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冴子的莽

小说: 苟在港影世界中 作者: 单挑奥特曼 更新时间:2020-06-30 10:49:14 字数:2137 阅读进度:50/55

一声闷响过后,劫匪扮演的服务员头部多了个血洞,又是一枪爆头,不过这次是近距离的,何文森也很无奈,他本来不想干得那么血腥的,但他看到这人的手已经摸到了腰间,再不动手的话,恐怕会引起注意,当下便毫不犹豫的将他击杀。

也幸好他有先见之明,在冴子那选枪的时候顺手拿了只消音器,防的就是眼前这种情况。冴子这个白富美在选择准备武器的时候,也是不计成本,尽找好的挑,因此何文森这一枪虽然不能说是悄声无息,但那声音在隔着一道墙也可以忽略不计了。

将枪重新插回腰间后,何文森拖着这个劫匪的尸体回到了房间,随后又迅速的跑到洗手间拿了条湿的浴巾将走廊上的血迹擦干净,这才回到房间,将门锁起。

蹲着身子在尸体上摸索了一阵后,除了只手枪外,其他什么都没找到,何文森不禁有些失望,他还以为能找到对讲机之类的东西,这样更方便之后的行动,可惜什么都没有。

“喂,该出来了!”何文森对着洗手间的今村清子喊道。

目睹了刚才何文森动手杀人的一幕之后,今村清子心中对他又多了几分畏惧,被这么一喊,立马乖乖的走了出来,只是视线漂移不定,一直不敢往何文森身上看,因为他旁边就是尸体。

何文森大概也猜出了她心中的想法,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没有尖叫出声已经说明今村清子的心理素质要比一般人强,但总不能指望她跟尸体再近距离接触。

将从劫匪身上的枪塞到了今村清子手中后,何文森问道:“会开枪吗?”

今村清子慌忙点了点头,随后又跟着摇了摇头,看得何文森有些迷糊。

“你这是会还是不会啊?”

今村清子小声的回道:“会开枪,但准头不太好。”

“会就行,一会你就拿着这把枪防身,看到劫匪就直往他身上打就是了,记住,别打头,往胸口大。”

之所以还要叮嘱这么一句,何文森是怕今村清子紧张起来的时候,想往头上打却失了准头,而胸口就不同,范围比头部大了许多。何文森在学堂的时候,教官上枪械课所教的也是打胸口,只不过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练着练着就歪了,莫名其妙的变成了爆头狂魔。

对于今村清子会开枪这件事,何文森并不觉得惊奇,她爸是岛国著名的报业大王,在那边财阀跟社团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不清不楚的,她受过相关训练也并不出奇。

今村清子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双手紧握着枪,似乎这样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她现在内心早就肠子都悔青了,吵架就吵架,搞什么离家出走嘛,这不,摊上大事了吧!

何文森可不知道今村清子内心的想法,就算知道也不想去管,他继续说道:“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一会你跟在我身后,我们一起离开。”

“嗯嗯!”今村清子感觉自己都快要变成点头狂魔了。

这时何文森走到门前,通过猫眼向外看去,发现走廊外并没有劫匪的身影后,这才将门打开,并对今村清子招了招手,示意她跟上。

两人一起猫着身子,小心的移动着,在经过另一间房门的时候,何文森想起自己先前听到的一些对话,心中忽然一动,回头对清子做了个手势,示意让她先走,在前面找地方躲起来。

随后自己返回清子的房间,将具劫匪的尸体拖了出来,让他倚靠在毒贩的房门上,做完这些便拔腿就跑,跑到拐角处跟清子汇合后,对准走廊上的某盏灯,抬手就是一枪。

这次枪口没有套上消音器,巨大的响声直接惊动了还躲在房间里的两帮人。

第一个冒出头的是毒贩,作为行走在钢丝上的行业,他们的警惕心很强,一听到的枪声就二话不说的行动了,像他们这种人,身上怎么可能会不带武器。

没过多久,何文森就见一个留有小胡子的中年人从房间里冒出了头,按照他的距离与方位,这会完全可以一枪将此人击杀,但何文森没有行动,而是静待事情的发展。

那个小胡子刚打开房门就发现一具尸体倒在自己的身前,头上还有个硕大的血洞,脸色顿时一变,朝着房里喊道:“不好,有埋伏!”

而在这时劫匪也已经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两帮人正好对上,看着地上自家兄弟的尸体,心中顿时填满了怒火,也懒得追究对方是什么人,当下便拿起冲锋枪朝对面扫射起来。

走廊里枪声,惨叫声与喝骂声交织成一片,将此地化做了现场。

而作为引发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此时已经带着美女跑出了老远,引动两帮人交火导致死伤遍地的何文森心中并无内疚感,因为不管是毒贩还是劫匪也好,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就这么死掉还嫌太便宜他们呢。

“我们现在去哪啊?”跟在何文森身后的清子问道。

“我还有同事在船上,我们先去找她汇合。”何文森道。

按照他的想法是找到冴子后,让她跟雷霆小组那帮人联系,有毒贩那帮人在支撑,估计能安然无恙的等到支援到来,他们只要保护好船上宾客的安全就好了,也免得去和那帮劫匪拼命。

然而何文森却忽略了冴子的性格,在听到枪声的第一时间,冴子就开始行动了,但她不是找地方多,而是直接往枪声传来的地方跑去,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想直接硬刚,因此当何文森到达演出大厅的时候,扑了个空,并没有发现冴子跟温蒂的身影。

“顶你个肺,她该不会去跟劫匪刚正面了吧?”何文森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随后附近响起的枪声也正好验证了他的想法,何文森差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遇到这样搭档,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让他袖手旁观又做不到,怎么办?也只能上去帮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