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神与少年 7书呆子

小说: 请叫我堕神大人 作者: 暮春墨客 更新时间:2020-12-12 字数:3451 阅读进度:7/67

银月姬听到白楚楚这个名字,抬头看了一眼,一个同样穿着校服套装的女孩子走进来,黑发如瀑,杏眼有神,整个人看起来温柔且有力量,画风和气质都跟教室里这帮毛头小子黄毛丫头都不一样。

同样是白色衬衫半袖加上灰色百褶短裙,人家穿出来是一个样子,其他人穿出来是一个样子,啧啧啧啧,人与人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银月姬多看了两眼这个白楚楚,其实女生比男生更爱看美女。

这白楚楚从外面进来,竟直接朝着银月姬走过来,笑容文静又大方,声音也很温柔:“沈同学,我是班长白楚楚,这是你的饭卡,老八让我交给你。”

银月姬看着美女心情好,接过饭卡的时候还偷摸了白楚楚的手,一只手支着脑袋也笑起来:“谢谢,对了,叫我银月就好。”

白楚楚红了脸,她的目光好奇怪,怎么有种撩人的姿态,还是笑了一下:“银月。”说完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轻轻吐了一口气,摸了摸红红的脸。

她回到座位的一举一动都落在银月姬眼里,银月姬勾了勾唇角:“可爱。”

秦扬悄悄看了一眼新来的同学,心里还在琢磨她到底是不是那天晚上看到的女人。

银月姬本以为校园生活很轻松,谁知道第一个难题就出现了-----秦扬上厕所。

银月姬一上课就困,即使过了几千年,老师拿着课本讲课的画面催眠效果还是绝佳,奈何她一下课就精神,然后就支着个脑袋盯着秦扬看。

对于她这样的举动,教室里的同学统一给她划到花痴的行列去了。

也难怪,毕竟秦扬是校草,这颜值,谁看了不花痴。

第二节课课间,秦扬拿着水杯出去了,银月姬感受到意料之中的拉扯,叹了口气也拿着水杯出去了,跟秦扬保持着最远距离。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教室,教室里又开始窃窃私语。有女生看银月姬出去了,就大声说:“这个新来的脸皮还挺厚,就这么直勾勾盯着秦扬,秦扬出去她也跟着出去,不要脸。”

白楚楚听见了,回头说了句:“人家是新来的,别这样。”

说话那女生翻了个白眼。

其实她们都很嫉妒白楚楚,人长得好看,学习也好,性格也好,不娇柔不做作,简直就是人间理想,只是不愿意承认。

银月姬提溜着水杯跟在秦扬身后,水房在走廊的另一头,也就意味着要去水房,就要路过高三一到四班所有的教室。

银月姬看着走廊上站着都是人,不明白青春期的高中生怎么想的,一下课不出去玩,一个个站走廊上干嘛。

高三一班来了个漂亮的新同学,还和校草秦扬坐同桌,这个消息一下课就传到了各个班级。在同学们的注目礼中,两个人前后来到水房。

秦扬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银月姬,没说话,放下杯子还没接水,转身就出去了。

原来水房拐角的楼梯口是厕所。

厕所!银月姬心里有点尴尬了,这大庭广众之下的跟着进男厕所不合适吧?水房里还有其他人自己突然隐身也不合适吧?

银月姬亦步亦趋走过去,发现男厕所跟女厕所是隔壁,如蒙大赦,赶紧跑进女厕所等着,等着秦扬解决完毕。

女厕所里的女孩子们看着新来的女同学进厕所就傻站着,开始偷偷窃窃私语。银月姬刚准备回头给她们一个眼神,感受到羁绊的拉扯,没来得及跟她们计较,甩了甩头发就出去了。

“为什么跟着我?”秦扬进水房接水,突然问这么一句。

不知怎么的,水房里十分配合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银月姬也学着他的样子接水,说:“同学,你在跟我说话吗?”

秦扬其实很想问她是不是前天晚上那个女人,又怕被人当成疯子,没再说话,只看了她一眼,出去了。

银月姬的水还没接完,匆匆忙忙就被拉出去了,内心吐槽:“鬼羁绊!还有,这小孩怎么这么怪啊,书呆子。”

整个一上午,秦扬就跟银月姬说了这么一句话,还没得到想要的回答,对于她每个课间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也视而不见,毕竟,这样的眼光,秦扬也是见得太多了。

课间,就在银月姬趴在桌子上看着秦扬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踢了踢自己的凳子,然后身后就响起一道女声:“哎,让一下。”语气很不友好。

银月姬懒洋洋地回头看,一个烫着大波浪的女孩子,姨妈色口红乍一看像中毒了似的,往下一看,校服衬衫半袖给改成了露脐装,及膝的百褶裙裙子也变成了迷你裙。

银月姬勾了勾唇角,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女生,眼角瞟到周围的人都看着她们两个,吃瓜群众倒是什么年代都不缺。

她倒想看看这女孩儿想干嘛,十分配合地站起来坐到李木子旁边的空位置上,也就是自己的前座,静静地看这个女生表演。

银月姬小声问李木子:“哎,这人谁啊?”

