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调戏——你知不知……羞!

小说: 姜南微慕寒渊 作者: 和离后!我被迫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更新时间:2022-08-07 字数:3673 阅读进度:3/248

“侄儿来看看公主殿下。”

慕寒渊踏步入内,看着姜南微,神色不明。

方才那些话,都被他听入耳中。

心中诧异不下太后和静太妃,但面上却是不显。

姜南微回头,迎着慕寒渊的目光,点头行了一礼:“摄政王。”

见此,太后和静太妃对视一眼。

“既然孩子们有话要叙,那咱们就先走吧。”

说完这话,太后看向姜南微,“南微,母后去帮你熬汤药,你好好歇着,这两日就别回公主府了,还住在你先前的鸣凰殿里。”

“都听母后的。”姜南微柔声应和。

太后闻言一喜,连忙和静太妃往外走去。

与慕寒渊擦肩而过的时候,静太妃还不忘扯了扯自己这个侄儿的衣袖,低声提醒。

“殿下带着伤,又失了心上人,你凡事多让着她,莫再和之前一样。直来直去的惹她生气了。”

慕寒渊不置可否,气得静太妃捶了他一拳,气鼓鼓的出去了。

南微这么好的孩子,渊儿真是个木头!

-

殿内只剩慕寒渊和姜南微。

“长公主殿下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慕寒渊眸色沉沉,看不清情绪,说出口的话,也有些漠然。

“怎么,王爷这么不经夸?”

姜南微知道刚才的话被他听了进去,不由挑了挑眉,转身向殿内走去,绕过屏风,在软榻边坐了下来。

她与慕寒渊幼年便相识。

当时,先皇还没有离世。

姜国唯一的异姓公侯慕远山领兵御敌,在与大周贼人对战时马革裹尸,连带着远在化州的家眷,也被入侵的周贼屠杀殆尽,唯余忠仆舍命护送其子慕寒渊入帝都,才保住了慕家唯一的血脉。

静太妃慕静姝是慕远山的妹妹,膝下无子女,先皇开恩,将慕寒渊放在了静太妃名下,与诸皇子同进同出,视若亲生,更在慕寒渊及冠后,让他承袭了护国公的爵位。

只可惜,亲眼目睹了家人惨死的慕寒渊不仅恨上了周人,就连下旨让慕远山出征的先帝,他也一并怨了起来。

周帝看在眼里,但念在慕家于国有功,不仅对慕寒渊多加补偿,还让姜南微和姜南翊姐弟多多善待慕寒渊,以便他能早日解开心结。

所以小时候,姜南微和姜南翊姐弟,总是跟屁虫一般,吵着闹着黏在慕寒渊身后。

哪怕慕寒渊总觉得他们烦人。

直到两年前,先皇突发急症病危。

临终之前,先皇敕封慕寒渊为摄政王,与三公共同辅政,直至幼帝十六亲政。

那一年,慕寒渊二十二岁,姜南微不过十五,幼帝也才堪堪十岁。

原本康健的父亲骤然离世,对姜南微造成无法言喻的打击。

护在头顶的大树倏然倒塌,再加上朝中风言风语,传道慕寒渊是毒害先帝的凶手,一切皆是他为谋朝篡位所为,姜南微念及这些年来,慕寒渊一直捂不热的性子,自然而然变得警惕起来。

好长一段时间,她都梦见自己和弟弟二人被慕寒渊追杀。ωwW.八⑦7zω.còΜ

心中不甘,再加上不忍幼弟受制于人,被捧在掌心的长公主不得不生出锐利的刺芒,竭尽所能与慕寒渊斗智斗勇。

这两年来,举国上下无人不知,长公主姜南微与摄政王慕寒渊是死对头,不管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总是能掐就掐,能斗就斗。

好在两人虽互不对付,却不曾做过有损姜国的事,倒也无伤大雅。

直到姜南微招了周祈晟做驸马。

前世,一切悲剧,就是从姜南微轻信周祈晟开始。

-

想到后来山河破碎的种种,姜南微攥紧了袖中玉手。

“公主府的烂摊子,看来渊哥哥已经替我收拾好了。”

