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一点也不甜

小说: 隔壁竹马恋青梅 作者: 黄喜欢 更新时间:2020-11-15 21:07:23 字数:3483 阅读进度:18/129

“没刷牙,一点也不甜!”易见淡淡的说道,仿佛是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

似乎早就料了钟情会扔枕头过来,他就不躲闪,任凭枕头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头上。

“去死吧你…”钟情愤愤的捡起床边的拖鞋再次朝他飞了过去。

“砰”的一声,鞋子砸在门上,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响动。

钟情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很快就颓废的坐在床沿发呆。

“下次看准了扔…”易见捡着她的鞋子放在了她的脚上。

钟情等他一走,气的抓耳挠腮,重重的捶了一把被子,她真傻,要扔也是扔右脚的啊!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的时候,很快就到了钟情拆石膏的日子。

钟情突然有点舍不得这样的日子,望着生活了一个月的房间,她感概万千。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任劳任怨,甘心为她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就连她来例假,他都不让她碰冷水,什么事情都提前做好安排好。

有的时候,他们会因为吃什么菜的小事而吵得面红耳赤,但很快就会恢复如初。

有的时候,他会突然将她按在沙发里狠狠的亲一把,说是弥补这几年的遗憾。

有的时候,她会仗着自己腿脚不方便,让他做许多奇怪的事情。

“我东西都收拾好了,那个,我…”钟情站在房间门口,有些不舍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易见淡淡的看着她收拾行李,突然一把抢过她的行李箱,“要不然,你就住这里吧!我跟你班主任去解释。”

钟情急忙,要是让他去说了那她更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虽然她知道他出面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

“我们当初说好了,这一个月谢谢你了…对了,你还没把我缴费的单据给我呢?”钟情大大方方的伸出手,这样,她就有更多的理由跟他有接触了吧。

但是,易见却不这么想,他就是想让她欠的,最好是一辈子。

“那个啊,早就扔掉了,不然等你放假的时候就来帮我打扫卫生,就当抵这个吧!”易见淡淡开口。

也好,这样的结果也听好的。

“那我走了…”

“我送你!”

女生宿舍下,钟情一步三回头,咬咬牙,终于鼓起勇气头也不回的往楼上去了。

突然,手里的行李一空,易见正酷酷的站在她身边。

她放肆的冲他笑了起来,“你怎么上来了?女生宿舍不让男生进来的。”

“我跟宿舍阿姨说我女朋友骨折,不方便提行李,她就让我上来了。”

钟情的血液瞬间就沸腾起来了,有一种一刻也不想离开他的感觉。

“进去吧!”易见站在楼梯口,朝她挥手告别。

一向寂静的女生宿舍,听到了一声突兀的男声纷纷探出头来张望。

钟情朝他快速的挥手,一副他快走的模样。

易见当然知道她的小心思,提起脚步就飞快的下去了,宿舍阿姨说了送了行李二十分钟就要下来的。

“我回来了…”钟情张开双臂,看着宿舍,空空如也。

看来,没有人知道她回来,也没有人在意她的回来,她有些傲慢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一个月没回来,她的桌子都好像染上了一层灰尘。

“砰”的一声,是礼花绽放的声音。

“欢迎回来…”小满和琴子突然从阳台上冒出来,就连一向和男朋友在外面同居的雅雅也回来了。

“呜呜呜,谢谢…”钟情立马笑开了花,“我还以为你们都不在呢?”

“我们不在,那门自己会开吗?”琴子嘲笑她。

四个人立马哈哈大笑。

“哟哟哟,谈恋爱了的人就是不一样,我们可是看到某人跟男朋友如胶似漆,都不想回来了呢?”小满打趣她。

钟情抿着嘴唇,害羞道:“哪有,是…”

“好了好了,我们都懂…”三个人看着她羞红了的脸,相互一笑。

雅雅靠在椅子上,看着钟情道:“可以啊你,才几个月不见,就掉到了一只金龟婿,我可是听说了你男盆友的厉害,以后可要罩着我们。”

钟情尴尬一笑:“有吗?要真是,必须要罩着的。”

“钟情,你就这么以为我们找的没你家易见好么?”小满狡猾的看着她,一步一步朝她逼近。

“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不过小满你,你说这句话就不怕班长大人听到伤心么?”钟情立即求饶,她可不想一回来就被她们欺负。

小满满不在乎道:“这有什么呀,谈恋爱又不是结婚,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钟情点点头:“是嘛,你个花心大萝卜!”

