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蓝染与斑

小说: 木叶之无限分身 作者: 裴骄大姥爷 更新时间:2020-06-30 10:28:38 字数:4441 阅读进度:382/382

“蓝染大人”

究极吸血魔兽的身躯虽然庞大,但他的真正要害却与一般的生物不同,哪怕是头部被打爆也不会对其造成致命伤,因为他的本体隐藏在下半身,那里才是他的本体。

所以他刚刚被拦腰斩断,看上去是要人命的伤势,但想要杀死吸血魔兽,还不够。

只不过虽然没有死,但也是受了重伤,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现在的他,已经无法维持究极体的形态了,当光芒散去,吸血魔兽已经变回了完全体。

而就连究极体的他在斑手下都是被轻易击败,就更不要说现在的重伤之躯了。

所以,他才会慌忙的呼叫着蓝染。

斑也没有急着补刀,而是看向了天空中的蓝染。

如果换做以前,吸血魔兽还能造成一些威胁,但现在斑自身眼界与实力都有了十足的提升,哪怕是一般的超影级别,也已经不放在眼里了。

现在他唯一的对手,就只有蓝染惣右介那个男人。

而听到了吸血魔兽的呼喊以及看到了斑的注视,蓝染面无表情瞬间来到了地面,站在了吸血魔兽的身旁。

“蓝染大人”

吸血魔兽吐出一口血,眼神中带着希冀看向了蓝染,然而后者却连看他一眼都没有

“还能说话啊”蓝染拔刀,用眼角的余光瞥向了吸血魔兽,轻笑道“真是顽强的生命力,只不过与实力不相称的生命力,只是一种浪费罢了。”

挥刀,一声过后刀剑入体,蓝染冷漠的看着吸血魔兽眼中不可置信的眼神,然后抽出了刀。

“你你这混蛋没有我,你怎么可能发展到这种程度是我将圣主的所有情报以及行踪报告给你的你这家伙”

虽然身受重伤,但在极致的愤怒之下,吸血魔兽突破了极限,大声的吼了出来

“你似乎理解错了什么呢。”蓝染低下头,看着因为愤怒而扭曲了脸庞的吸血魔兽,嗤笑道

“从一开始,便不是你选中了我,而是我选中了你啊。”

他向前走去,越过了吸血魔兽的身体,来到了斑的身前,也不知道在对吸血魔兽与斑谁说“所谓的信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便是依赖吧,那是弱者的行为,对我来说,是没有必要存在的东西。”

听到这句话,吸血魔兽还想要说什么,但生命力的迅速流失令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的身上出现了灰色的斑纹,斑纹在极短的时间内扩张到了他的大半个身体,看上去就像是被石化了一样。

“吸血鬼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啊”蓝染摇了摇头“如果是一般的生物的话,恐怕早就死了吧,但吸血鬼却可以通过石化自己后慢慢的恢复,这也是他们被称之为柱中人一族的原因。不过,柱中人也没有特指什么种族就是了。”

吸血魔兽自然不是真正的柱中人,但他本身就有着石化生物的能力,在数码宝贝当中,他就曾石化过花仙兽。

现在石化自己,当然也是能做到的。

“还真是冷酷无情啊。”

看到蓝染做完这一切,斑眉头微皱“跟随自己的部下就这么被你舍弃了吗”

“啊是我刚刚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蓝染用手摸了摸额头,一副头痛的样子的说道“抱歉抱歉,那我就再简单说一遍好了。”

他正视着斑,眼神中充满了冷漠,就好像刚才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从一开始,蓝染惣右介便没有要任何人相信过我,我只是要他们追随我,亦对他们说过不要相信任何人,任何人之中自然也包括着我。”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在最初的最初,万物都还懵懂之时,它是不存在着谎言的。可是,对于占据了这个世界绝大部分的无力者来说,若是没有谎言的存在他们便无法生存下去。但,只挑选着对自己有利的谎言还对其信以为真,那便是愚蠢。”

