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从紫云养气诀开始

第一百零六章 雨,交易和困阵

作者:云遥玄莫 更新时间:2022-11-24

安阳城北,溪宁谷。

谷外一处树林空地中,聚集着七八个人影。

这些人皆身披黑袍,带着面具遮掩容貌,其中练气期的修士有七人,剩下的一人是筑基修为,显然是这些人的带队首领。

四周的树木枝干之上贴着避雨符箓,将此刻天空中的瓢泼大雨给阻挡在外。

突然,树林之中窜出一个黑袍人影,进入避雨符箓的范围后,将身上的雨水震散,随后向那名筑基修士走去。

“大人,沧霞拍卖行的人快到了。”

黑袍男子向筑基修士抱拳汇报道,其余的黑袍修士闻言,也纷纷看向此人。

筑基修士看着男子,带着面具的头颅轻点了一下,随即开口说道:“都打起精神点,对方快到了,看看该做的准备做好了没有,不要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

低沉肃穆的声音伴随着筑基期的灵力波动传达到每一个练气修士耳中,令得在场所有修士身躯一震,纷纷挺直了腰杆,齐声低喝道:“是,大人!”

黑袍男子汇报完消息后,便返回了练气修士的队伍中。

筑基修士环视了一圈,随即便恢复了之前的安静模样,不再言语。

他带着面具的脸微微低垂,似在思考着今日计划的所有细节。

想起此刻储物袋中的那枚塑脉丹,筑基修士隐于面具之下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沧霞拍卖会,确实是个很好的“交易”对象啊。

这枚塑脉丹,只怕你们拿不住!

筑基修士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心中冷笑。随后双手环胸,微微偏转头颅,看向了右后方的溪宁谷方向。

原本平静清幽的山谷,此刻在雨幕的掩盖之下,不由得模糊起来,而在这模糊的光景之下,似乎隐隐有一丝阵法的波动。

以为躲到城外就可以安然突破了吗?太天真了。

轰咔——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随即轰隆的雷声汹涌而至。

练气修士们抬头看了一眼,但也并未过多在意。

雷电消散,四周也逐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雨水击打在枝叶和避雨符箓所产生的护罩之上的噼啪声。

半柱香后,一连串的脚步声混杂着雨水的噼啪声,传到了此地修士们的耳中。

听到声音的众练气修士瞬间警觉起来,带着面具的脸庞齐齐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昏暗的树林中,出现了一群练气修士,一共十人,为首的是一名身着重铠的中年男子。

此人面容肃穆,脸上布满疤痕,身上凶悍的气息搭配其身着的铠甲,让初次见到他的不少练气修士心头微微震颤。

剩下的九人中,有八人衣上带有沧霞拍卖行的标志,应是沧霞拍卖行自己的练气修士。

还有一名身披黑袍的男子,面容被兜帽遮住,看不清细节。

筑基修士的目光在庄铁和身披黑袍的姜谦身上多停留了一瞬,随后便主动抱拳开口道:

“辛苦沧霞拍卖行的诸位弟兄们了,我们这也实在没想到天气会如此之差。”

“无妨,一些雨水罢了,对修士来说还算不上什么,不过咱们还是尽快完成交易吧。”

庄铁上前抱拳回应道,随后扭头看了一眼姜谦,见其点头后,这才示意身后的沧霞拍卖行修士,将本次交易所需的储物袋给取了出来。

姜谦看着这群头戴面具的不明修士,没有言语,而是任由庄铁主持接下来的交易事宜。

那名筑基修士此时也再度看向姜谦所化的潘巨,面具之下的面庞上,勾起了一抹微笑。

原来买主是这个黑面汉子啊,修为只有练气十一层,似乎有些不够看啊。

由于他们这边并没有透露太多信息,沧霞拍卖行也没有将买主的信息告知他们。

他心中更多的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名身着重铠的练气圆满修士身上。

无他,只因那名修士身上的气息配合着那具铠甲,竟让他这名筑基初期修士也有些忌惮。

那具铠甲,一定颇为不凡。

筑基修士身躯微微紧绷,从腰间的储物袋中取出了一莹白色的玉瓶,抬手唤来一名练气修士,将玉瓶交给他,示意其上前与沧霞拍卖行那边的修士进行交易。

沧霞拍卖行这边派出了一名练气十层的修士,拿着装满了水属性灵矿的储物袋,也一步步走到了前方。

两名练气修士在相距十步之时各自停下,这时庄铁的冷硬嗓音适时响起:

“现在停步,双方都不许有动作,之后按鄙人的指示,各自用引力术将交易的物品送到鄙人手上,待鄙人确认无误之后,便可继续交易。”

