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汪氏与宁嫔

小说: 大清四福晋 作者: 学弟的学长 更新时间:2020-09-16 15:08:18 字数:5066 阅读进度:714/719

<>app2();

《万水千山总是情,各位大佬,既然来了,收藏,订阅,打赏,推荐走一波呗!

老生长谈,写文不易,虽然有雷点,但是请各位大佬,支持正版阅读(qidianzhongwenwang),丑拒盗版!》

雍正一脸嫌弃的望着宁嫔,特别是宁嫔这一身粉粉嫩嫩的颜色,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

一个三十多岁,徐娘半老的,打扮的根个十五六岁小姑娘似的,这样真的好吗?

莫名的让人想到装嫩两个字......

“.......”

宁嫔面色一白,本来心底里头想好的言语,此时此刻却是忘在了脑后,面上又羞又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皇上,皇上竟然如此厌恶她?

雍正顿了顿,冷声道:“宁嫔,汪氏情况如何,太医诊断结果是什么?”

呵呵,他可没有闲情逸致和宁嫔在这里消磨时间,他还准备着回坤宁宫,和皇后商量事情呢?

本来,今夜若非皇后苦口婆心相劝,他是不会来长春宫的......

“回皇上,汪妹妹......汪妹妹......”张了张嘴,宁嫔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口说什么,心底里头惶恐不已,暗道自己竟然如此糊涂,竟然忘了汪氏如今可是在后殿暖阁之中,呕吐不止。

额,汪氏若是真的有了身孕,这诞下皇嗣,势必会由她这长春宫主位抚养,可是如今......

汪氏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她该如何是好呢?

最重要的是,自己该如何和皇上解释......

雍正看着宁嫔变化莫测的神色,心底里头满满的都是厌恶,冷笑一声,沉声道:“武氏,若非松克里宜尔哈即将远嫁巴林部,朕今日便可将你打入冷宫!”

哼,这个宁嫔,愈发的没有分寸了。

若不是因为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将宁嫔之女,八公主松克里宜尔哈,许给巴林部的郡王,宁嫔如今这般做作,他早就将其打入冷宫,眼不见为净了......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臣妾知道错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宁嫔颤颤巍巍的开口,心底里头后悔不已。

早知如此,她便该在后殿等待着太医的诊断结果,看汪氏是否真的有身孕。

如今......

皇上心中厌恶自己,只怕即便汪氏真的有了身孕,诞下皇嗣,也是轮不到自己抚养的。

心中快速的权衡了一番之后,宁嫔哆哆嗦嗦的道:“皇上,嫔妾已经请了太医院最擅长妇科的太医,给汪氏诊脉,如今相比已经出了结果,嫔妾是心想皇上驾临,无人迎接怎么好呢?所以.....”

“嫔妾思虑不周,还请皇上降罪!”

不能,自己绝对不能失宠,绝对不能让皇上彻底厌恶自己。

“朕也不是那部分青红皂白的,既然你已经知错了,而且还主动请罪,那么朕便罚你在长春宫闭门思过半年,罚抄宫规一遍,同时长春宫的绿头牌,便暂时撤了吧!”

“什么时候你真正知道悔改了,朕自然会吩咐敬事房挂上你长春宫的绿头牌......”

雍正沉吟了一番之后,凉凉的开口,心中暗道长春宫就五个嫔妃,宁嫔,兰贵人,以及下头的三个小答应,如今借着这个机会,将几人一同撤了绿头牌,实乃上上之策啊!

“皇上.......”

宁嫔一脸的难以置信,眼中满满的都是震惊。

为什么,为什么?

她是犯了错,可是自己宫里头的兰氏,马氏高氏等人,有什么错呢?她年纪大了,能不能侍寝,已经无所谓了,可是马氏高氏等人还年轻呢?

此番,汪氏不知是否真的有身孕,若是怀上了,自然是极好的,可若是没怀上,只是吃错了东西,导致肠胃不适,那......

马氏高氏都还年轻,只要侍寝,总会有机会有孕的,而到时候自己作为主位,抚养低位嫔妃的孩子,合情合理啊!

雍正面色一沉,冷声道:“怎么,宁嫔对朕的处罚有异议?”

呵呵,这个宁嫔当真是蠢笨如猪啊!

如此蠢笨之人,竟然还妄想争宠,妄想母凭子贵,妄想借腹生子.......

“嫔妾......嫔妾没有异议。嫔妾谨遵皇上旨意,定当约束底下的姐妹们.......”一脸生无可恋,宁嫔低着头,声音细弱蚊蝇的低声道。

哎,一步错,步步错,如今她还能怎么办呢?

