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偷偷亲一口

小说: 隔壁竹马恋青梅 作者: 黄喜欢 更新时间:2020-11-20 08:26:31 字数:3602 阅读进度:37/129

钟晴吃瘪的看着他,这样的易见实在是太坏了。

“你今天不用上班么,怎么过来了?”钟晴坐在他的车上,好奇的问道。

易见看着她:“其实是你室友叫我过来的。”

钟晴郁闷。

搞了半天,她连他们什么时候有联系,自己被出卖了都不知情。

“在你们逛商场的时候,你室友的我。”易见看着她杀人的目光,赶紧补充道。

“手机!”钟晴伸出手,看着他,她倒要看看那个出卖她行踪的人到底是哪位大神,等她们回宿舍的时候她一定叫她们好看。

易见点点头,示意她手机正在他口袋里,于是,她不得不趴过去摸索,易见趁势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羞的钟晴不知所云。

结果,出乎她的意料,竟然是琴子,那个与世无争,不屑一顾的高冷女神竟然会主动加人。

回到宿舍后,钟晴带着狡黠的目光走到琴子的身边。

琴子眨了眨无辜的眸子,问:“干什么?”

“不会被我们说中了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小满嘀咕着看着她,急忙放下打游戏的鼠标,已经结束了。

“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卖我的?”钟晴双手叉腰,眼神犀利的盯着琴子。

琴子一愣,笑眯眯道:“什么出卖呀,我只是看到他的电话顺便记下来,有个事麻烦了他一下而已,直播的事。”

看着她一副讨好的表情,钟晴的脸色越来越沉,竟然敢利用易见。

“话说,易见什么时候成你家了,你一直不都是顺其自然吗?”琴子谄媚的看着她。

倒是小满,一听她们有事情瞒着她,立即生气道:“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加的学长,我怎么不知道?”

琴子翻了一个白眼。

“我也要加,我也要!”小满跑过来,想要抢琴子的手机,被琴子一把锁进了抽屉里,两个人正在争执不休。

钟晴淡淡的看着她们,想要生气,却发现自己的气早就消停了。

“你们没事不要打扰他,我不想欠他人情。”扔下这句话,钟晴就坐在自己椅子上,打开电脑。

琴子和小满面面相觑,不约而同道:“不会。”

谁没事会找学长啊,而且是有女朋友的学长,自然是有事才会找,但是,有事也不一定会找。

“钟晴,你,没事吧?”琴子担忧的看着她。

钟晴摇摇头,戴上耳机,她不想说,说了只会徒增她人的烦恼。

小满摇头示意琴子不要再问了,看这情形就知道钟晴吃瘪了。

从易见家回来后,钟晴就变得怪怪的,不是易妈妈对她更好,而是他们家太有钱让她很有压力,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看着凌菲给他们买的化妆品和进口的茶叶,以及送给易见的领带,她就觉得莫名的难受,有一股无名的东西让她很是自卑,是金钱。

她们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小镇上的生意也就一般般,钟爸爸钟妈妈虽然说异常宠爱她,这么多年供她吃住,想要什么都给她买,却也没有多余的金钱给她如此挥霍。

一天,钟晴正在图书馆里,老师给他们推荐了几本书,希望他们能在一周内写一篇三千字的文章。

对于文字,钟晴一向比较敏感,可要是真写出来还真得费时间,况且还得写的比较专业。

易见打来电话的时候,她正在打字,只得空出一只手来接电话,一只手打字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学电脑的老人。

“你寒假准备做什么?”扯了一会闲话,易见就进入到了正式的话题。

钟晴犹豫了一会,脑海里还沉浸在刚刚介绍摄影历程的书里,脱口而出:“我想要参加摄影夏令营。”

“夏令营?”易见正在修改赵书城发来的策划书,听到她这句话,突然就转了个身。

“嗯嗯,听说这次夏令营去的都是一些风景优美的古镇,带队的老师也是有名的摄像师,会一路讲解知识。”说到这个,钟晴的眼睛就像放了光一般明亮。

夏令营是班主任单独跟她说的,说是希望她多学习。

钟晴知道,班主任对自己寄予厚望,再加上看的这几本书,更让她宠宠欲动。

“什么时候去?”易见淡淡的问道。

“寒假开始就去。”

“什么时候回来!”易见再次转身,将鼠标放在了键盘上把玩。

“过年前一周吧。”

霎那间,易见的心就拔凉拔凉的,不满道:“你的行程比我还满。”

钟晴嘿嘿一笑:“那我报名了。”

“晚两天再去。”

“为什么?”

