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20我很喜欢你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0-12-16 字数:3511 阅读进度:20/67

第二天一早,秦扬准时在二号楼楼下等着,银月姬又是先隐身进去再显形出来,两个人并肩一起去学校。

秦扬单手推着车,突然另一只手拉开自己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鸡蛋又拿出一盒牛奶递给沈银月:“没吃饭吧?给。”

银月姬不知道秦扬是以为自己没钱才不吃饭的,看着少年逆光的样子,有些疑惑:“给我的?”

秦扬没有看她,看向前方点点头。

银月姬接过鸡蛋和牛奶,坏笑一下,拿着鸡蛋就往秦扬后脑勺上磕,韩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啊。”秦扬捂住后脑勺一件诧异看着银月姬,“你…”

“哈哈哈哈哈!怪不得电视剧里这么演呢,感觉不错!”银月姬抱着牛奶剥鸡蛋吃,一边吃一边乐。

秦扬摸摸自己的后脑勺,低头笑了笑,没说什么,看着她鼓鼓的腮帮子心情莫名的好。

“对了,要不我们晚上在学校上晚自习吧?”秦扬有些不好意思,“如果去我们家,估计,还是什么都学不成。”

银月姬无所谓啊,反正回家也是自己一个人,就点点头答应了:“好啊”

“那就从今天开始吧。”

“可以啊。”

两人到了教室,银月姬一眼就看到李木子坐在那里。

李木子看到银月姬躲开了她的目光,期间也有几次欲言又止,课间休息的时候更是频繁,银月姬忍不了了,直接点点李木子的肩膀,后者转过头看着她。

银月姬一挑眉问:“有话要说?”

李木子脸色红了起来,垂下眼眸,似乎在做什么很重要的决定,吐出一口气点点头说:“嗯。”

银月姬瞟了一眼秦扬,对李木子说:“出去说。”

李木子点点头,两个人走到教室外走廊上,银月姬就走不动了,靠着走廊说:“想说什么?”

李木子低着头,两只食指卷着校服衣角,偷偷看了看四周来来往往的同学,低声地说:“那天的事,谢谢你。”

“举手之劳,不用谢。”银月姬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提醒她,“还有话要说?”

李木子低着头,自顾自地说:“银月,我,我知道这件事是我自己惹祸上身。我喜欢秦扬,从高一开始,就喜欢他,我和他坐过一阵子同桌,他从来不跟班级的同学打交道,就对我偶尔说的话给过反应,所以我以为我对于他来说是特殊的。”

银月姬这时想到了秦扬说的不喜欢一个人就不应该给她无谓的希望。

现在她有些理解了,你无心的一点举动,可能会在对方心里种下一颗肆意生长的种子。

不过银月姬有些不明白,问她:“你给我说这些做什么?”

李木子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而说起了别的:“我从小就是一个很平凡的人,长相平凡,成绩平凡,性格也没有什么值得别人喜欢的地方。秦扬他曾经让我以为我有自己不知道的闪光点,可是,我也知道是我自己想多了……”

银月姬不懂十七八岁的小女生是怎么想的,也不懂她说这些干嘛,但是没有打断她,安静的听她说。

李木子终于抬眼看向她,说:“那天你去救我,就好像突然降临的天神一样!”

银月姬差点脱口而出:我本来就是神好吗?

幸亏她忍住了。

李木子继续说:“我也没有什么朋友,那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在我孤立无援的时候,你选择来帮我,我真的很感激,如果没有你,我一定被她们整得很惨,所以……所以……”

“所以什么?”银月姬问。

李木子眼睛亮了亮,说:“所以,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银月姬看着她问:“为什么想和我做朋友?”

“你长得好看,又那么勇敢,还救过我,虽然成绩不怎么样,但比各项都很平凡的我来说,优秀太多,我喜欢优秀的人。”李木子说着说着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还真是奇怪,就我的观察,很多凡人都不喜欢承认别人优秀,恨不得周围的人都不如自己,你却说喜欢比你优秀的人?”银月姬看着李木子开始觉得有意思。

“承认自己的平庸不丢脸,承认别人优秀也不难,只是很多人不甘平庸想改变,但有时也会有无能为力。其实……我从第一天见到你就很喜欢你,你漂亮,不做作,我今天来还听说你跟英语老师硬刚,够帅气!”李木子说的十分认真。

听到这小姑娘把自己一通夸,银月姬有些飘飘然,努力克制住上扬的嘴角,摆摆手说:“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啦,一般般而已啦。”

李木子继续说:“我看得出来,秦扬他对你不一样,很不一样,你是没看过他以前的样子,一个只活在自己世界的人。我喜欢他三年了,所以,很难一时就放下……所以……”

银月姬感觉她说话没头没尾语无伦次的,不明白地问:“这是什么意思?这跟秦扬有什么关系?”