李木子凑到她耳边小声说:“艺术班的路好,秦扬的仰慕者,之一。”

银月姬笑了:“仰慕者还之一,怎么,秦扬有很多仰慕者吗。”

李木子的脸微微红了一下,点了点头,小声说:“很多。”

“学校,还允许打扮成这样吗?”银月姬看着路好的装扮,怎么看都不像是高中生还有的样子。

李木子悄悄说:“她们是艺术班的,跟咱们普通班的学生不一样。”

银月姬点头表示认同,是挺不一样的。

只见路好换了副面孔,一脸娇羞的坐下来,从背后拿出一个粉蓝色的小盒子,放在秦扬桌子边,把耳边的头发别到脑后,说:“秦扬,昨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发信息也没见你回,生日快乐!”

秦扬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写着上节课的笔记。旁边注视的眼光越来越多,银月姬双手环胸背靠着桌子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路好似乎不在意秦扬这样的态度,捋了捋头发继续说:“这是我自己做的小饼干,做了很久的,你看我的手指都被烫红了。”

路好张开五指给秦扬看,可秦扬表现得跟个聋哑人没什么区别。

路好尴尬的看了一眼四周,整理好表情,继续说:“那……秦扬,你先学习,我不打扰你了,快上课了,我先回去了,饼干记得吃哦!拜拜!”

她说完像没事人一样挥挥手一蹦一跳跳出教室。

周围看戏的人因为路好的离场也散了,银月姬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只有李木子还在看着秦扬,小心翼翼开口:“秦扬,这个饼干你要吃吗?”

秦扬不讨厌前面这个小女生,虽然她的心思也很明显,他闻言还是礼貌的摇了摇头。

李木子看着秦扬的反应眼睛一下子就亮了:“那,我可以吃吗?”

银月姬看着这个粉蓝色的盒子,饼干?很好吃吗?

李木子双手捧过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用透明的袋子包着一颗一颗小曲奇,饼干下面还有一包一包最近很火的辣条。

李木子拆开饼干包装,丢了一颗到嘴里:“好吃,额……不过,怎么跟桂坊的味道一模一样?”

银月姬这才看懂了,原来这李木子这是想拆穿路好,明明是买的饼干非说自己做的,这两个小丫头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银月,你尝一个。”李木子递过去一颗曲奇。

“我不吃凡间食物。”银月姬下意识回答,在李木子疑惑的眼神中,赶紧改口,“我是说,我不爱吃甜食。”

“那这里还有辣条,你要吃吗?额,秦扬你不介意吧?”李木子拿着辣条看着秦扬,秦扬却没在搭理她。

“辣条是什么?”银月姬诚心诚意的发问,是真的不知道。

李木子笑了起来:“银月,你真可爱,给你吃。”

她说着拆开一包辣条塞进银月姬嘴里。

银月姬将信将疑的嚼了两口,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嗯?还挺好吃!这叫什么?”

李木子把辣条包装袋给她看,说:“就最近很火的辣条啊,这个学校小超市就有卖,你想吃下节课课间我陪你去买。”

“好啊好……”银月姬刚想满口答应,斜眼看了一眼秦扬,这个家伙不挪窝,自己怎么能出去?然后改口道:“没事,不用了,不用了。”

李木子看不懂银月姬为什么看了一眼秦扬就不去了,秦扬明明一点反应都没有啊,于是把盒子里的辣条都给了银月姬:“都给你。”

银月姬双手接过,微笑着看着像主人一样分配秦扬礼物的李木子,后者还把粉蓝色的盒子放在了自己的桌兜里,银月姬笑笑没说话。

秦扬之所以不讨厌李木子,一是因为他们两个做了两年的同班同学,二是他偶然看到李木子给学校树林里的小鸟做窝,笨手笨脚爬到树上放鸟窝的样子,让他觉得她是个单纯善良的女生。

可今天李木子一系列的所做所有,银月姬看在了眼里,小丫头喜欢秦扬的心简直不要太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