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3 我是只猫3

小说: 你是银河赐给我的糖 作者: 奶味方糖 更新时间:2020-06-30 10:43:19 字数:5287 阅读进度:196/200

有些许细小的灰尘落在陌子尚的脸上,陌子尚伸手去揉了揉,反而把脸弄的脏兮兮的,有几分滑稽。

顾念念看着,挺面无表情的。

“看我干什么啊?担心我掉下去死掉啊?”陌子尚嘿嘿一笑,多了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似乎现在正坐在椅子上跟别人说笑。

“我怕你不是病死的而是摔死的。”顾念念说道,面无表情的样子有些冷。

“说这么多还不是担心我哈哈,放心吧!”陌子尚笑呵呵的说道,他看着顾念念。

顾念念也没说话,看着下面明明很困难的采药还是装作一副轻松模样的陌子尚。

贱。

“这些够了吗?”陌子尚有些困难的把自己刚才采到的药都扔到上面来,顾念念看得见刚才那一块地方已经秃了。

“……差不多了,上来吧。”

顾念念说道,她瞥了一眼陌子尚,这药每次每次顾念念其实用的不多,最多也就一小株就让别人觉得疼的死去活来,更别说这一大捧了。

“好嘞!”

陌子尚没心没肺的笑着,顾念念小心翼翼地把地上的淡黄花捧在手心里面,然后才把目光落在陌子尚身上。

本来就是悬崖,又没有什么安全措施,下去容易上来难。

顾念念就站在旁边,并没有打算伸出手帮他的意思。

“嘿哟!”

陌子尚动作困难的拽着一根树枝,爬了上面,身上难免沾了些灰尘,他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回头望深不见底的悬崖看了一眼。

“走吧。”顾念念说道。

“好。”

陌子尚也不觉得无趣,跟在顾念念的身后,一边弯腰去拿地上的剑,顾念念步伐放得挺慢的,却见陌子尚还是没跟来,倒是传来了一声又一声的嚎叫。

“哎哟……”

顾念念不耐烦的往后一看,才看见陌子尚被树根缴住了脚,正在拿剑暴躁的把树根切断。

“小爷我还治不了了你?给你割断!还敢绊我!”

陌子尚挺不服气的一张脸,顾念念挺不耐烦的,分明直接解开就可以了。

“幼稚。”顾念念说道,皱了皱眉。

“嘿,小爷我混了这么多年一向是有仇必报!今儿个我肯定把这个树根切断了!”陌子尚说道,一股子狼崽子的狠意。

顾念念轻呵一声,扭头就走。

陌子尚站起来跟着,却不想被半断不断的树根绊了一跤。

“哎哟!”

听着身后传来的独属于陌子尚的哀嚎声,顾念念烦躁的加快了速度。

陌子尚急忙抓起了地上的剑,跟在顾念念的身后,一边不着调的说着:“你走那么快干嘛!?我腿受伤了啊,苍生道长!”

“苍生道长!~”

陌子尚说着说着,还撒起娇来,语气中总带着几分娇嗔的意味,听的顾念念鸡皮疙瘩起来了,反倒是走的更加快了。

“苍生道长!你怎么还走的越来越快啊!”陌子尚说道,一边大声的嚎着,一边说道。

“闭嘴!”顾念念一向清净惯了,讨厌身边的吵杂。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能别走那么快吗?算我求你了!”陌子尚声音属于帝王音,撒起娇来确实有些违和。

顾念念甚至把脚步放到了最快。

“苍生道长!”

顾念念停下脚步,转过头皱着眉,说道:“再不闭嘴我把你扔到悬崖下面喂老虎!”

陌子尚不敢说道,委屈巴巴地看着前面的顾念念,然后一瘸一拐地跟上去。

-

回了院子。

穷年乖乖的在后院里面劈柴。

顾念念小心的从一边拿出一个簸箕,把怀里面保护的很好的淡黄花放进去。

“哎哟……”

陌子尚的脚踝已经高高的肿起来了,顾念念也没管他,先是在厨房里面用盆子接了一盆子冷水。

“苍生道长,给我看看呀。”陌子尚说道,委屈巴巴的坐在椅子上,撩开自己的衣袍,三下五下就把自己的脚踝露了出来。

陌子尚瞧着顾念念,顾念念着才走到自己的面前,她看了一眼脚踝。

已经肿的老高了,但是顾念念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她转去厢房拿了一个医药箱出来。

“放上来。”顾念念说道,把药箱放在了桌子上,目光放在自己身侧的一个椅子上面。

“哦……”陌子尚慢吞吞的抬着自己的腿,放在了椅子上。

顾念念呼了口气,把药箱打开,从里面掏出了几个瓶瓶罐罐。

“疼就给我憋住了,叫出声我让你更疼,懂?”顾念念照例说着,拽着手中的小瓶子轻轻一笑。

陌子尚被吓得不轻,在江湖这么多年,对于顾念念的手段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这冰美人下手可重了。

“嗷……”陌子尚不禁颤抖了一下,随后抿紧了唇,生怕自己泄出一个“疼”字。

“嘶……”

陌子尚尽量的不想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感受到顾念念的手段之后,却生生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顾念念轻轻勾起了唇。

啧啧。

后院的穷年敏锐的感觉到了陌子尚的声音,默默的轻微颤抖了起来。

啧啧,到底是什么胆儿啊,敢让师父医治,如果不是什么绝症的话,这人也忒大胆了些。

“嘶……疼疼疼!”陌子尚终归是发生了惨叫声。

“闭嘴!”

