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10你笑起来真好看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0-12-12 字数:3577 阅读进度:10/67

就在秦扬昏迷之前,他努力瞪大眼睛,却只看到了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然后好像还看到了学校校服的影子?还没来得及思考,他就失去了意识。

当秦扬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却发现是在自己的卧室?他立马坐起来,看着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卧室,试探地问:“你在吗?沈银月?是你吗?”

他当然得不到回答……

秦扬丧气地抓了抓头发起身去客厅,爸爸妈妈正在客厅商量什么,看到儿子出来了,秦妈妈拍拍身旁沙发上的空位置:“醒了儿子?感觉怎么样?”

秦扬在距离妈妈一拳的位置坐下来,试探的问:“我,怎么了?”

秦妈妈看了一眼两人之间的距离,笑着说:“你在小区门口晕倒了,是一个男孩子把你送回来的。”

“男孩子?”秦扬疑惑,怎么会是个男的?

“对啊,还是个长得十分漂亮的男孩子,说是你同学,还说你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加上低血糖晕倒了,还送了药。”秦扬妈妈拍了拍秦扬的肩膀,“儿子,爸爸妈妈忙于工作,是有些忽略你的身体状况了,找个时间妈妈陪你去做个体检吧,要不请奶奶过来照顾你?”

这是秦爸秦妈商量的结果,儿子突然晕倒,他们知道自己都有很大的责任。

秦扬摇了摇头,注意力还在送自己回家的男同学身上:“不用麻烦奶奶了,我很好,那个男同学妈你以前见过吗?”

“以前倒是没有见过,他长得那么漂亮,如果妈妈见过一定会有印象的,他穿着和你一样的校服,说是你同学,很有礼貌的一个男孩子,让他喝杯水都不喝。”秦妈回答。

一直没说话的秦爸突然开口:“也不用有什么压力,以你的成绩和能力,在哪里都是可以的。”

秦爸平时就是个话不多的人,秦扬闷葫芦的性格也是有受到秦爸的影响。

秦扬点点头:“爸妈,我先回房休息了。”

“去吧,有不舒服就跟妈妈说。”秦妈拍了拍秦扬的手背,秦扬低头看了一眼妈妈的手,突然脑海中闪过自己昏迷前看到的那双手!

那双手有着纤细的手指,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手,而且,小指根部还有一颗小小的黑痣!

秦扬回房间摸了摸自己的右肩,她用的一定是左手,只是那个男孩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小美天界感受到小区气场有异常的波动,立刻下来查看,发现是个不怎么高明的结界。

当小美闯进结界的时候,就看到单手提着雪锋凉的银月姬。

此时的银月姬双目赤红,眉心堕神印隐隐发光,右手一挥,直接用雪锋凉把面前的贪吃鬼给斩了个灰飞烟灭。

四周的结界也摇摇欲坠即将消失。

小美心一惊,跑到银月姬跟前,握住她的手腕:“银月,冷静!”

银月姬收起雪锋凉,闭了闭眼睛吐了一口气,眸色恢复正常,脸色微微苍白,说:“我没事,一打架就这样,习惯就好,走吧,把他送回去。”

这时小美才注意到倒在一旁的秦扬:“他怎么了?”

“没事,我给弄晕了。”银月姬走过去正准备拉起秦扬,小美拦住了她:“你看起来还是不太好,我来送他。”说完大手一挥隐了银月姬的身形,自己变成穿着校服的样子,在结界消失后扛起了晕倒的秦扬。

“自行车怎么办啊?”银月姬跟在后面问。

“要什么自行车。”小美回答,但还是打了个响指让自行车自己转动起来跟在后面,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吓到小区里的过路人,还是隐了自行车的身形。

小美把晕倒的秦扬送了回去,隐身的银月姬进了秦扬卧室后直接穿到自己的卧室。

小美从秦扬家出来后直接进了银月姬的卧室,靠着门框看她瘫在床上:“你怎么了?杀个小鬼动这么大气?”

银月姬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了,大字一样瘫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正常正常,不过我被那贪吃鬼恶心到了,一只贪吃鬼哪里来的力量张开挺大的一道结界?还跟我过了两招。你不觉得可疑吗?”

小美低头沉思了一会:“或许,这就是你这个守护灵存在的必要吧。”

银月姬看着他:“你再不告诉我秦扬有什么身份,哪天我和他一起被人吃了你都不知道。”

小美掀了掀眼皮:“你是不老不死的堕神,唯一一个集妖丹与仙骨于一身的堕神,几千年出你这么一个玩意,你死不了。”

银月姬坐起来看着他:“你偷听我跟花媱说话?”

