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就是故意的

小说: 隔壁竹马恋青梅 作者: 黄喜欢 更新时间:2020-11-20 08:26:31 字数:3502 阅读进度:38/129

钟晴啧了啧舌头,这么多,可得要了她的小命。

中药被绳子一个个包成了整齐的方块,若是搁在民国,倒像是打包的糕点,可惜它不是。

“我没病,不用吃药!”钟晴狠狠的瞪着他,“你就是太紧张了,我上次只是着凉,以后不会痛了。”

易见悻悻的看着她,有点不好意思道:“虽然没看成,但是也看出了你脾虚不算白来,以后不要再熬夜追剧了。”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钟晴听话的点点头,以为不用吃药了。

“药还是要吃的,不吃该浪费了,你不是主张节约么。”易见淡淡的看着她。

原来,他故意去付账就是为了让她吃药,也是为了惩罚她第一次见面没有请他吃饭。

可是谁让他后来不在学校,她想请也没有机会啊。

晚上钟晴又陪易见去了易家,这一次倒是比第一次来好了许多。

“钟晴啊,你说你放着好好的寒假不休息,去参加什么夏令营,又苦又累的,还不如去易见或者你易叔叔的公司做个闲职呢?”易阿姨站在厨房里,上次答应她来了这里就会亲自给她做一顿红烧鱼块。

恰好,易叔叔的朋友刚派人送了很多鱼过来。

“阿姨,这您就不知道了吧,这次参加了夏令营的可是有证书的,到时对实习有加分的。”钟晴微笑的抬起头,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就美滋滋的吃了起来,这话还是班主任悄悄告诉她的,让他好好表现。

易见张开嘴,发出几声求喂的声音。

钟晴尴尬的看了四周一眼,快速的拿起一颗葡萄塞进了他的嘴巴里,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啃自己的苹果。

“易见,自己吃自己拿,这么大的人还要人家喂。要喂,也是你喂钟晴啊。”易妈妈眼尖,有些生气的批评道。

钟晴抿嘴笑了起来,小时候易妈妈就教易见要时刻让着她,这样的儿媳妇养大后才最可爱。

“张嘴!”易见拿起一颗葡萄,一手掰开钟晴的嘴巴,一手就粗辱的将葡萄塞了进去。

钟晴的嘴巴被突然一扔,触及到喉咙,喉咙突然变得有些发痒,忍不住咳嗽起来。

“易见,别欺负钟晴!”易妈妈听到钟晴咳嗽,吓得拿起锅铲就冲了进来。

易见急忙用手去挡,求饶道:“不是我。”

钟晴看着他们,微微一笑,心里有一股暖流流过,待脸上恢复血色后道:“是葡萄。”

“就是,我喂她吃的!”易见得意一笑。

不说还好,此话一出,易妈妈更想打他了。

“妈,什么味道?”易见一把抓住铲子,嗅了嗅鼻子。

钟晴也嗅了起来。

“哎呀,我的鱼!”易妈妈立马着急的跑进厨房,果然,鱼块全部烧焦了,她边关火边尴尬的解释:“好多年没做菜呢,有些生疏了。”

钟晴来到厨房里,帮她把锅盖盖了过来,火势受到了空气的隔绝,立马就熄灭了。

“阿姨,要不然你还是…”钟晴尴尬的愣在原地,她也不会做啊。

“出去吃吧!”易见起身,淡淡的提议道。

他就不该带她回家,更不该带她到厨房这边的大厅里。

“嗯嗯,也好!今天厨娘有事请假了。”易妈妈尴尬的附和。

很快,他们就来了一家很有特色的店,名字叫:“哇来了”。里面的主打菜是蛙,但是川菜和广东菜更正宗。

易妈妈身体不好,一直都吃的比较清淡,自然点的就是广东菜,这里的包间也特别有特色,都是小船制造的,包间的名字采用古代妃嫔的寝殿来命名的。

他们坐的是“储秀宫”,店里面非常热闹,大多是来体会这种坐船吃饭的感觉,只有最左边角落的“冷宫”,异常清冷,一个胖嘟嘟的女孩坐在长板凳上,正大口大口的啃着鸡腿,丝毫不在意别人异样的目光。

“瞧瞧,这孩子长这么胖,大人就不管管的么?”易妈妈看着角落里的背影发呆,那个孩子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刚成年的模样,但是身子却异常的肥大,起码有两百斤。

钟晴尴尬的一笑:“或许,人家失恋了,所以就化悲痛为力量,吃这么多吧。”

易妈妈却不这么觉得,像个哲学家一样平淡道:“失恋有什么大不了的,没必要拿自己的身材出气的,有些东西变了就回不去的,失去了这个再找一个不就好了。”