“说谁呢,你才是见色忘友的家伙!”说着,小满就将她的魔爪伸向了钟情的腋窝。

钟情吓得急忙后退,不停的求饶,“琴子,雅雅救命啊!”

“小满你当心点,伤筋动骨一百天呢!”琴子好心的提醒她,钟情也开始卖萌卖惨。

论力气什么的,她远远不及小满。

终于,小满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三个人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围着钟情坐了下来。

“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琴子笑眯眯的看着她,双手放在钟情的大腿上。

“就是就是,给小爷说来听听。”小满伸出在钟情的下巴上勾了勾,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被琴子笑得合不拢嘴。

“不会就到了那一步吧,你们有没有做安全措施?”雅雅担忧的看着她。

被三双期待的眼睛盯着,钟情的头皮一阵发麻,只得低低道:“没有,没有的事,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况且有我妈在呢,你们想哪里去了。”

钟妈妈是隔几天过来的,她回家跟钟爸爸说了易见和钟情的事后,钟爸爸担心自己的宝贝女儿吃亏,自己去不方便,就不停的使唤钟妈妈过去。

钟妈妈原本就是为了给他们年轻人创造机会,但是听到钟爸爸说的有理有据,也觉得女儿不能吃亏,不能在一个男人身上栽两次,所以才会盯的那么久。

事实证明,一个人爱一个人,哪怕她摔破跟头,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不是吧,你妈妈怎么那么不识趣啊。”

“我看钟妈妈不是那样的人啊!”

三个人喋喋不休。

“那你们什么也没有做?”小满狐疑的看着她,企图从她的眼神里抓到一点蛛丝马迹。

钟情犹豫半晌后,低声道:“就接吻了!”

“接吻…”小满大声惊讶道。

钟情急忙一把捂住她的大嘴巴,琴子和雅雅也不约而同的拍了她的肩膀一把。

“不是,我们钟情那么保守的一个人,怎么就会跟人接吻了呢,说说看,和学长接吻的感觉怎么样?”小满好奇的凑着脑袋,忍不住吧唧了两下嘴巴,顾不得疼痛就端坐着。

琴子瞪了她一眼,谁不知道她脑子里什么思想。

钟情摇了摇头,没什么感觉,就觉得头脑一片空白。

“不是吧,你们是舌吻,还是就吧唧一下…”小满手嘴并用的做着手势。

钟情摇摇头,拒绝回答,“我是病人,该休息了!”

“人家是第一次,你怎么这样…”琴子狠狠的给了她一记白眼。

小满装作特别无辜,摆手道:“我那是关心她,怕她被人骗了好吗?”

“你那是嫉妒,嫉妒人家找了你找不到的男朋友,他们两个可是青梅竹马,比你这个室友的关系可要亲多了!”琴子嘲笑起来。

小满立即不爽,她就是好奇,就是嫉妒怎么了,“钟情,你起来,你说,是我跟你的关系好,还是你的青梅竹马,那么多久没见,我就不信他比我更了解你。”

钟情翻了一个身,不理会她,她确实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

睡惯了易见的大床,她突然觉得宿舍的床又硬又窄。

“钟情!”小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跟着她踩上了梯子,差点就要爬上来,寝室门响了,是同班同学来传递消息,说班长找不到她,要她现在去食堂找她。

她一走,雅雅也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包包,笑道:“我男朋友在等我回家吃午饭,我就先回去了,改天约你们吃饭!”然后,踏着欢快的步伐走了。

“中午想吃什么?”易见的消息茫然在目。

钟情冥思苦想,一个个欺负她没有男盆友么,拜托,她现在要有什么都有什么了。

“我想吃辣椒炒肉…”钟情慢慢敲出这几个字,在易见家里补了那么久,她很久很久都没有闻到辣椒的味道了,“不然酸辣鸡杂或者土豆丝也是可以的。”

“嗯,辣椒就算了,酸鸡杂可以!”易见盯着菜单看了看,他能想到钟情那张吃瘪的样子,忍不住勾了勾嘴唇。

钟情窝在被窝里,气的牙痒痒,没有辣椒的鸡杂还是有灵魂的食物吗?

她突然很想大叫,还是回到当初一个人的好!

“钟情,你想吃什么,我去食堂给你带回来…”琴子正在收拾书本,走到她床边拍了拍她的床沿。

钟情探出一双脑袋,尴尬道:“我男朋友给我做了鸡杂!”

琴子的脸立马就拉了下来,不满道:“得,这狗粮我吃饱了,我去图书馆了!”

“我错了,琴子大人…”钟情扯着嗓子喊道,门砰的一声就被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