小美没回答,翻了个白眼准备出去。

这曾经的主仆俩翻白眼的功夫可是一等一的。

“哎,你不是回天界了吗?怎么回来了?还走吗?”银月姬坐起来问小美。

“感受到异动怕你搞不定,还要在上去一趟。”小美回答完就出去了。

高三生的周末只有一下午,周日上午还得上课。经过昨天的事,秦扬满脑子都是那只左手的样子,今天一定要逮到机会观察一下银月姬的左手,如果有那颗痣,那基本就确定她就是那个声称是自己守护灵的红衣女人。

银月姬刚坐下,秦扬的眼睛就往她的手边瞟。

李木子回头给银月姬打招呼:“早啊银月。”

银月姬回她:“早,木子。”

然后就拿出一本和秦扬一样的书翻到同样的一页,然后开始发呆。

秦扬偷偷看向右边的银月姬,她的左手手肘放在桌子上,手耷拉在桌面下,看不到……

不行,得做些什么,秦扬干咳了一下,找了个话题问:“那个,你作业写了吗?”

在教室里秦扬从来没有主动给自己说过话,此时的银月姬挑起眉毛疑惑地看着秦扬,用右手指着自己:“你在跟我说话吗?”

秦扬看向她的右手,不对,应该看左手才对。他点了点头,眼睛往银月姬的左手瞟去。

他的这点小动作都被银月姬看在眼里,敢情这家伙是想看自己的左手啊,偏不给你看。

银月姬这样想着,随手把左手揣进裙子的口袋,右手把昨天写的卷子递给秦扬:“干嘛?你想抄我的作业啊?”

秦扬看了一眼她的试卷,看到她站都站不起来的的字体,皱了皱眉头:“你这作业哪里来的自信让人抄?”

银月姬不服气,反驳他:“你别看这字写的不好看,不是我的问题,那是笔的问题,这笔太难用了,真不知道你们怎么用的,真不如毛笔好用。”

“你还会写毛笔字?”秦扬有些惊讶,银月姬这爬一样的字体,居然是个会写毛笔字的人?

“小瞧我?我可是各种字体都会写,什么小篆隶书的都不在话下,分分钟秒杀全场。别说全班了,全校都没有我的对手我告诉你!”银月姬开始嘚瑟起来,小表情骄傲得很呢。

老娘活了几千年了,这个毛笔字算什么。

秦扬看着她这幅模样,低头浅笑:“真是话多。”

自己只说了一句,她不回个七八句不带停的。

银月姬第一次见秦扬笑,虽然是淡淡的浅笑,但也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过。

银月姬故意凑到秦扬脸前,直面着他,小声说:“哎,你笑起来真好看。”

秦扬下意识往后躲,看着直直盯着自己的银月姬,呼吸不自觉急促起来,这场景,她这张脸凑得这么近,真像那天晚上那个红衣女人强迫自己睁眼看她的样子!

秦扬眼神中不自觉流露出一丝惊悚,赶紧低下头假装背书。

银月姬一脸迷茫,自己刚刚明明是很撩人的姿态,这小孩怎么一副见鬼了的样子啊?不应该啊,我银月姬的撩人功力退步了?

自我怀疑中……

李木子默默注意这他们两个人的互动,平时他们俩一天都说不了一句话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班主任老八拿着书走进教室,开始每天必念的话:“同学们,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是脑子最清醒的时候,一定要抓紧时间背书……”

老师的声音总是有一种魔力,催眠的魔力,比世上最强的催眠大师都厉害。

银月姬从老八一张嘴,就开始昏昏欲睡,书摊开放在桌子上,小脑袋一歪一歪的。

秦扬对于她瞌睡的模样都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是这样,此刻他却一直悄悄盯着她,期待着她把左手掏出来放在桌面上。

可银月姬的左手一直塞在裙子口袋里,拿右手支撑着脑袋,远看像在看书一样。

老八拿着书在教室里巡视,看到睡觉的男生就毫不犹豫地给他后脑勺一下,看到睡觉的女生就踢踢凳子叫醒她。

老八这个人年纪不大,脾气也挺好,跟同学们相处起来像朋友一样。

他本人姓曹,虽然是个男人,可却热衷于八卦,什么学生之间的,老师之间的,甚至娱乐圈的八卦,他都知道,有时候还会和同学们闲聊两句,班里的同学发现他这一属性之后就亲切的叫他老八。

秦扬眼看着老八往最后一排走过来了,好心碰了碰银月姬,小声说:“老师来了。”

银月姬立刻坐直身体,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用手拨了拨头发,两个手肘挣着桌子,手垂在桌面下开始打哈切。

秦扬还是看不到她的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