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侯府表妹自救手册江上渔

第335章 当她是傻子是不是?

作者:谢宜笑容辞 更新时间:2022-11-24

青螺也靠在窗边,低头看着大堂那里的情况,谢宜笑抬眼便见她微微挑眉,于是便问她:“你觉得如何?”

青螺脸上仍旧是冷冷淡淡的,她道:“狗急跳墙。”

可不是嘛,狗急跳墙。

徐青亘虽然没有将他的想法摆在明面上,可他一直迟迟不肯和他表妹成亲,柳家便知道他心中不乐意这门亲事,一旦他与某个贵女走得近,那柳家人心中自然就会生出无数的想法来。

柳家不过是平凡人家,他们没有什么根基,真的到了人家权贵世家贵女跟柳姑娘抢男人的那一天,柳家哪里是对方的对手?

如此,但凡有一点儿不对的苗头,柳家人就跳出来闹事,闹得人尽皆知,闹得这帝城的贵女对徐青亘避之唯恐不及。

今日这一出,且不管是徐娉婷还是别的贵女,定然厌恶起徐青亘来,便是听到这些消息的贵女,也不想沾染徐青亘这个人。

虽然说状元郎好,可这些贵女出身本来就不错,挑个差不多的世子子弟或是挑了进士出身的寒门子弟都很容易,就算是没有什么根基的寒门子弟,将来有娘家扶持,也未必比状元郎差了。

明镜坐在茶座一旁泡茶,安安静静的,仿佛没有听到楼下的吵闹声,倒是明心叹息了一声:“徐状元也是倒霉。”

谢宜笑道:“也不算倒霉,或是觉得自己能处理,或是蠢吧。”

以前谢宜笑便说过,徐青亘若是真的够聪明,就不该留着这样一个爱慕他为了他不愿嫁人的表妹,早该是断了她的念头,将人安安稳稳地嫁出去,安排妥当了。

尤其是他舅家对他有养育之恩,这种恩情,闹开或是翻脸都是他的错。

谢宜笑又想到了顾知轩,顾知轩同样有一个为了他不愿嫁人的表妹,也幸好是长宁侯府能压得下周家,若不然顾知轩怕是要和这徐青亘一样了。

长安楼楼下吵吵闹闹的,那位柳姑娘被长安楼的人抓着丢出门口,然后警告道:“姑娘,要闹事去别处,若是再在长安楼闹,休怪我们不客气了。”m..ćőm

帝城的各大酒楼茶楼东家不是帝城的权贵世家就是有这些世家在背后撑腰,除了几个不好得罪的人家之外,这些人那是谁都不怕得罪的。

柳姑娘被丢在地面上,摔得一身狼狈,头上的珠花都掉了,乌发凌乱,她妆容有些凌乱,脸色甚是难看,爬起来的时候又要往里面冲去。

长安楼门口处不一会儿便围了不少人,对着柳姑娘指指点点,柳姑娘想要往长安楼里面冲去,却又被长安楼的护卫拦下,于是就在那里叫骂起来。

“徐娉婷!你给我出来!给我出来!”

“你堂堂侯府嫡女,要什么样的男子做夫君没有,做什么这么贱,抢别人的夫君!”

“你给我出来!出来!”

边上的人议论纷纷。

徐娉婷带着人姗姗来迟,她来得气势汹汹,上来就让婢女上前去按住了柳姑娘,再由另一个婢女对着她就是左右开弓扇巴掌。

徐娉婷从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谁敢惹她,那就别想善了。

她撩了撩袖子,目光扫过四周,轻笑了一声,见婢女扇了柳姑娘几巴掌,将人的脸都打肿了,一副惨兮兮的,连骂都骂不出来的样子,她这才抬了抬手,让婢女停手了。

徐娉婷抬脚走了过去,然后伸手捏起了柳姑娘的下巴,冷嗤了一声:“骂啊?怎么不骂了?你继续骂,我也继续打。”

柳姑娘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发现牵动了嘴角的伤口,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被打得又疼又怕了,一时之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此时她心中有些后悔的,就算是要闹事,可帝城那么多女子,寻一个对徐青亘有好感的闹就是了,怎么偏生找上徐娉婷?

帝城谁人不知,这徐娉婷便是帝城世家贵女之中最不好惹,脾气最差的一个,她飞扬跋扈,仗势欺人的事迹也不少。

要说这飞扬跋扈,世人头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位宣平侯府的大姑娘。

可柳姑娘听说徐青亘在长安楼与徐娉婷相谈甚欢,她就已经坐不住了,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她爱慕徐青亘多年,甚至为了他多年未嫁,为了能嫁给他,她也是费尽心思,逼得徐青亘为了名声,只得承认他们之间有过婚约在。

但她知道,徐青亘根本就不愿意娶她,一旦有机会摆脱她,那定然是毫不犹豫的。

帝城的这些贵女们,个个身份尊贵,若是真的有人看上了徐青亘,逼着她离开徐青亘,她怕是什么反抗能力都没有,所以只能是先下手为强了。

表哥只能是她的!

柳姑娘眼中露出一些疯狂来,事到如今,也只能继续下去了。

她扯了扯嘴角,忍痛道:“徐大姑娘,我敬你是宣平侯府的贵女,是忠臣之后,可不要污了祖先的名声,抢别人的夫君,这般实在是好不要脸!”

“好不要脸?”徐娉婷手劲大了一些,柳姑娘发出一声惨叫来,徐娉婷笑了起来,“你算是什么东西?徐青亘算是什么东西,也配让我污了祖先的名声?”

“我不过是称赞了几句徐状元的诗词,徐状元凑上来与我说了几句话,姑娘你就像是疯狗一样上来就咬我,说我抢你夫君?!”

“他算是什么东西,也配我徐娉婷用抢的?!”

柳姑娘听她这样说,刚刚松了口气,又听她道:“......不过我怀疑你们受人指使来害我,意图陷害宣平侯府,玷污宣平侯府的名声,来人,去报京兆府,说徐状元意图不轨,企图陷害忠良于不义。”

柳姑娘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发展,吓得瞪大眼睛,眼里一片惊恐,脸色也是惨白惨白了。

徐娉婷身边的护卫应了一声是,然后掉头就要往京兆府去了。

徐娉婷冷笑了一声,徐青亘当她是傻子,想利用她对付柳姑娘,这柳姑娘也当她是傻子,也想利用她震慑对徐青亘有意的人。

这两人真当她是好欺负的,当她是傻子是不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 小心引火烧身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