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010经典台词

小说: 穿书晚清发财吃瓜流水账 作者: 茉莉画 更新时间:2021-12-02 字数:2425 阅读进度:10/76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有名帖吗?保人那!”

叶俊强压住内心的一股怒气。

这个就是封建腐朽的代表,周翰林府,就是他们阻碍了教育改革,一直倔强地维护着科举制。

不久之后废科举,就大厦倾覆,真是痛快淋漓。

租房子呀,这就是一个交钱一个收钱的买卖呀,还搞什么名帖这一套。又不是官场。

生意做成他家这样,也算是让人惊叹了,那套宅子,怪不得好几年都租不出去。

叶俊脑海里一时间翻腾过无数条信息,然后才做了一个情绪转换。

他强忍着恶心,换出一副赔笑的脸庞来。

“都有,都有的,我今天就是先来看一看,那,这个给小厮们喝茶!”

一边说着,一边摸出一枚墨西哥鹰洋来,在手中稍微颠了两下,让它发出闪烁人眼的银光,然后放在了桌上。

那个周管事斜眼撇了一眼银元,态度和脸色立刻好了很多,他拉着长长的调子。

“这位,呃,少爷!客气了,不知道您想租什么样的房子,我这边手上,还有十来处。”

叶俊目标明确,立刻说道:“我看见一套,就在贵府北街上,周家粮店进去的那个宅子,往西走紧挨着粮食码头的那个。”

周管事微微回想了一下,才说道:“那个呀,那个是原先我们本家三爷住过的,现在三爷补了缺,是个风水好地方吧,直接从府里后院割出去的,价钱可贵。”

叶俊:“价钱好说!”

周管事伸出一只巴掌来。

“五十块大洋!”

叶俊内心腾地就窜出一股子火苗来,那个宅子就算卖,也才不过200个大洋吧,他一年的租金,竟然敢直接要50个。

不过想一想这本小说里的腐朽风气,叶俊又强忍下来,他点头:“那行,现在就先带我去看看吧。”

周管事:“行吧,先把50个大洋的租子,20个大洋的家具使费交了,就去领钥匙。”

叶俊现在口袋里可是没有70个大洋,他来的时候数的清楚,就是20个大洋,刚才还贿赂出去一个,竟然还如此不好说话,简直就是喂狗。

叶俊:“看了房子就交,小爷我还能少了你的钱!”

周管事:“那保人那?保人是谁?”

叶俊脸色有些不好,语气变硬:“保人都有,看完房子再说,我这有钱还办不成事儿了?”

他是故意的,对待这种官宦府邸下人,也许态度要强硬一点儿。

没想到那个周管事也跟着高声起来。

“没保人看什么房,一副穷酸样,房子租的起吗?没有保人,万一拿我们宅子作奸犯科怎么办?”

叶俊:“我是官学里学生,身份堂堂正正的,多少举人秀才功名的老师,还差你一个保人?”

周管事:“官学?官学里学生可多了,五六百人那,吃不上饭的穿不上鞋的也有那。”说完之后,又看他的鞋。

闹了半天,原来问题还是出在这双破鞋上。

叶俊干脆把怀里的钱袋拿出来,摇晃起来叮叮当当。

“这不是钱?这不是钱?”

周管事又和气起来了。

“70个大洋,交上来吧,交上来就看房!”

叶俊没有70个大洋,他站在原地,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事情逼到了这个地步,他必须说一句狠话,才能压住这股子气。

但是说什么狠话那?

虽然他自己一下子也想不出来,网络小说里可供参考的经典台词还是很多的。

于是叶俊抬首挺胸,摆了一个造型,喊道:“我命由我不由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啊!”周管事瞪圆眼睛,被这股子王霸之气惊到了,过了片刻才吩咐跟班小厮们。

“把这个少爷请出去吧,好家伙,疯了,可别等会儿咬咱们!”

几个小厮答应了一声,就把叶俊架了出去。

叶俊在门口呆站了半天,才一甩袖子走了。

周管事也在事后感叹:“那里来的疯子,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这个周翰林府上,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规矩一大堆,总之就是官场做派,要是有熟人介绍,又毫无原则什么都能通融,另有一套官场潜规则。

江小月经常听江师母闲话周府的八卦,知道这就是个烂透了的地方,所以才绕过了这个管事。

叶俊看过的,只是小说,小说里的世界,就如同冰山一样,只有很少一部分,是用文字描写出来的,在这文字之下,还有大量的潜规则,就如同冰山在水面之下的庞大身躯。

现在事情办砸了,他只能气冲冲地走回了自家的鸡蛋灌饼摊子,看见旁边又开了两家小吃摊。顿时更气了,他挥了挥手,招呼母亲和妹妹。

“今天不卖了,先回家!”

叶太太有些不解:“还剩了这么多。”

叶俊:“回家我们吃好了,又坏不了。”

叶太太很是服从这个有本事的儿子,于是和女儿一起收拾着把摊子收了。

今天收摊早。

等到母子三人走到回家的水路码头,那个常载他们的船娘不在。

不过等在码头的船是很多的。

叶俊随便又叫了一条船,是个老汉摇着的一条小破乌篷船。

破开绿水泡沫,靠近了些,老汉打量一下叶俊,开口说道:“三个铜板!”

叶俊点头:“行了,少不了你的。”转身扶着母亲和妹妹上船。

老汉又忙说:“你可得先交钱,我们可都听花寡妇说了,你家坐她的船,一次钱都没给过那!”

叶俊顿时气得不行,这些船娘太爱八卦了,花寡妇那船资,是她自己不要了,再说了,自己每次都给她鸡蛋灌饼吃了,这个买卖,也算是两清了。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向同行八卦自己。

叶太太也不想惹事,就从自己钱袋里摸出几个钱,把船费付了。

等回到家,又有三三两两的债主前来要债。

当初小地主叶家那是破釜沉舟,用了全部家产加上借贷,才捐出一个官儿来的,现在人死了,鸡飞蛋打。

就连他们现在住的房子,也是本家暂时借给他们住的。

现在本家听说叶家又赚了一点钱,想着他家欠债太多,还得趁早开口,今天就过来明白直说了。

“以前看你们孤儿寡母可怜,现在你们发财了,再住下去,是要出房租的。”

叶俊只好请他们宽限几天,钱在自己手里做本钱,很快就能翻倍了。

可是债主们都不同意,争先恐后怕别人拿了钱,自己就没有了。

叶俊看着这几个要债的要租子的乡邻,直觉得心情糟糕,他脑子一热,忍不住又喊了一套台词出来。

“我命由我不由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疯了!

债主们同时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叶家那个小子,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