蓝染毫不留情的嘲笑着吸血魔兽“可笑的是,能够真正理解这一概念的人终究不多,就好像吸血魔兽会认为自己对我多么重要一样,这便是人在沉迷于谎言,自我催眠以后才会得出的结论吧”

“”斑沉默了,他沉声静气,最后笑了出来“真是毫不留情的话语啊,如果吸血魔兽能够听到你这么残酷的话语,恐怕会被当场气死也不一定。”

“残酷吗”蓝染摇了摇头“倒不如说是我赋予了其意义,如果没有我,那他又怎么会得到这股力量呢”

“他对自己的过去感到不满。”

“他想要晋升到跟高的层次。”

“他从心底里认为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

“于是,他选择了服从,他选择了跟随,他从蓝染惣右介的身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得到了更强的力量与崭新的世界。”

“这样的我,又如何谈得上残酷呢”

“哼”斑深吸一口气,他的眼神越过了蓝染看向了倒在地上的漩涡玖辛奈,奇拉比,枸橘矢仓三人。

“尽是些歪门邪道,你就将你的大道理展现至此吧。”斑冷哼一声“我倒是很欣赏当初圣主与七武海的申说过的那句话,即使舌绽莲花,心胸充斥大义与激昂的怒火,但最终决胜负的还是刀刀见血的战场。”

“起口角的话就太没有意思了,难得有人能和我聊聊天呢。”蓝染抬头望天,仿佛在观察着这个世界“要从哪里开始呢啊,就从你之前的话继续好了。”

“什么”斑皱着眉头,事情的发展与他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样,在他想象之中,自己来到这里必然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双轮回眼魍魉人柱力与威装须佐以后的他可能会第一次爆发出全部的实力,毕竟蓝染是一个连他都看不透的敌人,实力虽然比不上圣主以及爆发以后的申,但这两个人却可以说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上。

就连卡兹

就连那个神秘的家伙,自称活了几百几千万年的老家伙都在与蓝染一战过后没有了联系,这不得不让他提起十二分警惕心。

可是真实情况居然会是这个样子

他来到战场以后直接将吸血魔兽击败,可蓝染却没有什么情感波动,既没有愤怒也没有战意,只是拉着自己在这里聊了半天

这算什么

斑心中不禁烦躁起来,但他心中本能告诉他,蓝染接下来的话或许是很重要的。

他强忍住心中对未知的一丝不耐烦,听到了蓝染的下一句话。

他用好似在感慨的语气说“圣主与申的确是如你所说的那般,他们所信奉的便是最原始的搏斗法则,刀刀见血,拳拳到肉,因为任何的谋略,任何的计策到了最后都会是如此,智力,呵,智与力结合起来才是决定一场战斗结果的关键。”

“我想你也是如此想的吧。”

斑冷声一声没有说话,而蓝染则是突然笑了起来,他轻声说道“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两个才会死在我的手上啊,而和他们信奉同一信条的你,也会是如此。”

斑瞬间警觉了起来,他脸色一黑,直接发动了完全体的须佐能乎。

图穷匕见了吗蓝染要出手了吗还是说他已经使用出了镜花水月

不对,我没有和那些忍者一样被镜花水月操控,他更不可能在自己没察觉到的情况下临时使用镜花水月。

“死吧”

但不管怎么样,斑也已经不想再拖下去了,他操控着完全体的须佐能乎武士巨人拔刀,巨大的查克拉利刃轰的一声刺破了空气,在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内便出刀逼近了蓝染。

“这种程度的挑衅就将你激怒了吗真是不胜荣幸。”

蓝色的查克拉武士刀刃足以将世界上最为坚硬的物质如豆腐一般切开,一刀挥出天地色变,这是一剑断山河的神速拔刀斩,但面对这种斩击,蓝染却连动都没有动。

因为,没有必要

蓝染轻轻抬手,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他的食指正面面对查克拉武士巨人的刀锋,犹如轻轻触摸恋人的脸庞一般轻柔,但就是如此无力的动作却真的将那巨大的武士刀停了下来

