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封神:只想跑路的我,被人皇偷听了

第19章 昊天禁雨,龙族问心

作者:临渊羡鱼的喵 更新时间:2021-12-27

第19章昊天禁雨,龙族问心

成为东海“海王”之前,殷泽其实是不想管那劳什子大商舞臣应该做的祈雨工作的。

祈雨,跟我跑路泽有什么关系?

但现在,我殷泽都是东海“海王”了,指挥手下小弟,给大商下点小雨什么的完全不过分啊。

怎么着,距离跑路成功逃离朝歌还需要花上一段时间,而大商的干旱问题其实是有点严重的。

空气干燥……

摸摸脸,咱这张清秀的小脸,可不能因为干燥缺水啊。

多下下雨,湿润湿润,怎么着也能让自己在大商的生活条件更舒适一些。

而且吧,殷泽琢磨着,既然已经当上了大商的司天监舞臣,便宜老子帝辛也完全没有给他撸下来的意思。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哪怕是为了自己,还是干点本职工作的好。

要不然,朝里那些文官再拿他玩忽职守找茬,也不利于他低调跑路的原则。

嗯,就这么决定了,殷泽对敖广说道:“朝歌城东六百里有一名叫榆关的小城,那里的降雨应该归你们东海管吧,你们为何连续七个月不给那里降雨?

赶紧安排龙给我下雨去,还有啊,以后大商境内的降雨量往上提提,必须给我保证到风调雨顺的级别,我现在是大商司天监的舞臣,你们可不能给我拖后腿,从今往后大商降雨内,不予许有干旱,或是洪涝等灾害出现。”

“殿下,风调雨顺没问题,但朝歌东六百里的榆关……”敖广有些懵,完全没有印象。

这也不怪他,堂堂东海龙王,其实早就不管降雨那种杂活了,别说他了,就算是他那些龙子龙孙也懒得干,降雨这事儿,一般都是那些血脉不怎么纯的龙种去做的。

“父王。”

倒是东海大太子熬凡瞳孔一缩,想起了什么,提醒道:“您忘了,七个月前,天庭昊天上帝,给咱们东海发来了一道御令。”

敖广一怔,苍老的龙脸上露出一抹难色。

他,想起来了……

“殿下,赎老龙直言,榆关的雨,降不得啊……”

敖广吞吞吐吐地犹豫说出了愿意,殷泽听了后眼角直抽抽。

天帝昊天?

那不就是玉皇大帝吗。

不允许降雨,好强烈的既视感。

貌似在西游里,也有过这么一茬,只不过,这次昊天玩的没有西游时高级。

最起码,这次昊天,没让狗舔面,鸡啄米,烛火烧锁。

事情是这样的,七个月前,封神量劫已经成为定数,身为封神中,最大既得利益者的天帝昊天心里那叫一个爽。

只需要等待区区几十年,他的天庭,就能多出三百六十五位听话又便宜的打工仔,这简直不要太舒服。

身为天庭之主,又当了那么长时间的光杆司令,这乍见到今后幸福的曙光,昊天直接决定奖励自己一次七天七夜人间游。

于是昊天就化身为一名中年富商降临人间,机缘巧合下,第一个景点就选在了榆关。

可到了榆关之后,昊天很不开心。

因为他发现,这些蝼蚁似的卑微人族,家家户户里竟然都没有供奉他天庭的香火。

这边供奉的,不是三皇五帝,就是圣母女娲,昊天心里那叫一个醋味冲天。

他就问人,为何不敬天地真主,天庭昊天上帝的香火?

榆关人族自豪的挺直胸膛,大笑道:为何要敬天庭的香火?

这里,可是人间啊。

敬三皇五帝,是尊祖。

敬圣母女娲,是因补天功德。

至于不敬天庭。

天上的王,为何要我们人来敬?

这是洪荒人族人人胸中皆有的骄傲,与脊梁上的傲骨。

人族有人王,与天帝齐肩,何须舍近求远去敬香火。

这番话说的掷地有声,让昊天气的胸闷,心里气啊。

要是人皇位格还在,昊天也就罢了,毕竟那是人皇,在达成了某些条件下,可以算是圣人那一级别的存在。

可帝辛不是人皇啊,人王而已。

我乃道祖鸿钧钦定的天庭之主,一个连修炼都不能的区区人王,寿元不过百载,凭什么能与我齐肩!

但这是洪荒的规矩,他气也拿帝辛没办法。

但这货搞不了拥有人族气运护体,跟紫薇皇气加持的人王帝辛,他能搞普通的人族啊。

不过,人族现在可是洪荒主角,身为天帝的昊天,可不舍得让自己沾染屠杀人族的恶果,于是乎,一道御令发向东海。

不敬我?

老子旱死你们这群蝼蚁!

因果?

干旱是东海龙族做的,跟我昊天有什么关系。

“殿下,天帝发下御令,令我东海三年内,不得给榆关降半滴雨,您看……”敖广忐忑的问道,他心里也慌,这种两头为难的感觉,太特么难受了。

一边,是天庭之主昊天,一边,是刚刚认主,疑似是人形祖龙的殷泽。

龙族,太难了。

“嗯,所以说,你们东海龙族认我为主其实是假的,实际上,昊天才是你们的主子?”

殷泽神情微冷,淡淡的看着敖广,一仆不侍二主,这是原则问题。

殷泽不想跟天帝昊天争什么,但,他如今既然收了东海龙族,就必须要拿出态度来,要不然,他殷泽成了什么东西?

有些东西,白给殷泽都不要,就如那东海的定海神针铁,可有些事儿,是不能这样的。

敖广顿时惶恐,可还不等他开口辩解什么,殷泽又问:“敖广,你到底是我人间的龙王,还是他天庭的昊天的龙王?”

“当年我人族崛起时,若不是三皇念在你们龙族的应龙辅佐有功,分给你们的些许人族气运,你们四海龙族能有今天的地位?”

“可还记得当年与你们龙族三分洪荒的凤凰与麒麟,现在都在哪里?”

“你给我记好了!龙族之所以还能在洪荒呼风唤雨称王称霸,凭的不是他昊天的恩赐,没有人族气运庇护,你们现在连屁都不是!”

“现在到好,你拿着我人族的气运,吃着我大商的供奉,住在我人族的海域,可听的却是昊天的命令!敖广,你还真是有奶就是娘,忘恩负义两面三刀的白眼狼啊!”

殷泽的声音不大,但字字宛如利刃扎进敖广耳朵。

对龙汉初劫后的洪荒龙族,殷泽从不隐藏他的反感,对洪荒人族而言,这四海龙族,简直就是一群喂不熟的白眼狼。

人族兴起之前,人族,在龙族眼里就是食物而已,妖族吃,龙族吃,大快朵颐。

可人族兴起后,龙族立马舔着脸拍着胸膛,我们龙族,是人族最忠实的战友!

然后龙族得了人族的气运,后来人皇降为人王,龙族又变了,开始吃你的,喝你的,用你的,住的房子还是你的,不感激也就算了,还特么成天站在人族头顶作威作福,简直不要脸至极。

这些话藏在心里没说出来时,殷泽还没觉得怎么样,但如今说出来了,他索性就直接干净利落一场。

穿越至今二十天,能力不高,水平有限,或许这大好穿越一场,到头也是平淡收场。

平平淡淡挺好的,但今天,殷泽觉得,可以为洪荒人族,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人间的龙,若是不能为人间谋福祉,留之何用?

上一章 龙族认主,海王殷泽主目录下一章 重新定大商天象,功德天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