姜南微轻笑,一声“渊哥哥”,将慕寒渊跟上来的步伐钉死在那里。

慕寒渊眸色一沉,心中警铃大作。

自从先帝病逝,她和幼帝二人便再也不曾这样喊过自己。

事出反常必有妖。

“公主殿下不妨有话直说。”

“那我便直说了——第一,周祈晟之事,是我识人不清;第二,今日种种,的的确确是我听你相劝及时醒悟,周祈晟行刺,并非我设局害你;这第三,自然是诚心想对你说声谢。”

然而姜南微越是这般坦白,慕寒渊越是戒备。

这两年来,他因此在姜南微跟前吃的亏可不少。

冷笑一声,慕寒渊微嘲出声:“可前两日,公主还非周祈晟不嫁,指着本王大骂,说本王坏你姻缘心怀不轨。”

姜南微眨了眨眼,前世发生的事情太多,她还真不记得这回事了。

不过既然慕寒渊说了,想来不会有假。

思索片刻,她站起身,一步步朝着慕寒渊走过来。

“你也说了,那是前两日——以前是南微眼瞎,错把鱼目当珍珠,给了周祈晟以可乘之机。如今幸得渊哥哥你好心提醒,让南微耳聪目明,南微自然知道什么是孽缘,什么是良缘。”

“良缘?”

也不知慕寒渊想到了哪里,闻言一嗤声,转过脸去。

“原来公主殿下是心有他属。怪不得今日对那周祈晟下手时,没有半分迟疑,也不知今日之后,公主府又会再进几个面首?”

“……”

姜南微被噎了一噎,看着慕寒渊冷面冷情浑不信她的模样,心中微恼。

但一想前世自己作死诸多,又忽然理解了慕寒渊。

眼珠子一转,姜南微玩心一起,顿时恶向胆边生,跳起来伸出双臂环住慕寒渊的脖颈,整个人挂在慕寒渊身上,在他耳边轻吹一口气。

“若本宫中意的良缘,是渊哥哥你呢?又该怎么说?”

此话一出,慕寒渊周身一僵,整个人如同木头一般,愣愣的杵在那里。

姜南微笑得更坏。

“若我说,旁人纵使千般万般好,也不及渊哥哥十万分之一,若渊哥哥愿意做南微的驸马,南微愿意遣散所有面首,只与渊哥哥一人长相厮守呢?”

温热的气息在耳畔拂动,慕寒渊的心莫名乱了几分,就连呼吸也变得慌乱起来。

“殿下自重!”

薄怒一喝,慕寒渊抬手抓住姜南微,恨不能将人立刻扯下来。

谁曾想忙乱之中用力过猛,一道倒吸凉气的声音传来。

“嘶——疼!”

娇俏带嗔怒的声音响起,慕寒渊不由松手,低头一瞧,姜南微包扎好的左手掌心,已有鲜血渗出。

瞪一眼姜南微,慕寒渊急忙扬声。

“来人!宣太医!”

姜南微歪了歪脑袋,仰头看向慕寒渊,眨巴着眼睛:“渊哥哥担心我?”

慕寒渊带着恼气,别过目光:“公主自重!”

姜南微捏着他的下巴,企图让他正视自己:“可是你耳朵红了诶!”

慕寒渊在克制:“殿下慎言!”

姜南微继续强调:“可是你耳朵红了诶!”

慕寒渊转过脸,咬牙切齿:“姜南微!”

“可是你耳朵红了诶!”

姜南微松开手,灿烂含笑,促狭道,“慕寒渊,你若不是中意本宫,为什么会红了耳朵?难不成,别的女孩子这般对你,你也会耳红?可是不对啊,这些年来,你身边除了本宫外,一个女孩子都没有吧?”

“你知不知……”

慕寒渊气得眼风冷扫,“羞”字还没出口,太医已经拎着药箱跑了进来。

他只得将后半句话咽回肚里,狠狠地瞪着冲自己挤眉弄眼的姜南微。

这个姜南微!

真是……真是不可理喻!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和离后!我被迫娇养了反派摄政王的姜南微慕寒渊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