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泻药

小说: 男主傅战熙女主宋迎晚 作者: 傅总,你的娇妻又爬墙了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162 阅读进度:245/248

傅战熙唇角带着溺宠摇了摇头看着急匆匆冲出去的人,端起桌子上的盘子去厨房。

收拾完车祸现场般的厨房,这才踏着点走进傅氏集团。

到了顶层扫了一眼办公室门口空荡荡的座位,想着得尽快让人事给他找秘书了。

推门走进办公室,刚坐到老板椅上,就听到敲门声,看清来人是苏芸惜后,眼中露出诧异。

她挨了自己一巴掌,居然没走,有意思是什么支撑着高傲清冷的人咽下这口气,继续留在自己身边。

“傅董事长,您要的文件已经准备好。”

随后打开蓝色的文件夹,放到宽大的办公桌上。

傅战熙看了她一眼,想到文书雅一会儿就来,现在换人做恐怕时间来不及。

对着她点了点头,傅战熙认真的阅读起来,苏芸惜见状悄悄的退出去。

二人都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对昨天发生的事只字不提。

傅战熙手中的笔不停的写写画画,快速修改着不合理的地方。

刚合上文件夹,就听到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苏芸惜带文书雅进来,动手给她泡了一杯红茶,这才退出去。

“傅董事长。”文书雅率先打破沉静:“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文董事,说说你的想法。”傅战熙双手环胸直奔主题。

文书雅端起茶杯轻呡了一口:“宋氏集团派人加入新能源研发,研究成果共享,傅氏扶持宋氏将新能源这块做起来。”

“文董事,不怕吃多了撑坏肚子。”傅战熙嘴角噙上一抹冷笑。

刚说完,他的肚子咕噜起来,脸色变了变,说了声抱歉,大步去往卫生间。

龙城公安局法医科,宋迎晚捂住肚子往厕所奔,心中纳闷她早上做饭时也没有乱加什么东西,怎么会拉肚子呢。

蹲在厕所里给傅战熙打电话,看看他是不是跟自己一样,要是一样,她就得化验大便看看是什么情况。

“阿战,你有没有拉肚子。”电话接通,宋迎晚眉头皱了起来。

“晚晚,你也是吗?”傅战熙直泻而下。

听到电话里面传出的动静,宋迎晚直接说道:“留便,找人送过来。”

傅战熙一脸黑线的看着黄水一样的大便,心中琢磨着要怎么留。

听到电话里传出同样的声音,嘴角露出笑容:“晚晚,我们这也算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

“我怀疑早上的饭被人做了手脚,但这只是猜测,具体结果得等化验结果出来。”

又窜了一股的傅战熙,发愁的问道:“这样的大便怎么收集,我也没有相应的器皿。”

宋迎晚嘴角暗抽,这种白痴问题也提,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问自己的逗自己玩。

“找个干净袋子,直接往里拉。”

没好气的说完,直接挂断电话,她可不想在听一些奇奇怪怪的提问。

傅战熙看了一眼手机,看看四处的环境,发起愁来他要到哪里寻找干净的袋子。

等在办公室的文书雅,端着茶杯打量傅战熙的办公室,心中和自己的办公室做比较。

一杯红茶喝完,还不见傅战熙出来,眉头轻蹙起来。

这傅战熙不会是故意找个理由晾着自己,好让自己知难而退,可她凭手中的股权,完全有一票否决的权利。

走到宽大的办公桌前,看到蓝色的文件夹,顺手翻了起来,看到里面的内容,瞳孔瞬间放大,居然是跟自己公司合作起草的合同。

瞧了瞧左右两侧,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快速的浏览起来,看完后心中了然。

傅战熙这小子做事还算合理,想到以后的两家的合作,还得靠傅氏集团,要是得罪死了无疑是堵自己的后路。

合上文件夹,恢复到原来的位置,文书雅端着茶杯打开门,对着苏芸惜说道。

“劳驾苏秘书给来上一杯水,然后关心一下你们的傅总。”

苏芸惜一听立即起身,走进办公室的卫生间,敲了敲玻璃门:“傅董事长,您不舒服吗?”

“去找个干净的塑料袋,顺着门缝塞进来。”瞬间觉得有救的傅战熙立马下令。

搞定好一切,傅战熙又把绝影找来,郑重的将收集好的便便交给他,让他务必亲手交给宋迎晚。

不明就里的绝影点头,郑重的接过,揣到怀里转身往外走。

傅战熙对着他的背影伸出手,想要告诉他一声,就被文书雅出声打断。

见傅战熙脸色难看,文书雅也不想浪费时间,自动降低标准,提出了比合同略高的要求。

挑了挑眉,傅战熙扫了一眼桌子上的文件夹,直接拒绝。

文书雅没想到,傅战熙会是这种态度,震惊的看着他。

“想必,文董事已经看到桌上的合同,如果你同意,我们现在就签,要是不同意就此作罢。”

阴着脸文书雅,在苏芸惜抱着的文件进来后,仔细的看了一遍,见与自己先

.

-->>

前看的内容一致,便二话不说签字。

傅战熙挑眉,没想到文书雅,居然真的同意了,拿笔签下自己的大名,将后续的事情交给苏芸惜,转身大步流星的进来厕所。

龙城公安局法医科,宋迎晚两腿发颤的坐到自己的位置,没想到绝影会来找她。

看着绝影从怀里掏出塑料袋,郑重的递给自己,宋迎晚突然出声:“绝影,你家先生有没有告诉你里面装的是什么。”

“没有。”绝影诚实的摇了摇头。

宋迎晚嘴角扯出一抹坏笑:“是你家先生的黄白之物。”

绝影一脸蒙圈的看着宋迎晚,宋迎晚无趣的冲着他摆了摆手,拿起塑料袋往检验室走。

出了法医科,绝影掏出手机开始百度,看到搜出的结果,立马脱掉了西服外套,脸扭曲到变形。

从检验室出来,宋迎晚拨通了傅战熙的电话:“我们的早餐被下了泻药。”

“知道是哪种吗?”傅战熙皱眉问道。

“医用硫酸镁,一种做肠镜前喝的强烈泻药。”

电话中二人沉默了,牛奶、面包是袋装的,鸡蛋是新煎的,泻药是怎么下到他们的食物里。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