顾念念手下一重,恨不得把人整个脚剁下来。

“嘶……我求你了,轻点轻点,我不要命的啊。”陌子尚嗷着,惨兮兮的说道。

陌子尚盯着顾念念,却没放轻手上的动作。

看着顾念念面无表情,陌子尚顿住了目光。

冰美人是真的美。

“好了。”顾念念神色淡然地收回了手,顺势收拾好了药箱。

“啧啧啧,最毒妇人心啊。”陌子尚说道,看着自己收拾好的脚踝,咂咂舌。

“……再多说一句我今儿个把你毒死在这儿。”

看着顾念念转头就离开的步伐,陌子尚默默的闭上了嘴巴。

-

午时。

穷年这孩子受惩罚是第一名,这劈柴劈的炉火纯青。

刚到午时,穷年就已经把柴劈的差不多了。

“师父!师父!”穷年吆喝着,笑嘻嘻的吼着:“我劈完啦!”

“嗯。”顾念念点点头,看了一眼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柴。

“去做饭。”顾念念瞥了一眼愣在原地的陌子尚。

陌子尚:“……哦。”

小绵羊撩了他就跑,天下可没有这样的好事儿。

“陆……陆晟你放开我。”顾长安看见陆晟就腿软,他可不想再提及几个月前的痛苦经历。

“放?我告诉你顾长安,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

陆晟捏着顾长安衣领的动作愈发的重,眼底一片猩红的执念和疯狂。

近距离的看着这样的陆晟,顾长安当时害怕极了。

陆晟看着顾长安的眼神像是在看自己的所有物,顾长安的眼泪便这么掉落了下来。

“呜呜呜……陆晟你欺负我!”顾长安从小娇生惯养,哪里被人这样看过。

男人的气势强大,恶狠狠的样子让顾长安瞬间吓哭。

生存模式就是这样,晚上的温度会极速下降,人们没有足够的柴火就不能维持身体的温度。

“等着。”陌子尚说道,在面前那张倾盆大口中打下了一颗散弹枪子弹。

“嗷呜——”那头“狼”吃了颗威力巨大的子弹,一声凄厉的惨叫,激发了陌子尚体内的战胜欲。

陌子尚拽着那只如同狼的野兽头皮,掏出自己捡到的大砍刀一把把它的皮毛撕了下来。

白色的上衣瞬间就被血侵染了,陌子尚面不改色的把手中的皮毛扔到了火堆上面。

不时火堆里面就传来了一阵肉香。

“你这是再找吃的吗?”顾念念几乎都要流口水了,看着陌子尚问道。

“千万别吃,越香的东西越有毒,我只是把皮毛撕下来给你们取暖。”陌子尚说道,那头野兽的皮毛被撕扯了下来,整个身上只剩下了肉身,被它身后的那群野兽撕扯的七零八落,甚至最后只剩下一些骨头。

“嗷呜!”

往上的野兽越来越多,陌子尚一枪一个。

“你们谁还有散弹枪子弹?给我一些。”陌子尚说道,S686的后坐力挺大的,震的他手麻。

顾念念走在前面,似乎是烦了,顾念念连刀都没抬起来,慢吞吞的和军师走在前面。

军师轻轻问了一句顾念念:“顾小姐,您这胆子非常人所有啊!”

顾念念没做回答,看了一眼军师。

“这个温小姐从小跟在先生的身边,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般哭哭啼啼的模样,我们先生还愿意惯着她,到现在……啧!”

军师并没有把话说完,顾念念也并没接下话把,只是慢吞吞的继续往深处走。

他们走了这么久,也不过是把这林子摸了个皮毛。

“子尚……”

陌子尚走在顾念念的身后,耳边全都是温庭遥的哭声,心烦得很。

温庭遥轻轻开口,整个人几乎就贴在了陌子尚的身上,死死抱着他的胳膊不放。

“子尚我走累了,你背我好不好?”温庭遥问道,语气撒娇。

陌子尚没回应,皱着眉继续往前走,温庭遥以为是对方没听见,跟在陌子尚身边继续说道。

陌子尚还是没理她。

这个时候温庭遥才发现自己好像真的让陌子尚觉得烦了。

“子尚,你是不是觉得我烦了?”

