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是我

小说: 隔壁竹马恋青梅 作者: 黄喜欢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5:03 字数:2262 阅读进度:5/129

易见最近接了一个新案子,每天忙到深夜,偶尔有空的时候会打开QQ看下信息。

眼看着案子就要交接完毕,他还是没有收到钟晴的信息。

“怎么样啊?易大神啊,这几天闭门不出,是不是趁着我们睡着了,在梦里和你那个邻居妹妹约会啊!”张达达戴着新买的耳机,欢快的跳了进来,挖苦道。

易见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只是冷冷的看他一眼,微微一笑:“刚做好发你邮箱了,剩下的框架就交给你。”

说完,他就酷酷的带上门离去,只剩下软在地上的张达达,苦着脸叫嚣,果然易见一笑准没好事,他这还是人嘛,这么短的时间就把一个商业网站给搞定了。

钟晴跟以往一样,上课下课,参加活动,偶尔跟室友出去浪浪,最多的时间是宅寝室追剧,过着传说中的“大学快乐肥宅生活”。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今天早上一起床右眼皮那叫跳的一个厉害。

“你们说,我这眼睛怎么回事啊?”钟晴站在寝室中间,指着自己的右眼,手里拿着一面镜子默数,已经是第六十六了。

小满捂着嘴巴,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嘲笑道:“该不会是昨晚看了不该看的,长针眼了吧!”

钟晴吓得整个人愣住,回头就朝她飞空踢了一脚,小满配合她的演技,捂住胸口做出了一个夸张的受伤动作。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八成是你最近做多了亏心事,有人来讨债了。”琴子敷着一张干巴巴的黑面膜,慢悠悠的从床上下来。

“啊……”小满冷不丁的唬了一跳,整个人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幸好钟晴踮脚耸肩撑了她一把,两个人立即开启江湖侠义,拱手道谢。

琴子立马把面膜摘下来,轻蔑的看了她们一眼:“没世面!”

小满嘟囔:“你有世面,大清早敷着一张黑面膜,好好的人不当偏偏要当鬼!”

“我乐意,再者说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吓的就是你!”说完,琴子就朝她奸诈的笑了笑。

“你看看她!”小满指着琴子,愤愤的拉过蚊帐,再次躲进了被窝里。

“看我也没用,哼嗯!”

钟晴无奈的回到座位上,得了,本来想让她们看下自己怎么回事,莫名激发了一场“寝室大战”。

“快点洗漱吧,早上是女魔头的课,她一来可是要点名的!”钟晴慢悠悠的往洗手间走去,快到洗手间的时候加快速度,抢先一步占得了先机。

小满生气的闷哼了几句,利索的甩开被窝,一溜烟的跟在钟晴身后冲进洗手间,气的钟情垂首顿足就差没有锁门。

上午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下午原本是没课的,钟晴已经打算好坐车回家过周末的。

但是她刚收拾好行李,突然接到系部李秘书的电话,说是大学里出了个“名人”,希望她过去拍几张照片,放在学校宣告栏里。最最重要的是,这次的系网报道还是由她来执笔。

要知道,在学校这个地方,能得到除专业外的锻炼,再加老师的栽培,她是可以发展自己的第二就业选择的。

在学校接触名人的机会不多,钟晴犹豫再三,立马就在回家和留校之间做出了选择。

“妈妈,我这周末要做一个采访,恐怕没有时间回去了,对不起!”

钟妈妈正坐在麻将桌上搓麻将,把手机放在了肩膀上,笑眯眯的扫了桌子一圈:“哦哦,不回来啊,学业最重要的!没事,改天爸爸妈妈去看你,你好好表现哈!我又胡了…哎呀…我的手机…”

“嘟嘟…”电话里立即传来嘈杂的埋怨声和挂断的机械声。

没多久钟情就收到了提前一周的生活费,还多转了几百呢。

钟晴按照李秘书给的地址来到了二教的303教室,一路上心里都忐忑不安,不知道为什么,她听说那个人计算机很厉害,就不由得想起了易见,这么多天都没见,不知道他最近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忘了那件事。

看着那一抹背影,钟晴鼓足勇气,轻轻敲了敲门。

“学长好!”

那个人一听到敲门声始终不肯转身,直到钟晴的声音响起他才慢慢转动着身子。

“钟晴是吧,你好你好,叫我张大大就行,我们又见面了!”张达达的桃花眼就像放电一般,落在了钟晴的身上。

钟晴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他,是她多虑了。

整个访谈和拍摄都进行的非常顺利,末了,张达达的那一袭话简直要把她雷死了,仿佛之前所有的准备都功亏一篑。

“那个,你知道吧!其实那个网站不是我做的,我只是负责后台上新,你这个报道,注意点哈,我可不是抢人家功劳的人。”张达达说的及其委婉,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尴尬。

“不是你做的?那是谁做的啊,老师说要主要负责人的照片,是要挂出去的,你这样,我?”钟晴端着摄像机,耷拉着脑袋看着他,专业的素养让她不得不保持镇定。

“妹子,这事你就别问了,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就按照我说的做就对了。”张达达想要拍一拍她的肩膀,但是发现她有些闪躲,立即将手放了下来,仿佛这样的事情已经做过很多遍了。

今天的他一袭正装,这跟平时一身运动的形象决然不同,果然人靠衣装。

“记住了啊!”说完这句话,他就飞快的溜了。

钟晴低丧着脑袋,慢悠悠的走出教室,也许是因为心事重重她根本没注意到角落里的易见,他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钟晴!”

钟晴面无表情的转头,心虚的冲他一笑:“好巧,你也在这里啊!”

星期五的下午大部分学生都没课,整个教学楼显得空荡荡的,寂静的有些可怕。

“对了,你跟张达达是室友,你知不道那个在校外给人设计网站,一夜给别人赚了好多的同学是谁啊?”她抬起头,伸出五个手指,尽管她都不知道具体的数据,只记得李秘书嘱咐她收益非常可观,希望她多加报道。

“是我!”易见淡淡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