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住酒店

小说: 隔壁竹马恋青梅 作者: 黄喜欢 更新时间:2020-11-26 02:09:52 字数:3501 阅读进度:50/129

落日的余晖洒在酒店上方,给整个酒店踱上了一层金黄色,美丽极了。

“美女美女,现在的太阳已经不晒了,你可以跟你男朋友去沙滩上玩一下。”女人冲钟晴笑了笑,然后亲昵的揽过男人的手就往沙滩上去。

“要不然我们去玩一下吧!”钟晴提议道。

“好。”

沙滩上的人很多,有许多人正在玩水,也有些人在玩沙子,还有些人把自己泡在水里,然后又把沙子堆在自己的身上,任凭海水冲刷掉身上的沙子,如此反复。

在不远处有穿着比基尼的美女跟人拍照,还有光着上身的大叔,半身都埋在沙子里,懒洋洋的躺在沙滩上享受日光浴。

甚至有五六十岁的大妈穿着性感的衣服,站在沙滩上驻足张望。

也有三四岁的孩童拿着各种各样的玩具,蹦蹦跳跳的玩耍。

沙滩上的面积很大,但是玩水的区域很小,四周都围了起来。

出门的时候钟晴换上了一条裙子,海岛上实在是太热了,可裙子太长,她脱下鞋子后有些不适应,再加上海水不停地冲上岸,让她不得不提起裙子。

“给我吧!”易见随手接过她手里的鞋子,就放在了自己的手里。

然后两个人并肩走在沙滩上,沙子很软,走在上面很舒服。

夕阳西下,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倒映在沙滩上海水里,煞是般配。

没走两下,就有商人过来问他们要不要玩游戏?或者是拍情侣照,这些都被钟晴给拒绝了。

“你不喜欢玩那个吗?”易见指着不远处的跳伞和飞车,钟晴点头。

有他就够了。

“我给你拍照吧!”钟晴转身看着他,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给他拍照片了。

“就一张。”易见淡淡的看着她,“而且里面必须要有你在。”

钟晴蹙眉,沉思片刻后果断的拿起手机,于是就有了一张易见奔跑牵着钟晴手的照片。

“你这么不自在,要是我们以后拍婚纱照的时候可怎么办呢?”钟晴突然感慨。

易见笑了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发丝,“我自在不自在都是视人而定的,当然情况特殊除外,要是你想拍婚纱照,我也不介意,毕竟海边也是挺美的。”

钟晴一愣,再也不敢胡乱牵扯话题了。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沙滩上的人越来越少,几乎都看不到酒店的方向。

原来他们坐在沙滩上,已经坐了这么久了。

“回去吧!”易见起身轻轻地将她搀扶起来,然后将鞋子给她穿好。

钟晴扶住她的肩,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特别的感动,易见的肩膀很宽,很有力,她扶着很有感觉,心想,要是一辈子都这么扶着那该多好啊!

回到酒店,钟晴坐在沙发上发呆,沙发上的玫瑰花早就被易见的外套给扫光了。

“晚上你想吃什么?”易见站在门口看着她。

“你点什么就吃什么,我不挑食,很好养活的。”钟晴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易见蹙眉点头,嗯,确实挺好养活的,有吃的就行,跟养猪差不多。

没过多久,门外就响起了服务员敲门的声音。

“这么快?”钟晴纳闷地看着服务员娴熟的将推车放在桌子面前,然后把所有的食物都摆放在桌子上,并且很贴心地为他们点上蜡烛倒上了红酒,最后走的时候把所有的灯都给关上了。

易见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这个好像不是他做的,应该是赵书城那家伙点的吧。

“你怎么点了这么多?我们两个人能吃的完吗?”钟晴看着一大桌子的菜,吧唧了两下嘴巴后有些苦恼,上面什么菜都有,有沙拉有牛排,有肉有蔬菜,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而不知名的里边她只认识椰子煲鸡。

易见笑了笑,说:“没事,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吧!”

钟晴点点头看着眼前的红酒杯,有些愣神。

易见优雅的端起酒杯晃了晃,然后轻轻地抿了一口,冲钟晴做了一个碰杯的动作,并且很贴心的问:“你要不要喝饮料?”