这是怎样的一个反差

那身躯比之山岳还要雄壮,那威势比之天顷还要令人窒息,那挥舞的刀锋就连世界都能轻而易举的劈开

可是,可是,可是

却被蓝染用一根手指挡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

就连斑都震惊了,重新获得了轮回眼以后他的瞳力与往日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而且随着重新适应这双眼睛,他的瞳力还在与日俱增,到了现在,他的瞳力之强已经远远不是当初对战圣主时那样刚刚重获轮回眼不久,还来不及磨合时期的所能够比拟的了。

他对自己的这一击有着充足的自信,甚至认为就算是圣主也绝不可能用肉身抵挡才对

可荒谬的事情就在眼前发生了,蓝染惣右介,这个可怕的男人竟然只用一根手指就挡下了自己完全体须佐能乎的斩击

这怎么可能啊

“很难以置信吗”

蓝染食指轻弯,用中指背抵住刀身,然后用力,刹那间一股恐怖的力量传递到了须佐能乎身上,那泛着蓝光的查克拉武士刀竟然开始了崩裂

伴随着仿佛玻璃碎掉一般的声音,斑只感觉到自己眼睛一阵刺痛,然后便发现须佐能乎手中的长刀从蓝染之前触摸的那一点开始延伸到了另一边,然后,断掉了

“不用用这种眼神看我。”看着斑的眼神,蓝染轻轻叹气“语言往往不具备杀伤力,但有时候同样能起到与战斗相同的作用。比如说,拖延时间”

“宇智波斑,你不该听我说那么多的话的。”

他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白色的外套胸口,然后一把将其拉开,露出了自己那强健的身躯以及

镶嵌在身体之中的崩玉

“是因为那颗名为崩玉的宝石吗”斑面色凝重,他从蓝染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诡异。

按理来说,蓝染是绝不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的,单指接下须佐能乎的斩击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斑对自己的力量有着自信。

可事实却就在之前那样发生了,斑并不觉得是自己的判断失误,更可能是在之前那段时间内,蓝染发生了什么变化。

他对蓝染的战斗手段还是有些了解的,在当初的终末之谷一战中,他知道蓝染似乎有着针对某个能力或者某种生物从而制造出特定的克制那个能力的生物的手段。

申便是因为蓝染制造出了一个可以吸收物理攻击然后将储存起来的力量在瞬间释放的怪物而死去的。

这一点斑也是一直抱着警惕的心理,心中想着绝不能因为大意而步了申的后尘。

可没想到,自己还是中招了吗

“你们真的知晓,崩玉的真正能力吗”蓝染露出了微笑,只不过眼神中依旧是冰霜一般的冷冽

“崩玉的真正能力是引导出自身周围事物的心,将其吸收并具现化,也就是说我可以针对某个人或者生物从而抵达他们无法触及的领域。”

“在你来到这里以后一直到真正的战斗开始,我都在利用崩玉的能力强化自己,就像当初申的力量对汪达怀斯无效了一样。现在,你,宇智波斑的查克拉也已经对我构不成伤害了。”

蓝染宣判道“胜负已分,战国时期遗留下来的幽灵呦,宇智波斑。”

“”斑低下头,低声说“听起来的确是很可怕的能力啊,但这个世界上绝不存在无解的能力,力量的另一种说法也可以称之为交换,用修炼的时间交换得到查克拉与忍术,用失明的代价使用万花筒瞳术,万事万物都是如此。”

“崩玉,也应该是一样的。”他抬起头,看向了蓝染,伸开双手,大声喝道“那么,蓝染惣右介,你的代价是什么呢你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得到了克制我的力量呢”

“你很聪明果然和之前的人不一样”蓝染收起了笑容,提起刀,然后用刀尖指向了宇智波斑

“你说的没错,万事万物都有代价,当初汪怀达斯以失去智力,语言,意识和理智的代价得到了完美克制申能力的力量,我也是如此。”

“那么,你不妨猜猜,我付出了什么呢”

“不用猜吧”斑笑了,他看着蓝染慢慢的说道“你付出了什么,这不是很明显的吗”

他张了张嘴,吐出了六个字“是镜花水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