皇上是天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此番已经下旨,撤了自己,以及长春宫其她姐妹的绿头牌,那么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雍正冷笑一声,沉吟了片刻之后,沉声道:“朕去看看汪氏情况如何,究竟是不是真的有了身孕?”

呵,汪氏没有身孕,那还好,可若是有身孕,那就不正常了!

“是......”

低敛着眉眼,恭声应了一声是,宁嫔低眉顺眼的跟在雍正后头,去了长春宫后殿。

长春宫后殿之中,住着汪氏,马氏和高氏三个答应,其中高氏是先帝襄嫔高氏的侄女,通过内务府小选入宫成为宫女,而后入了宁嫔之眼,举荐伺候了雍正,被封为答应......

“奴婢答应高氏,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刚踏入长春宫后殿,一个十五六岁,模样娇俏的女子,扭着纤细的腰肢,笑盈盈的上前对雍正屈膝行礼,同时还不忘暗送秋波。

雍正面色一怔,心底里头有些不自然......

咳咳,眼前这个答应高氏,的的确确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杏眼桃腮,唇红齿白,最主要的是眉眼之中一汪春水,我见犹怜的模样,是个男人都很难把持住。

清了清嗓子,雍正沉声道:“不必多礼,起来吧!”

呵呵,高氏想要勾引他,他岂能不明白呢?只是自己并不是真正的雍正,做不到对每一个投怀送抱的女子,都来者不拒,随意如此妙人儿的一番苦心,注定要付诸一流了......

“皇上,奴婢多日不曾见您,心中甚是想念,今夜不如皇上去奴婢屋里头歇息,奴婢定当尽心侍奉皇上。”高氏微微抬起头来,一脸爱慕的望着雍正。

雍正身形一僵,一脸阴沉着脸望向宁嫔,眼中满满的都是不喜。

呵呵,他不喜欢高氏这般带着目的,接近他的女人,所以如今唯有表达自己的不满,然后让宁嫔自己看着解决这个高氏......

宁嫔收到雍正的目光,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冷声道:“高氏,休得放肆,皇上此番是来看望汪妹妹和汪妹妹腹中龙胎的,怎能撇下汪妹妹不管,去你的屋里头呢?”

“从今儿个起,高氏你禁足屋中,没有本宫的吩咐,不得半步......”

这个高氏,竟然如此的胆大妄为,当着她这一宫主位的面,居然狐媚皇上。

当初自己念及高氏,是先帝襄嫔的侄女,想着卖襄嫔,以及二十二贝子,二十三贝子几分薄面,举荐了高氏侍奉皇上,不曾想......

“宁嫔,朕记得这个高氏,是当初你向朕举荐的吧?”雍正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似笑非笑的望着宁嫔,冷声开口。

呵呵,当初宁嫔举荐高氏的时候,估摸着是没有想到高氏言行举止竟然如此的轻浮......

宁嫔哆嗦着身子,大气不敢出一声,许久之后方才硬着头皮低声道:“回皇上,高氏的确是嫔妾举荐的,嫔妾当初念及高氏苏氏先帝襄嫔娘娘的侄女,想着是个好的,不曾想......”

“是嫔妾看走了眼,还请皇上恕罪!”

该死的高氏,自己向皇上邀宠也就罢了,如今邀宠不成,反而牵连她。

“苏培盛,传朕旨意,高氏言行不当,举止轻浮,即日起降为官女子,幽禁住所,无诏不得出......”微微沉吟了片刻,雍正冷声道。

呵呵,再者宫里头的嫔妃,别的宫中都安安分分的,唯独这长春宫是鸡飞狗跳,先是宁嫔与汪氏,如今又冒出来一个高氏,当真是以为他这个皇帝,被美色迷惑了心智吗?

可归根结底,论美色,这满宫的嫔妃,哪一个能比得上皇后......

皇后年轻的时候,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如今即便是年近四十,但却依旧风韵不减当年,而且论出身论门第,论贤惠大度,甩这个上不得台面的几条街!

宁嫔面色一怔,虽然有些不甘心就这么失了高氏这么一颗棋子,但是却无可奈何,同时心底里头也是暗暗欣喜的......

小狐媚子,仗着年轻有几分姿色,竟然望向当着她的面勾引皇上,当真是不知所谓。

匍匐在地上,一脸后怕的高氏,眼中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错愣的抬起头来望向雍正,继而嘶声裂肺的啼哭道:“皇上,皇上,奴婢知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求皇上不要把奴婢降为官女子.......”