钟晴咬咬牙,一鼓作气,拿起红酒杯就都喝了下去,红酒辣喉咙,呛得她眼泪直流。

“没事吧?喝点水。”易见急忙跑到她面前,拧开桌子上的一瓶矿泉水,就放在了她的手里边。

钟晴接过水就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伸出手扇了扇自己的舌头说:“这酒实在是太难喝了。”

上大一的时候,她跟同学们出去聚会,喝过一点点啤酒,烧酒的话,在家里的时候陪老爸也只喝了一小口,但是红酒的话,还是第一次喝,没想到竟然出丑了。

“红酒不是你这样喝的。”易见耐心的拿起自己的酒杯,教她品酒。

钟晴认真的学着他的动作,慢慢的,慢慢的终于体会到了那股甘甜。

钟晴的脸渐渐染上了红晕,她的手开始不安分的扯着自己的衣服。

“热,好热,太热了。”钟晴边说边要将自己的衣服拉下来,被易见及时制止了。

易见咽了咽口水,粗犷的喉咙不停的滚动着。

“钟晴,你看着我,抱住我的脖子。”易见也喝了不少酒,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生怕将她给跌下去。

然而钟晴什么也听不见,她只觉得热,浑身燥热难耐,身体里好像有一股无名之火,在熊熊的燃烧着,突然她摸到了一股冰凉的皮肤,又往里摸了摸,很舒服,不安分的手再伸了下去,然后啪的一声被打掉了。

将钟晴安放在床上以后,易见就来到大厅里的柜子上拿起遥控器,将温度调到了最低。

可是钟晴还是太热了,她的脸难受的都红了起来,就像是猴子的屁股。

易见摇摇晃晃的来到浴室里,将毛巾放在冷水里冲了冲,就来到钟晴面前给她擦了擦脸,又给她擦了擦身子。

钟晴闹腾着,站起来要脱衣服,被易见给制止了,可她却把易见的手拍下来,又要去脱,又被易见给制止了,气的她大声的吼道:“不脱衣服,我怎么睡觉?”

易见赶紧闭上了眼睛,果断将她塞进了被子里。

为了防止她跑出来,他还特地解开了自己裤子上的皮带,绑在了她的身上。

钟晴被禁锢的很是难受,再加上酒精的作用,让她在床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很快就滚到了地上。

易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又将她抱到了床上。

“呕”钟晴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发出了一声声呕吐的声音。

易见猛地一抱将她连被子一起抱了起来,扔进了浴室里。

“我好难受啊,哼哼哼,好热啊!”钟晴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太难受了,感觉有无数只蚂蚁在挠她的心?

易见摇了摇头,重新将她放在了床上,并且很贴心地给她枕上了枕头,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

心想,从今以后他再也不让她碰酒了。

“易见,我好想你,你在哪里啊?”钟晴突然对着天花板说起了梦话。

易见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急忙来到她身边,抓住她的手说:“我在这里。”

突然,他看见她的眼睛滚下了两行热泪。

“你到底在哪里啊?我找不到你了。”钟晴的手在半空中摸了摸,嘴巴都紧紧抿在了一起,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大哭了起来。

易见心疼的将她的手纷纷抓住,并且将它们放在了自己的脸颊上,企图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心想,他再也不离开她了。

感觉到温暖的钟晴,终于没有再闹腾。

早上钟晴的眼睛一愣,看着眼前放大的身影,看再到上半身光着的身子,钟晴立即条件反射的坐了起来,然后叫了一声。

易见被她的叫声吵得有点不耐烦,以为她又在闹,当即转身去抱住她,安慰道:“好了好了,不哭了,我在这里。”

钟晴纳闷的看着他,原来睡梦中的他是这么的温柔。

钟晴的眼珠子转了,转视线放在了自己完好无损的衣服上面,还好还好,衣服还在,她急忙抚摸了一下自己慌乱的心脏。

易见竟然睡得很死,连自己的尖叫声都没有听到,看来他昨晚确实没有休息好。

钟晴捏手捏脚地起了床,来到浴室里看到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当即吓的大叫:“鬼呀。”

然后她就以飞一样的速度跑到了床上,趴在了易见的身上。

犹豫受到了猛烈的撞击,易见立马反弹的坐了起来,看着披头散发的某人,也吓的大叫起来。

钟晴傻乎乎的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的。

易见慢慢松了一口气,看着她说:“大清早的,你要不要扮鬼吓人呐?”

钟晴咬着嘴唇不说话。

然后易见就旁若无人地起身穿衣,看着他健壮的上身,钟晴羞的低下了头。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当我面换衣服,上卫生间啊!”钟晴咬牙切齿道,抬头看到他在穿裤子,吓的她又赶紧低下头去。

易见慢条斯理的整理衣服,笑了笑,来到她面前说:“这样你才知道我的身体有多好,就不敢觊觎别的男人了。”

钟晴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歪理,不过,她想,看见过易见的身材,她确实对别的男人没有好奇心了,毕竟人都一样。

“别用你那色咪咪的眼睛望着我,你都不知道你昨晚有多饥渴?”易见勾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