李木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自顾自说:“不过你放心,我会放下的,不会对你们造成什么困扰的。”

银月姬听得更是一头雾水,就在自己疑惑的时候,李木子认真地说:“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

银月姬双手抱住自己往后躲,犹豫地说:“你?我小女生不感兴趣。”

“哈哈!银月还有个有趣的灵魂!”李木子看着银月姬的表情被逗笑了,伸出手想拥抱她。

银月姬往后退下用手推着李木子的小脑袋,一脸警惕:“你干嘛?”

李木子说:“拥抱啊,我们是朋友了,拥抱一下啊。”

“我不要。”银月姬躲闪着,往教室里跑,李木子追着她:“抱一下嘛!”

咦~这小丫头,把堂堂千年堕神搞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上课的时候银月姬撑着脑袋看着秦扬,心里想着李木子说的话:“他对你不一样,很不一样。”

仔细回想一下,这段时间秦扬从对自己爱搭不理到现在,差别是挺大的,可这是为什么呢?

一定是我堂堂堕神大人有趣的灵魂,美丽的容颜和丰盈的人格魅力,银月姬想着想着笑着摇了摇头,哎,凡人啊。

“沈银月,你摇头什么意思?不同意我说的话吗?”政治老师的话把全班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银月姬身上。

秦扬看着她笑着摇头的样子,用眼神询问她:你干嘛呢?

银月姬收起笑容老老实实站起来,她压根就没听见政治老师说什么,低头看了一眼秦扬指的书上的一段话,赶紧把自己的书翻到那一页,拿到眼前。

这段话说的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秦扬默默捏了一把汗,生怕她像上次顶撞英语老师一样再闹一场。

谁知道银月姬放下书看着老师说:“我同意,老师,我完全同意,老师您说的太对了,实践出真知,是经过前人无数次实践得出来的结论,我不敢有意见。”

政治老师推了推眼睛,板着脸说:“上课好好听,我是没你同桌好看,那你也不至于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坐下吧,我们继续。”

银月姬坐下的时候莫名的脸微微发红,班里起了一阵小小的起哄声。

白楚楚回头看她,正好两个人视线对上,相视一笑。

秦扬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偏过头看着她小声说:“长记性了?”

他说着就看到沈银月和白楚楚的视线交流。

银月姬挑了一下眉,学着秦扬的样子说:“大丈夫能屈能伸。”

秦扬看了一眼白楚楚的背影,小声说:“你还挺喜欢白楚楚的。”

银月姬反问:“长得好看,人品好,性格好,成绩好,怎么让人不喜欢?”

秦扬没意识到自己酸溜溜的说了一句:“你才跟她交往几次就评价人家品性格好。”

银月姬挑了挑眉坏笑:“我会看相,你信不信,一眼就从头顶看到脚底看的清清楚楚的。”

当然除了你看不清楚。

秦扬当她说笑,斜眼看她一眼,都没再说话。

中午的时候,银月姬跟着秦扬排队买饭,只见今天他餐盘上端着两碗面,一脸疑惑地问:“你今天怎么吃这么多?”

秦扬没有回答,直接端着餐盘坐在常坐的位置上,银月姬坐在他对面。秦扬端了一碗面放在银月姬面前,说:“吃吧。”

然后把筷子放在她的右手边,他故意面无表情,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样子,淡定地吃着自己面前的这一碗面。

银月姬看看面前这碗清汤拉面,再看看对面的秦扬,问:“这是给我的?”

“嗯,快吃吧。”秦扬也不看她,只顾吃自己的面。

“不是……”

“别说了,快吃吧。”

“你怎么不问问我?”

“没事,不用谢。”

“秦扬!”银月姬拍了一下桌子,引得周围人的目光都落在这边,秦扬愣住了问她:“怎么了?”

银月姬不理会四周的目光,瞪着他小声说:“你怎么不听我把话说完呢?”

“那你想说什么?”秦扬问。

“我想说我想要辣椒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