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2章 地下通道

小说: 恐怖片场 作者: 豪饮地沟油 更新时间:2020-06-30 10:56:24 字数:2408 阅读进度:1653/1656

黄道站在地下通道前,针雨落在他的身后,他甩干右手,同时打量着地下通道的情况。

地下通道宽约3米,灰色大理石台阶延伸到地下,台阶两侧有排水渠,落在地下通道的针雨全部沿着排水渠流入通道内。台阶底部并没有灯光,站在入口处向下望去,只能看见一片漆黑,即使现在是白天,但因为雨天的关系,对照明几乎没有帮助。

黄道右手左右转动一下,强劲的灯光从手腕处亮起,照入地下通道内。

黑暗被驱散,腕灯照亮的地方布满水洼,随着光线扫过,反射出鳞片般的光泽。

“陷阱吗?就在这等雨停好了。”

黄道没有动身的意思。

“鹰眼那边的话,拿云应该已经过去,不会再被狙击……嗯?”

说到这里,他微微转头,看着身后的树林。因为针雨的遮挡,他看不清太远的东西,但这次有所不同,在大约百米外的位置,似乎有身穿黑色兜帽的人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马从树林路过,奇怪的是,骑马的人、枣红色的马还有翠绿的树,竟然如同印象画一般,呈长条的方式拼接在一起,乍看之下非常奇怪,但由于针雨的缘故,眼睛反而能够看到完整的景象,犹如坐在高速行驶的汽车上,观看栅栏后面的景物一样。

“注意到了吗?黄道。”地下通道内,传出一句温柔的女声。

黄道瞥了一眼地下通道,顿时,一股澎湃的力量如狂风暴雨般席卷台阶,冲向地下。大理石台阶中间部分直接变成粉末,形成一条篮球大小的沟壑,原本从两侧排水渠流入地下通道的雨水,有一半被分流,从新形成的沟壑中流了进去。

“不要让‘它’靠近你哦,不然它会直接带走你的灵魂。”女声丝毫不受影响。

“鱼中剑吗?你们想要什么?地狱电影能给你们什么?”黄道右手挡住轮回梦花,反问道。

“这个问题不是应该我们问你么?”这句话意味深长,语气中甚至带着少许调侃。

“我们?”黄道重复了这个词。

“当然,难道你认为我们会和你单打独斗?”这句话,躲在地下通道内的演员说得十分理直气壮。

“其实,你们死在终焉之地应该更好。”黄道轻叹一声,平静的眼神微微变化,不过不是愤怒,而是怜悯,像是对方错过了一次非常好的机会。

“是吗?听起来我们应该谢谢你。”

一只柑橘凤蝶扇动翅膀,从地下通道缓缓飞出,黑白色的条纹十分漂亮,末尾的橘色斑点像两只深邃的眼睛。柑橘凤蝶来到黄道身边,围绕黄道转圈,最终落在黄道肩膀,但是,在即将触碰的瞬间,一股吸力从针雨中传来,将柑橘凤蝶吸到针雨当中。进入针雨范围后,柑橘凤蝶如断线的风筝落到地面,翅膀扑腾两下后,化为一滩黑色液体融入雨水当中。

“我猜猜。”黄道开口,“地狱电影救了你们,作为交换条件,你们需要狙杀我,对吗?”

“你们。”对方补充一句。

“是吗?我想问问,你们成功了之后,会做什么?”黄道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梦花。

“什么?”

“无论结果如何,地狱电影都会暂时告一段落,而你们也会成为新的殿堂级演员,我想知道,你们成为了殿堂级演员之后,会做什么?”黄道右手食指轻轻拨弄轮回梦花的螺旋花瓣。

一时间,地下通道入口处陷入短暂的沉默中,只剩下针雨密集的声音敲击着心灵。

黄道回头看了一眼,后方树林处的骑马人依旧停留在原地,没有移动任何位置,既没有靠近,也没有远离,像是在默默观察。

“做什么?当然是享受殿堂级演员的权力,难道还要继续待在地狱电影里面受折磨?”地下通道内的女声打破质问,语气不似之前温柔。

“喔?”黄道微微挑眉,“那你们会选择‘忘记’吗?”

“忘记?”

“选择很多,你可以选择忘记地狱电影中所有的事情,让之前的一切变得没发生过,又或者,选择忘记一部分?”在这个问题上,黄道变得不着急,他似乎非常想知道对方的答案。

“黄道,你,选择忘记什么?忘了自己的名字吗?”这一次,回答很快,躲在地下通道内的演员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名字、过去……我都不记得,我不记得自己出生的世界,也不记得成为殿堂级演员之前的事。我没有名字,也没有过去,但是,我的内心却从来没有想过去寻找。”黄道说到这里顿了顿,“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地下通道内无人回答。

黄道没有理会,继续说道:

“或许,这就是我的选择。一个普通人,无论他在地狱电影中有多么难以忘怀的经历,只要能够回到自己的世界,重新呼吸熟悉的空气,那么,之前经历的一切都可以当成是一场刺激的梦。站在这个角度,人不可能为了‘演员’的身份而奋斗,就像挤上公交车不会为正在挤车的人考虑一样,‘演员’对普通人来说不过是一层身份的外衣,最终,他们还是会脱下衣服,回‘家’睡觉。

演员与其说是‘演员’,倒不如说是奴隶更为恰当,地狱电影的奴隶。

虽然一切都只是我猜测,但我一直以这样的想法去行动,我特意忘记曾经的一切,只保留‘演员’的身份,为的就是斩断后路,用我的余生,为解放‘演员’而奋斗。”

说到这里,黄道平静而波澜不惊的脸上微微动容,眼神中充满希望,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明天。

“呵呵,又开始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之前就是用这番话骗了不少人吧?”地下通道内传来嘲讽,“我问你,既然你想解放‘演员’,为什么不停偷袭其他演员?为什么要策划《太阳的葬礼》?你们杀的演员,比这片森林的树叶都要多吧!

说起来,返途的路上,你被保护得很好啊,明明很惜命,却还把自己说得这么伟大,我看你是入戏太深,需要好好清醒一下!”

黄道并不生气,他低声回道:

“我知道,你们只会记住告诫会的恶。曾经,乌有和假年问我,‘你愿意为此付出什么’,我现在依然记得当初的回答,‘一切!’”

“那么,我们就在这里拿走你的一切!”地下通道内的女声变得冰冷。

成群的柑橘凤蝶从黑暗中涌现,朝黄道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