应该高一就同班。”

“应该?”银月姬疑惑完就明白了,秦扬不跟其他同学交流,能记住名字都不错了。

“为什么这么问?”秦扬说。

银月姬摇摇头:“没什么,好奇嘛。哎,对了,你们同班这么久,真的一点交流都没有?”

秦扬摇摇头:“没有。”

“她那么漂亮哎,简直完美。”银月姬感叹到?

“有吗?”秦扬反问。

银月姬迟疑了一下,问:“你不会……没正眼瞧过她吧?”

“差不多吧。”秦扬说。

银月姬没再说话了,心想这孩子指定有点毛病……

两个人吃完之后离晚自习还有一段时间,从馄饨店出来,银月姬拍着吃得饱饱的肚子,感觉来凡间越久越喜欢吃这件事情。

突然,银月姬感到有些不对劲,身后有人。本来和秦扬并肩走的银月姬转过身来,双手背后面对着秦扬倒着走,假装和他说笑的样子,实际上观察了一下身后有几个人。

几个小混混跟踪也不跟踪的像一点,雕虫小技。

银月姬对秦扬说:“你对这里熟悉吗?”

秦扬摇摇头,实际上他是第一次来这里,伸手拉了一下银月姬的胳膊,提醒她:“好好走路。”

银月姬提议:“我们转转吧。”

秦扬走着走着也发现身后不对劲,本想拉着银月姬往人多的地方走,安全一些,但是秦扬转念一想,居然带着她往偏僻的地方走,这下银月姬也看不懂了。

两拨人走到了死胡同,跟踪的人也不隐藏了,一个个向两个人逼近。

秦扬看着来者不善,把银月姬护在身后:“干什么?”

银月姬抬头看着秦扬问严肃的侧脸,竟然莫名其妙的生出几分安全感来,心里有些痒痒的。

“秦扬是吧?”为首的黄毛叼着根烟,眼睛被烟熏的眯起来,“你就是我妹妹看上的小白脸?不过如此嘛。”

他身后的四五个小弟迎合着他,哄笑起来。

黄毛继续说:“你命好,我妹妹看上你了,我不动你,把你身后那个小娘们留下来,你走吧。”

黄毛身后的小弟们让出一条路,秦扬拉着银月姬就往前走。

比秦扬矮了不少的黄毛挡在他身前,扬起下巴说:“哎?你走可以,小娘们不行。”

秦扬居高临下瞥了一眼黄毛,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让开。”

黄毛刚想说什么,秦扬身后的银月姬突然说:“你妹妹是谁啊?”

黄毛看着银月姬长得好看,色眯眯的摸了摸下巴,跟身后的小弟们说:“呦,小娘们还跟咱们聊上天了?”

秦扬不喜欢他的目光,侧了侧身把银月姬挡得更严实,语气很不好:“想打架是吧?”

黄毛装作很吃惊的样子说:“哎呦,我好怕怕啊,你一个学生这么嚣张啊,那你今天也别走了,哥哥教教你怎么做人!”说着就拿食指去戳秦扬的胸膛。

就在他的手指即将碰到秦扬的时候,秦扬直接抓住他的食指向后用力一扭。黄毛惨叫一声,没想到这小孩力气这么大,捂住自己的手往后躲闪着,说:“啊啊啊!给我上啊!打到他亲妈都不认识!”

秦扬刚刚的举动让银月姬有些看傻了,没想到他这么一个品学兼优的学霸居然还会打架?

她本来还想出手教训这几个小混混,不过看样子用不着她上场,就把机会留给秦扬吧。

银月姬打算着一旦形势不对再出手好了,几个凡人,能成什么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