说着庄铁也走到了双方阵营之间,站在两位练气修士附近,同时略微释放了身上的凶悍气息。

在场感受到这股气息的修士,顿时心中一颤,尤其是最靠近庄铁的那两名练气修士,此刻心中更加惊骇。

姜谦也有些惊讶地看向庄铁,他以为此人只是一名稍微强悍的练气圆满修士,可现在看来,似乎没表面上那么简单。

另一边的面具筑基修士,心中对于庄铁的评估也再次上升了不少。

庄铁释放自身的气息后,十分满意众人的表现。

他现在的位置十分巧妙,爆发力量之后,攻击可以轻松地笼罩那名头戴面具的筑基修士,防御也可以将自家的沧霞拍卖行修士顾及到。

显然那名筑基修士也看出了庄铁站位的用意,不过他也不在意,毕竟是他们刻意隐瞒了信息,沧霞拍卖行对他们有所提防也是在所难免的。

庄铁随即看向那名戴面具的筑基修士,冷冷道:“诸位,可有疑问?”

面具筑基修士摇了摇头,随后庄铁看向姜谦,姜谦也表示没有意见。

之后那两名练气修士,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用引力术,将各自的交易物品,送到了庄铁手中。

庄铁接过储物袋和玉瓶,开始仔细检查两样物品。

检查完毕后,庄铁将两样物品分别交给双方派出的练气修士,那两名练气修士接过东西,也检查了一番,这才回归了各自的队伍。

姜谦从练气修士手中接过玉瓶,迫不及待地打开查看起来,确认是塑脉丹之后,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另一边的面具修士一伙,拿到储物袋之后查看了一番,确认其中的水属性灵矿够数之后,也轻松了下来。

面具筑基修士上前一步,向庄铁抱拳表示感谢。

庄铁只是点头示意,但并没有放下警惕,随后庄铁回到沧霞修士队伍中。

双方修士各自看了一眼,随后庄铁姜谦一方,便慢慢退出了这片树林。

见对方缓缓后退,面具修士这边也逐渐有了些小动作。

只见那面具筑基手中,突然出现了一块闪烁着暗紫色光芒的阵盘!

这一切自然瞒不过一直注视着面具修士的姜谦和庄铁,他们也早就预料过会出现这种情况。

可当那块暗紫色阵盘出现的时候,姜谦识海中的太初仙图突然传出了一道预警!

姜谦面色一绷,当即加快了脚下的动作,同时向身边的沧霞拍卖行修士急声提醒道:“快退!”

听到姜谦提醒的庄铁,面色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立即放弃了原本的攻击动作,转而开始向后方暴退。

其他的沧霞拍卖行修士的反应就有些不及二人了,足足愣了几息之后才开始逃遁起来。

但很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姜谦急声大喊的时候,对面的面具筑基修士已经大笑了起来。

“退?已经迟了!!”

话音落下,面具筑基修士手中的暗紫色阵盘光芒大盛,一道道幽暗的紫色灵光从地面喷涌而出。

其中还夹杂着一道赤红色的灵光,从之前庄铁所在的位置钻出,将周围数十米的范围内的一切物品全都破坏殆尽。

庄铁见状,一股寒意瞬间攀上心头,如果没有潘巨的提醒,他要是冲上前去,现在不死也是重伤啊。

而沧霞拍卖行的练气修士就没这么好运了,有两名修士不幸被暗紫色灵光击中,瞬间便失去了意识,躺倒在地。

剩下的几人也好不到哪去,或多或少都受到了那些暗紫色灵光的影响,行动开始变得迟缓起来。

不过也不用他们继续逃遁了。

因为此时,暗紫色的灵光已经将姜谦众人完全包围,同时一个笼罩整片交易场地的大阵,缓缓浮现。

这座阵法的范围,算不上多大,但刚好将他们的几条退路都覆盖了进去。

姜谦心中一冷,停下了继续后退的身形,迅速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块普通的五行护阵阵盘,激发后将己方这边的所有人都笼罩了进去。

五行护阵出现,顿时那股包围在众人身上的窒息之感便消退了不少,所有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但姜谦的脸上并没有丝毫轻松的表情,反而愈加凝重。