耳根子好不容易清净了,陌子尚就听见了温庭遥的问话,道:“你别这样。”

“陌子尚,你我青梅竹马多年,如今却觉得我烦了?我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温庭遥问道,刚刚才干了的眼泪珠子又要砸落下来。

“你能不能每天不要哭哭啼啼的,我听着心烦,还有,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可能,我只是把你当做我的妹妹。”

听着陌子尚万万没想到的话,温庭遥伤心欲绝:“我要去找异兽!证明给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无能!”

温庭遥说完就跑了。

顾念念瞥了一眼温庭遥钻进草丛中之后便再找不到了,顾念念心想着这是个好办法,可以让陌子尚和温庭遥在一起了。

“这林子凶险万分,温小姐孤身一人又手无寸铁的,我们跟上去吧。”

顾念念提议道,转过头看陌子尚。

陌子尚抿唇,点了点头,若是温庭遥在这里遇害了,自己也没发回去交代。

“啊!”

属于温庭遥独特的声音发出了尖叫,就在不远处,那尖利刺耳的尖叫顾念念都觉得自己耳朵要被震坏了。

“别过来!别过来啊啊!”

温庭遥惊叫着,她穿的是中跟小皮鞋,走起路来不方便,刚才鞋卡在了树根当中,温庭遥不可能走路不穿鞋,蹲在地上开始了拔鞋,试图把鞋跟从树根里面拽出来。

温庭遥这边还没拽出来呢,就听到了正前面传来了脚步声,并不像是人的,温庭遥一抬头就看见一条狼整走向自己。

那头狼威武凶猛,看上去并不好对付更别说自己手里连把枪都没有。

“嗷呜!”

温庭遥闭上眼睛惊叫,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让那头异兽距离自己远一点,可是却听见了异兽传出了一道凄惨的叫声,直冲云霄。

温庭遥把眼睛迷城一条缝儿,才发现原来那头狼已经跑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温小姐,您没事吧?”军师带着人走到温庭遥面前,小心翼翼的问坐在地上,一身狼狈的温庭遥。

温庭遥特别傲慢的别开了脑袋,说道:“若是陌子尚不亲自过来跟我道歉,我是不会和你们一起的。”

“先生那边现在正忙着对付异兽呢。”军师说道,有些为难。

温庭遥没说话也没做出退让。

-

“你们让开些!”顾念念的声音传来,她从一个草墩里面窜出来。

“嗷呜!”

一声嚎叫传过来,温庭遥仰起头看着逐渐走进这边的异兽,害怕的歇斯底里的把手边上的军师推了出去。

“你们去给我拦住它!不准靠过来啊!给我死啊!”温庭遥一边歇斯底里,一边趁着自己身边的人不注意把他们推到异兽的脚边。

异兽一垂头就看到了军师在自己脚边,正是异兽的暴躁之时,它哪里管脚下的认识什么感受,一脚踩在了军师的胸躺上面。

趴在军师旁边的地上的几个小喽啰亲耳听到了肋骨断裂的声音,随后看着军师分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口溢鲜血而亡。

顾念念喘了口气,看了一眼已经变成尸体的军师,虽然他有时候的话让自己觉得不舒服,但是这个人的确是挺不错的。

“你们这群废物!快拦住啊!!”

温庭遥双腿瘫软无力的坐在树根上,她歇斯底里的叫刚才被自己推出去的随从们。

随从们哪里还顾得上温庭遥,急匆匆的跑了。

“你看什么!给我杀了它啊!你这个卑贱的下等人!”

温庭遥把目光放在远处的顾念念身上,顾念念和异兽对站着。

“温小姐,请你注意你的言辞!”

顾念念皱着眉说道,她十四等人没错,但是她是整个繁国的佣兵之王,就是一区的人见了她也要礼让三分。

“啊啊啊!废话干什么!杀了它!杀了它!”温庭遥疯疯癫癫的叫着,不断重复这一句话。

顾念念别开了目光,看着面前已经暴走的异兽。

异兽的脖颈正在滴下鲜血,是因为顾念念刚好听到这边传来了温庭遥的尖叫声,赶过来的时候异兽已经要打算动手了,于是才把匕首狠狠刺入异兽的脖子。

顾念念抬起弯刀,和异兽厮杀着。

“嗷!”

现在还在林子外围,遇见的异兽攻击力不强,只是看着凶猛罢了。

异兽穿出来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惨,直到最后浑身是伤的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

“杀了它!没想到你这下等人还真有点厉害!”

温庭遥看着顾念念,说道,虽然不承认,但是顾念念的确实在眼皮子底下把那头异兽弄死的。

陌子尚寻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异兽倒在地上,顾念念正走到它的脖颈前在找什么东西。。

“子尚!子尚你看我杀死了异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