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海鲜不够,你来凑凑?

小说: 冷月遗漠北 作者: 樱萝丫头 更新时间:2020-09-16 14:19:02 字数:2268 阅读进度:51/62

“难不成辛夷和無杀?!”

毕方啧啧啧地摇头。

“还有一个事情”。玉鸣两脚一蹬,凳子的两条腿腾空而起,玉鸣优哉游哉,“辛夷最喜欢喝桃花酿”。

冷冰潇在一旁愣了神,不停揪着包子皮也不往嘴里送,世间情爱,真是多姿多彩又悲壮惨烈,又忽然惊醒一般。

“所以昨晚你们并没发生什么哈”。

“没有,就是抱着睡了一晚上,我现在胳膊还疼呢”。

玉鸣按在右肩上来回活动了几下,一副龇牙咧嘴的的表情。

“今晚还要去吗?”

“就看九州皇城那边的信什么时候到了”。

正说着,长歌带着凝冰和蠃蠃回来,两人低着头明显做错事情的样子,冷冰潇正要道歉,长歌先俯身行了个礼。

“事先没有跟各位交代好,是长歌的疏忽,大殿和偏殿没有掌门召见是不能去的,更不能拿果子嬉戏打闹”。

冷冰潇还没见过这种事情,像是自己孩子在外面打伤了别人一样,内心挣扎了一番,应该先道歉的吧,对,应该道歉,正要鼓足勇气道歉的时候,玉鸣站了出去。

“长歌,莫动怒,莫生气,我来教训他们,保证他们不敢再去第二次”。随即转过头,厉色警告凝冰,“听到长歌哥哥说什么了吗?大殿和偏殿没有掌门召见绝不可以去,去,去那儿罚站!”

凝冰和蠃蠃颓丧个脸站到墙角去了。

“北北公子,长歌劝您还是小心一些,如果被掌门知道,可能当下就没命了”。

“是,多谢长歌”。

“掌门想请北北公子一起吃晚饭,请北北公子一定腾出时间”。

“多谢,北北一定会去的”。

长歌转身离开,玉鸣瞧见毕方和冷冰潇笑得直抹眼泪,角落里的凝冰和蠃蠃也低头嗤嗤笑着。

“你们笑啥?”

“北北公子,哈哈哈,北北公子”。

冷冰潇现在按着肚子,直叫“哎呦哎呦”。

“大惊小怪,我字漠北,在漠漠和北北之间,你们会选什么?”

“哈哈哈哈哈”。

几人笑得更开心了。

“我们都不选,玉鸣鸣”。

噗一声,蠃蠃的小翅膀被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听到了吗?如果被無杀逮到你们去大殿和偏殿,你们就完了,还在这儿笑这么开心”。

玉鸣指着两人训斥,冷冰潇在他背后看着,或许,家就是这个样子吧,不觉一阵幸福感涌上心头。

“不过我们在大殿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凝冰鬼鬼祟祟地说。

“对对对,大殿里全是书卷,不是放在书架上,是在空中吊着!像吊着死人一样,还有一个棺材,真的很可怕”。

“哦?!有意思”。

玉鸣正出神想着,蠃蠃偷偷去桌子上拿包子,被玉鸣一把拽住。

“别以为这样就能掩盖你们乱跑闯祸的臭毛病!”

“我饿,我饿……”

“走,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凝冰一听说有吃的,赶紧往外跑,还不忘转身挥手:“走啊走啊,有吃的!”

几人跟着玉鸣来到厨房,映入眼帘的都是——肉!猪大腿、鸡小腿、羊肋骨、牛小排。

“不得不说,的确是反派厨房的风格,一看就是资金充足”。

蠃蠃在一旁直流口水,心里也早已摆上了满汉全席。

“蠃蠃,你怎么知道無杀是反派,说不定我们是反派哦,最后卸磨杀驴,砍了你的胳膊,剁了你的脚”。

“切,不信”。

蠃蠃摆摆手,大摇大摆地走到了一个厨子旁边,颐指气使地说:“给我来盘红烧肉,再炸一,二,三,四,五,六个鸡腿”。转身笑着看凝冰,“我吃俩哈,还有四喜丸子,海鲜疙瘩汤,再来份凉拌藕片解解腻”。

“您点完了?”

“先就这么多吧,不够再找你”。

“海鲜不够,您帮帮手”。

说完,那厨子扬起刀朝蠃蠃砍来,凝冰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上前拦住了,蠃蠃两腿打颤,瘫软在地上。

“他们只给掌门做饭,你这个态度自然挨揍”。玉鸣上前拉起蠃蠃,又给厨子赔笑说道,“他不懂事儿,您多担待”。随即往厨子腰间塞了块金子。

“小炒肉、青菜我们都能吃,您看着来”。

“行,你们往那儿坐吧,掌门吩咐过,让你们吃好”。

看到这个厨房,冷冰潇的第一感觉是特别,而后是喜欢,倒不是因为厨房一应瓜果肉蛋都有,而是因为厨房旁边有一张可以坐十几人乌木大桌子,和桌子正对着的,是远方的广阔山景。

春天的日出,阳光给山尖戴上金黄色的小帽子,夏季的日落,紫红色晚霞晕满整个天空,秋季的风吹来空阔与舒适,冬季的雪铺满整片黯淡,总归是极美的。

“潇潇,来做啊,看什么呢?”

“嗯,来了”。

“随便做了几个菜,北北公子先吃着”。

几个人暗暗发笑,玉鸣却一脸正经:“多谢,掌门何时用饭?”

“掌门用饭是极不规律的,通常是想起来就吃,想不起来就算了,每日也就是两顿饭”。

“那暗流林其他人吃饭怎么办?”

“其他人有他们的厨房,这是掌门自己的”。

厨子俯身行礼,准备离开,玉鸣快步走上前去拦住他,又塞了块金子,悄声问道:“掌门喜欢吃什么?你知道的,我想让掌门吃得开心一些。”

“北北公子,掌门最喜欢吃桃花糕,不过每次却又吃得极少”。

“多谢”。

几人吃完饭便回去歇着了,凝冰抱着冷冰潇睡得极香,玉鸣在一旁不觉看呆了。

“玉公子?”

毕方将他引到门外。

“信今晚就到,玉公子做好准备”。

“毕方呀,你说万一这局布得不成功怎么办?”

“自是我们一起扛着”。

玉鸣看着地上的青石板,想起第一次见到毕方的时候。

“毕方,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自是记得的,就算想忘也是难忘,越是回想越是觉得后悔”。

“嗯?后悔什么?”

“后悔不该贪嘴吃了您的火莲,自那以后我便长了记性,可不敢随便乱吃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