“有事吗?”钟晴惴惴不安,隐隐约约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没事!”易见淡淡道。

“那就不用晚啊。”钟晴郁闷着。

易见重新将鼠标放好,温柔道:“舍不得你走,留两天。”

钟晴彻底无语了。

“可是,要是我晚两天,他们都走了怎么办?或者说我到了,他们刚离开呢?况且,要是落下的课跟不上怎么办?”钟晴低声嘀咕。

“那我就陪你一起去找,直到你加入他们为止。”易见偏头,给了她一记温暖的笑容,然后无比认真道:“凭你们都聪明,肯定跟得上的。”

钟晴的心里暖暖的,瞬间就答应了下来。

寒假开始的第一天,钟晴眼睁睁的看着来他们学校接人的大巴车走,站在原地心里五味杂陈的。

“上车!”易见冲她点头。

“同学,你去不去?”站在车门口的老师,冲她喊道。

钟晴摇摇头,笑道:“晚两天见!”

然后,车子就缓缓的开走了。

“走吧,不然咱们该迟到了。”易见来到她身边,轻轻将她拥入怀抱,搂了搂。

钟晴眼神还望着大巴车,车上有个她认识的学妹正在跟她打招呼。

待上了车子,她才后知后觉:“你刚刚说什么要迟到。”然后,想到了什么似的,大叫:“你是不是又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你去了就知道了!”

车子在市中心停了下来,看到门口硕大的几个字,钟晴尴尬的问:“是有谁生病了吗?”

易见摇头。

“那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进去你就知道了。”易见轻轻拉着她的手,往里面走去。

“不行,你不说我就不去了。”钟晴甩开他的手,生怕自己误入一个大坑。

易见支支吾吾了半天,尴尬道:“大姨父不舒服,吃点药调理下。”

钟晴傻乎乎的看着他,问:“你刚刚不是说没有亲戚生病吗?”

“是啊,你们女的不是会来大姨妈,那男的就有大姨父,不算亲戚。”易见坏坏的一笑。

钟晴当即愣住,还有这样的说法。

一个护士走过,听到易见这样说,忍不住用一种奇怪的眼睛看着他。

“你看啊,妈和娘都是同一个意思,是女字旁,但是,爸和爹也是一个意思,都有父字打头,你有我也有,就别纠结了。”易见继续想要绕弯她。

可是钟晴根本就不吃这一套,轻蔑道:“照你这么说,娘是良家人,爹可是多余的啊!”

所以,大姨父也是多余的。

“肯定不是的!”易见坚持,没有爹娘哪来的孩。

“为什么?反正我觉得你那大姨父肯定是假的。”

易见可不管她,先把她带进去再说。

走着走着,还没到尽头,钟晴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中药味,忍不住用手捂住了鼻子。

她讨厌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更讨厌中药的味道。

到了一个挂着“专家”的牌子前,易见礼貌的敲了敲门。

“请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看起来有五十来岁,戴着一副老花眼镜,垂下眸子看了他们一眼,语气平淡的说道。

易见拉着她,按在了椅子上。

“谁看病?”看中医眯着小眼睛,各自看了他们一眼。

钟晴急忙摇头。

“我女朋友,她来那个的时候会痛的特别难受。”易见认真的解释。

钟晴抬起头看着他,尴尬的不停摇头。

“把手伸出来。”老中医让钟晴先后将手放在桌子上给他把,她不给易见就抓,然后又让她伸舌头,才淡淡道:“只是有些脾虚,要注意饮食和作息规律,开点中药就好了。”

“那个,医生,我女朋友是来看月经的,你是不是开错了,她…”易见怀疑的看着他。

钟晴立马抓起他的手,微笑里暗藏威胁,咬牙切齿道:“你别太过分了啊,我什么事情也没有,身体好得很。”

“女生嘛,多爱护着,既然来那个就注意休息,不要乱来,别感冒,多给她喝点红糖姜茶就好了。”看中医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这样啊!听医生的话!”易见先是微微点头,然后温柔的看着钟晴。

“回去吧!”出了诊室,钟晴突然一把抓起他的手,她不想吃中药。

然而,易见躲过她就往缴费大厅那边走去。

钟晴气的直跳脚,怎么有如此强势的男人,几次三番想要拉着他走,奈何他不动她留拉不动。

“看到那个姐姐没有,不听话那个哥哥就给她买药吃,你要是不听话我也买很多苦的药给你吃。”一个妈妈蹲下来,指着钟晴他们说道。

宝宝乖巧的点点头,露出一片整齐的牙齿,甜甜道:“姐姐羞羞脸。”

钟晴尴尬的要命。

易见提着一大袋中药,笑眯眯的在她面前晃了晃,道:“这些你都要吃完,到时都要带去夏令营,我会每天晚上监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