完了完了,降为官女子,自己只怕是再无得宠的可能了?

宫里头,这几年,被降了位份的宋答应,熹贵人以及耿贵人,哪一个是有好下场的,而自个儿此番却是却是被皇上降为卑微的官女子。

官女子呵,连正儿八经的后宫小主都不是......

“苏培盛,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让人将高氏带下去!”

雍正面色一沉,冷冽的眼神望着带愣住的苏培盛,厉声呵斥道。

苏培盛这狗奴才,仗着是潜邸在他这具身体身边伺候的老人,如今是御前大总管,愈发的的目中无人了,平日里头收受后宫嫔妃们的贿赂也就罢了,如今竟如此的没有眼力见......

哆嗦一声,苏培盛连忙恭声应道:“喳,奴才遵旨!”

高氏被堵了嘴,带了下去关起来!

大约半盏茶之后,汪氏的屋子里头,一个头发花白的太医被送了出来......

“周太医,汪答应情况如何?可是有了身孕?”宁嫔一见太医出来,连忙关切的上前询问,心中暗暗祈祷,一定一定要是怀了身孕啊!

她以后,可就靠着汪氏腹中的龙胎了......

太医面色一怔,继而向雍正下跪行了大礼,神色恭敬的道:“回皇上,宁嫔娘娘,汪答应只是误食了令肠胃不适的食物,这才呕吐不止,并没有怀有龙胎。”

哎,宁嫔娘娘只怕是要失望了!

他心中也于心不忍,也知晓宁嫔娘娘为何如此急切的想知道汪答应是否有身孕,可是如今皇上在这里,他一个做臣子,不敢说谎,蒙骗皇上......

“什么,没有身孕?”宁嫔的声音骤然的提高了几个分贝,眼中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汪氏的症状很像是怀孕啊,为什么会是吃错了东西呢?为什么汪氏不是有身孕了呢?

雍正眉头皱了皱,心中暗道还好汪氏不是真的有孕,不然他明面上晋汪氏的位份,可是私底下却是要让汪氏莫名其妙的暴毙而亡,以保住皇室的颜面.....

如今,汪氏没有身孕,而是吃错了东西,对谁都好!

沉吟了一番之后,雍正冷着脸道:“罢了罢了,既然是吃错了东西,不是有孕,那便这样吧!汪氏......”

“皇上,皇上,请替奴婢做主啊?”

突然,汪氏的的屋子里头,面色惨白的汪氏在宫女的搀扶下,走了出来,对着雍正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咚咚的磕头道。

形势变得太快,雍正愣住了,宁嫔等人也是愣住了......

额,汪氏此举到底是什么意思?

怎地好端端的的请皇上,给她做主呢?是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吗?

宁嫔反应过来,面色巨变,冷声道:“汪氏,你胡言乱语什么?你在本宫这长春宫好好的,无人对你做什么,怎地就让皇上替你做主呢?”

额,这个汪氏,该不会发现了什么吧!

不应该啊,自己一直做得很隐秘,汪氏不可能知道,即便是知道了,也不敢是说出来.......

毕竟,汪氏宫外的家人,身家性命可都是捏在自己的手里头的。

“宁嫔娘娘,奴婢.....奴婢实在不愿与您同流合污,做出混淆皇室血脉的事情,至于奴婢的家人,能为皇室血脉的纯正做出牺牲,是他们的福气......”

汪氏咚咚的对着宁嫔磕了几个头,继而一脸决绝的沉声开口。

呵呵,她不小心偷听到宁嫔娘娘和八公主的计划,心中焦急不安,想将事情禀报给皇后娘娘或是皇上,奈何却连长春宫都出不去一步,所以.......

思前想后,方才故意吃了隔夜的食物,弄得呕吐不止,借此机会将皇上引来长春宫。

雍正面色阴沉沉,眼神冷森森的望着宁嫔,不带一丝感情的冷声道:“宁嫔,怎么回事,你最好是给朕一个合理的交代。”

是宁嫔真的想要混淆皇室血脉,还是汪氏在胡言乱语呢?

按理,汪氏一个不得宠的答应,是没胆子污蔑宁嫔这一宫主位的啊,此事莫不是是真的......

“皇上明察,嫔妾万万不敢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宁嫔咚咚的磕头,心底里头对汪氏恨得牙痒痒的,暗道自己和松克里宜尔哈一番苦心谋划,怎么就被汪氏这贱婢知晓了呢?

汪氏是如何知晓的,知道多少呢?

<>app2();

(https://www.x/read/160170/568070414.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