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封神:只想跑路的我,被人皇偷听了

第339章 我来了,我又要走了

作者:临渊羡鱼的喵 更新时间:2022-05-10

第339章我来了,我又要走了

姜子牙就要上前叫阵,可心里老是感觉有些不得劲,总感觉忽略了什么。

下意识的回头,刚好对上了一双眼睛。

黄天化的肤色很白,如羊脂白玉,可现在,那张英俊的白脸上却满是涨红,根根青筋显露,全身的肌肉更是紧绷的有些发颤,显然,他在极力压制着某种情绪,但那双看着姜子牙的眼睛,却带着一抹哀求。

“黄、黄师侄……”姜子牙顿足,他明白到底忽略了什么了。

黄天化是清虚道德真君的土地,赤精子不清楚这位师侄的家室,可他这位大周丞相,却是清楚的很。

黄飞虎是人家亲爹,九凤辇里那位,是人家亲姑姑。

好家伙,抓来俩肉票威胁殷泽,眼下殷泽没威胁到,却先把自己人给捅了好几刀。

他很清楚黄天化眼里的哀求是什么意思,但……

姜子牙走到黄天化身边,轻轻拍了下肩膀,“你身为人子,心中有怨气也是人之常理,但你爹与你姑母既然选择助纣为虐违逆天命,那这便是他们命中该有的劫难,你既为阐教弟子,就应该明白天命不可违。

黄师侄,修行不易,切莫因为一时糊涂,就枉费了这些年的苦功,一切,要以大局为重!”

半是劝解,半是威胁的说完,姜子牙便冷硬的转身骑上四不像飞到西岐城近前。

黄天化双拳紧攥低下头,那笔直的腰杆微微的弯了一些,整个人好像都被埋在了阴影当中,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人会在意。

跟杀殷泽的机会相比,他,真的很无足轻重。

姜子牙来到西岐城前,没有直接叫阵,反而借着整理衣衫,想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可整理了一遍又一遍也是没用,反而手心开始发汗,喉咙开始紧绷。

这一天,他期待太久太久了。

手握黄飞虎与大商皇后这两个珍贵的筹码,殷泽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出城受死,要么龟缩背负骂名动摇大商国运。

无论殷泽怎么选,都难逃灾厄。

‘这次,我看你还怎么跟我斗!’

姜子牙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骑着四不像飞到西岐城近前,法力在喉间激荡。

“殷泽,有故人来访,还不速速出来一见。”

城内太子府,刚刚降服了恶龙,镇压了憨憨的殷泽正处于无欲无求的贤者时刻,听到姜子牙的声音后,完全没有动弹的意思。

这时候抱着软软的善财,香香的邓憨憨小憩一会儿多舒服,出去跟你个土埋半截的老壁灯打嘴炮那不纯纯的有病吗。

“傻批一个。”

殷泽打了个哈欠,午睡什么的,最舒服了。

“有故人来访,殷泽速速现身一见。”

等了一会儿,姜子牙以为殷泽没听见,便再喊道。

然而,声如石沉大海、不对,石沉大海好歹还能看看水花呢,姜子牙这是纯白吆喝,这就很难受。

子牙暴跳如雷,你好大的狗胆啊,你娘跟大舅都在我手里了还敢跟我玩这种花活,看看老子不骂死你!

“殷泽,出来见我!”

“殷泽,你个***你出来***”

“你妈在我手里,你舅舅也在,你赶紧出来见我!”

“他们真的在我手里啊,真的。”

“鼠辈,你!你快点出来吧咳咳咳咳……”

一柱香后,暴跳如雷的姜子牙跳不动了,手捂着冒烟的喉咙,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不管是让殷泽背上不孝的骂名,还是逼他出城宰了,前提都要见到人,再用留影石记录下现场的画面来那就更好了。

可要是殷泽就这么一直装聋作哑不出来的话,后边戏还怎么唱?

姜子牙决定不叫骂了,主要是骂了也没用啊,殷泽不搭理,总不能连人都没见到,就直接开始撕票吧。

必须要换个思路才能把人忽悠出来。

眼睛一转,姜子牙回头冲着周武王姬发传音几句。

姬发眼角抽搐,脸色很不好看,你是认真的?

但最终还是黑着脸点了点头,没辙啊,傀儡天子有个屁的人权,更何况,他现在还不是天子。

姜子牙大袖一抖,一条绳索飞出,几下就把姬发绑成了粽子提到身边,旋即对着西岐城吼道:“殷泽,老夫决定弃暗投明了,今日特意绑了反王姬发投诚,还请现身一见。”

腾!

殷泽抬眼看了下城外的方向,瞬间从那张金玉大榻上蹦起来,你要是跟我聊这个,那我可就不困了。

殷泽的大动作惊醒了春睡的美人,嗯,美人之一,憨憨依旧睡的香甜,还顺手把被子抢走了。

善财好奇问道:“殿下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姜子牙把姬发绑了,想要投奔我。”

殷泽一边换衣服一边回道。

善财蹙眉,担忧的拽拽殷泽衣角,“此事蹊跷,怕是有诈。”

“嗯,我知道他有诈啊。”

殷泽给善财掖好被子,笑道:“但闲着也是闲着,就陪他玩玩呗,要不然这老头一直在外头瞎吆喝,听着也怪烦人的,睡觉都睡不安稳。”

说完,殷泽空间门一开,出现在了城墙上面,控制着杏黄旗与青莲旗散开身前的迷雾,心说上回怼姜子牙还是怼的太轻,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又来找骂了,正好,再从你身上薅点情绪值。

当殷泽出现的瞬间,姜子牙立刻把姬发放开,旋即眼睛都红了,这威胁人威胁的,实在是太憋屈了。

“你终于来了!”

殷泽:“嗯,我来了。”

姜子牙:“你……”

殷泽:“我不该来的。”

姜子牙:“啊?”

殷泽:“但我还是来了。”

姜子牙:……谁特么跟你聊这个了?

殷泽:“但我现在又要走了。”

姜子牙:!!

要是有血条的话,现在应该已经被气到斩杀线了。

【叮~感受到姜子牙的愤怒情绪,情绪值+99+99+99……】

“殷泽!你欺人太甚,你看看这是谁!”

姜子牙怒发冲冠,指着身后庆云上的凤辇与黄飞虎吼道。

“不看,我要回去睡觉。”

殷泽直接转身。

噗!

姜子牙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身嘶力竭的吼道:“你舅舅跟你娘就在我手上,你要敢走,我就杀了他们。”

“切~”背着身的殷泽不屑一顾,之前他就听见姜子牙吆喝这个了,完全就没在怕的。

“我娘在朝歌城里,有大商国运庇护,我老舅黄飞虎在大商东疆跟着闻太师打仗,身边有十天君护着,你骗人也要讲点逻辑的好吧。”

殷泽竖起一根中指,但想着回头看一眼就看一眼吧,可这一回头……

殷泽瞳孔猛地一缩,就好像被晴天霹雳击中,整个人瞬间绷紧。

上一章 你妈在我手里!主目录下一章 那还怕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