待阵法布置完全后,姜谦这才有时间看向四周这片已经被大阵包围的树林。

他心中不好的预感终究还是发生了。

暗紫色的阵法灵光将四周笼罩,姜谦他们几乎看不到困阵之外的一切事物,就连神识也无法探出阵法外部分毫。

阵内光芒黯淡,充斥着压抑的暗紫色灵光,他们脚下的土地泥泞无比,行动多多少少受到了阻碍,而唯一算得上是好事的,可能只有这场大雨被阵法挡在外面了。

他们在进入这片树林之前,便已经小心地探查过了,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痕迹。

庄铁此时也靠了过来,和姜谦站在一起,随后清点了一遍沧霞拍卖行的人员情况。

那两名倒下的练气修士,此时也被其他人给抬了过来。

庄铁检查了一下,发现他们并没有死亡,仅仅是昏迷。

而且这两人中,还有一名修士是此次行动的阵法师,负责检查周围场地的便是他,但现在已经昏过去了。

姜谦看了一圈之后,面色凝重地开口道:“依潘某看,此阵应是一困阵,并无太多杀伤能力,但具体是什么阵法,潘某学艺不精,看不出来。”

姜谦还是学习过不少阵法知识的,但面对眼前的困阵,他却没有办法。

他们此行队伍中的那名练气阵法师,他在阵法一道之上的理解,并没有强出姜谦多少。

当时姜谦也有探查过四周的阵法痕迹,也并未发现丝毫异样。

现在却出现了一座陌生的困阵,只能说明,那伙面具修士中,有人在阵法之上的理解,超越了他们。

再结合是那名筑基修士操纵的阵盘,有很大概率便是这名筑基修士布置的阵法。

听了姜谦的话后,庄铁面露难色,他也不懂阵法一道,他只懂得杀伐,而且要不是姜谦提醒,他现在估计也躺在地上了。

“潘兄,现在怎么办?”

庄铁小心地问道,显然已经将指挥权交给了姜谦。

姜谦略一思考后,便开口道:“陷入阵法之中,我们已经处于极为不利的场面,对方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

塑脉丹还在他们手上,对面是一定会再对他们出手,来将丹药夺回去的。

“而且,由于伤病的拖累,我们反击逃遁的难度还会再一步提高。”

说罢姜谦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两人。

这两人并未死去,如果他们要照顾伤患,实力也很难发挥。

姜谦的内心想法是放弃这两人,但他不是沧霞拍卖行的修士,无法做出决定,一切还要看庄铁的想法。

庄铁也领悟了姜谦话语中的含义,思考一番之后,便决定将二人抛弃。

他们现在虽处于姜谦的阵法保护中,但无论是姜谦还是庄铁,都明白这个普通的阵法是抵挡不了多久的,那伙面具修士一旦展开进攻,不消几息便会崩碎。

其余的练气修士心中虽难受不已,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而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如何商量地怎么样了,决定好怎么死了吗?”

正是之前那名面具筑基修士的声音。

闻言阵中的众练气修士面色大变,下一秒姜谦所布置的五行护阵便顷刻崩碎。

所有人又一次暴露在了那些暗紫色灵光之下!

这次包围他们的窒息感更加强烈,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阵剧烈的眩晕感。

一些抵抗能力较差的练气修士已经跪倒在地,呕吐了起来。

姜谦有太初仙图的帮助,眩晕感并不明显,但他能察觉到,他已经无法分辨出四周的具体方位了。

再定眼向四周看去,便发现只剩下他一人了,而庄铁等沧霞拍卖行的修士,已经不见了踪影。

被阵法转移走了吗?这是要将我们逐个击溃啊。

姜谦面色凝重,将两件极品灵器取了出来,一面青色小盾和一把赤红长刀。

突然,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姜谦下意识地向右前方翻滚,同时将青色小盾护在了躯干的要害之处。

叮——!

尖锐刺耳的金铁交击之声传来,姜谦只觉一股大力狠狠轰在了后心处的盾牌之上。

但这点力量对他并没有多少用处。

姜谦抓住时机,强行扭转身躯,手提赤色长刀,裹挟着炽热的灵力,向那名攻击他的面具练气修士斜劈而去!

噗嗤——

姜谦的反击太过迅速,那名练气修士还在惊叹姜谦的防御时,那柄赤色长刀便贴近了他的身躯。

一声惨叫过后,面具练气修士破碎的身躯掉落,姜谦也平稳落地。

但与此同时,又有三道杀气默默锁定了姜谦。

姜谦面色不变,心中却有些庆幸,还好攻击他的只是一些练气修士,被他一刀砍杀的那名修士更是只有练气十层。

所以他应付起来还是比较简单的。

看来那名筑基修士应该是去对付其他人去了。

嗖嗖嗖!

接连三道破空声响起,又是三名面具练气修士,拿着武器向姜谦扑杀过来!

姜谦面色不变,操控起青色小盾和赤色长刀,轻松接住了三名练气修士的第一次联手攻击。

上一章 会合主目录下一章 反击与沈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