钟晴和易见面面相觑。

“当然,我说的是别人,你们就理当别论,你们是打小有亲事的人。”易妈妈微笑道。

钟晴皱眉,害羞的低下了头。

这里除了座位比较讲究外,就连摆放在面前的餐巾布也特别讲究,易妈妈用的是皇太后级别的,钟晴和易见则是妃子和皇帝。

易妈妈似乎是经常来这里,刚到这里的时候就吩咐侍者“老规矩”。

一顿饭吃的特别开心,让钟晴都有点乐不思蜀。

“钟晴,你们家的餐馆有没有开到城里的打算啊!”突然,易妈妈偏过头,认真的看着她。

钟晴愣了一会,笑道:“妈妈说餐馆是她和爸爸一生的心血,他们要干到他们干不动的那一天为止。”

易妈妈欣慰的点头,唠叨:“也好,在小镇挺好的,人情味特别浓厚,不像在这里,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之前还有个凌菲天天陪着,如今她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钟晴看着她微微一笑,她听出了易妈妈的弦外之音,这是在怪她没有经常去看她呢。

“妈,吃饭呢,你扯哪里去了。”易见抬起头,不耐烦的说道。

易妈妈看了他一眼,叹口气道:“你懂什么,要是钟晴爸妈都搬过来了,那咱们两家就又团聚了。”

她的脸上露出了非常满意的笑容,仿佛期待了很久,仿佛想了很久,仿佛那样的一面就在自己眼前。

“那你也得问下人家愿不愿意。”易见轻声提醒。

“没事的,谢谢阿姨好心,回头我一定好好跟我爸妈说下,听下他们的意见。”钟晴冲易妈妈甜甜的一笑。

易妈妈听到她这样说,立即笑逐颜开:“你看看人家钟晴,说话就是不一样,就是这么讨我欢心,还是贴心小棉袄好啊。”

很小很小的时候,易妈妈就经常打扮她,她每次都漂漂亮亮得上学,爸爸妈妈那个时候忙着做生意,经常天不亮就起来干活。

于是,钟晴很小就跟着易见上下学。

有一次,学校里也不知道是谁知道他们的关系,就把他们两个人的名字写在黑板上,刚好班主任来了以为是他们恶作剧,故意在黑板上写自己的名字,当即就要处罚他们。

请家长的时候,钟爸爸妈妈正好是这一天中忙碌的时候,根本就移不开脚,只得拜托易妈妈去来,身份竟然是“未来婆婆”。

老师被气的当场不舒服,去了医院。

“阿姨,易见也挺好的。”钟晴的眼睛里都是易见,一直以来都是。

店里的灯光很黄很暗,但是在小船木质材料的衬托下,充满了温暖。

“嗯嗯,我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价值观,你们互相喜欢就好了。”易妈妈对于这样的结果是非常满意的。

刚吃完饭,易见突然来了句:“回去记得吃药。”

易妈妈耳朵灵,立马就回头问:“你们谁生病了。”

吓得钟晴尴尬的要命,只得解释道:“没什么,就是普通的小感冒,他太大惊小怪呢?”

“去看医生了没?”

钟晴点点头,看是看了,但其实看的不是感冒,而是内分泌失调。

她不相信仅凭医生把一下脉就知道她的身体状况,那,这个世界还要医生做什么,要机器人做什么呢?

但是,中医博大精深,不得不信。

“你们现在年轻,千万不能不当一回事,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易妈妈好心的提醒他们,“你爸出差去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带感冒药,现在天越来越冷的。”

“妈,现在交通多发达,爸需要什么会自己去买,况且还有那么多人在一起,大家会照顾好他的,你就别担心了。”易见安慰道,眼神始终放在钟晴的身上。

钟晴收到一抹狡诈的笑容,立即摇摇头。

“好了,我吃饱了,就先回去,不打扰你们两口子亲密。”后天钟晴就要去参加夏令营,未来还有大半个月不能在一起,易妈妈自然懂得他们之间的情谊。

“我送你!”易见起身。

“哦哦,不用了,我脸上太干,刚约了姐妹做水疗,你们尽情玩。房子太小的话,可以去别的房子,随便你们玩。”易妈妈冲她们露出了一抹坏笑,然后就飞快的溜走了。

钟晴和易见两个人坐在椅子上,大眼瞪小眼。

许久,钟晴打破尴尬道:“阿姨现在挺奇怪的。”

“哪里奇怪?”

“她总是误会我们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故事。”

话刚说完,易见就捧着一张脸来到她面前,“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的事能见得了人了。”

钟晴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他狠狠的啃了一把,忍不住伸出手往他的手臂上掐了一把。

“钟晴,你谋杀亲夫。”易见跳着脚喊了起来,隔壁好几桌都用一直鄙视的眼神望着他,有的只是同学聚会,有的是个人吃饭,还有的是家庭聚会,少部分是情侣间吃饭。

钟晴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转身就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