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6 章 中毒

小说: 穿成女配后我黑化了 作者: 夏木有笙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330 阅读进度:86/95

六月的京都,已经被夏的暑热紧密地笼罩起来,还没有到午后,外面的石板路就已经被烤的炙热起来,来来往往的行人心中都多了几分焦灼,好似多停留一会,就会被热气给烧焦。

而在乾安宫里,萧玥坐在堆满奏折的桌前,手指不耐地敲击着桌面,燥意咬着她的心尖跳个不停,“京中的谣到底怎么回事,查清了没有?”

“回陛下,臣查到京中关于王爷的谣最初是有一个道士传出来的,那道士最初是在京外郊区的茶摊给人算命,在连续给百姓算了三个月之后,昨日突然在众人面前说,他昨晚算到了摄政王的命格。”

武骋单膝跪在萧玥桌前,语速比平日里快了许多,“待今早暗卫进宫禀报时,关于王爷命格的事已经在京中大小茶楼、酒楼和市井间迅速传开,今日搜寻了整个京都和郊外,都没有发现整个道士的踪迹,最初参与散步谣的那批人,今日找到的时候,已经全部被杀。”

萧玥语气不紧不慢,仔细听起来还多了讥讽,“紫微星被戾气吞没,贤士被奸佞驱逐,孱弱的帝王被黑龙吞噬,而黑龙盘踞在金椅之上俯瞰天下,上天注定的孤煞帝王命格,克父克母,无妻无子,这道士倒是知道怎么惹朕生气。”

“臣已经派手下人加大搜寻力度,陛下,需要各府中的暗探行动吗?”

“先不用动,留意花明逞等人的行迹,盯住出入行宫的人,京中若再有什么疑点,即可来报。”

萧玥冷凝着脸,太阳穴处急促的疼痛让她十分烦心,“朕一会写一封秘信,你派人快马加鞭送往燕州,加派人手在京都内外搜寻那个道士的踪影,把京中的谣赶紧压下来,注意不要伤及无辜百姓。”

“是,属下遵命。”

京中守卫和暗卫几乎全都调了起来,一时之间,明处暗处,人人自危。

只是在京都之外的行宫之中,却显得十分安宁。

如扇进殿的时候,花明熙正将修剪完的木槿花枝插入玉瓶之中,又将一旁小盆中的清水洒向花朵,清凉水滴沿着花瓣落入花蕊,随即消失不见。

“太后,正如你所预料的,京中已经热闹起了。”

“京中热闹不了多久,陛下聪慧,之前隐忍了这么多年,手里的鹰爪遍布各处,这种小把戏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她解决。”

花明熙洗净手,如扇亲自拿着丝绸给她擦净水滴,“陛下之前隐忍这么久,就连哀家都以为陛下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没想到有朝一日,竟被她啄瞎了眼,不过哀家也真是没有想到,先帝临到终了,竟然还给众臣施了一个障眼法。”

如扇扶着花明熙的腰,将人半搂半抱放到了贵妃榻上,姿态亲密的仿若一对真正的夫妻,“先帝再英明又有什么用,陛下是个女儿身的事,这不是还被太后你给发现了。”

花明熙旁若无人的靠在如扇的怀里,浅笑着勾了一把他的下巴,“多亏了陛下一心想给秦家军正名,和那摄政王光明正大的一同歇在一起,要不然哀家的如扇也想不到去怀疑陛下是不是男儿身。”

如扇给花明熙轻柔着穴位,“这都是太后查到的,是太后英明,如扇能为太后起到这点作用,如扇就已经很是心生欢喜了。”

“就你聪明。”花明熙笑着轻拍了几下如扇的手,眸中的神色变得狠戾起来,“先帝自以为自己把事情做的十全十美,结果给哀家留下了一个知道陛下身份的内侍,让陛下又抓着他当年陷害秦家军的事不放,他把持了一生的皇权,为了皇权杀妻杀子,临到终了,糊涂事做了一笔又一笔。”

如扇认真地看着花明熙,没有答话。

花明熙在如扇怀里逐渐放松了起来,闭眼轻声道:“如今京中已经闹起来了,可以让燕州的那群人动起来了,等今年除夕,哀家要带着你住进乾安宫。”

萧玥写的信很快就送出了京都,除了京中谣一事,她还写了满满一张的思念与担忧,两个人自从在这个世界相认,还是第一次分离这么久。

如今秦昇不在她身边,任宫中内侍走动,臣子天天进谏,在萧玥眼里,整个乾安宫都透着寂寥,总觉得空了一块在那里,怎么补都补不上。

但是萧玥心里也清楚,让秦昇出京对他们两人都是一件好事,秦昇需要一个任他遨游的空间,而她也需要一段没有秦昇陪伴的日子,让她重新审视自己和秦昇的关系,收敛起心中日益增长的掌控欲。

他们两个从不应该有谁被庇佑在温暖的巢穴,而是应该站在一起,共同面对风雨,一起掌控魏朝这艘巨船。

不过好在农业改革的事让她忙的应接不暇,西凉和燕州的事将她最重要的几个心腹都分了出去,改革的事不容出错,整天紧绷着神经倒是让她不至于让心中的那份掌控欲超出安全范围。

喜子和茗烟,这两个人一个紧盯着整个皇宫,一个将乾安宫守的如铁桶一般,力求将所有可能给萧玥到来危险的人和物全部排查干净。

“给陛下准备的食物都仔细点,什么可以一起吃,什么不可以一起吃,脑子里都给我有点数,要是敢出了什么差错,让我查出来,自己知道是什么下场。”

茗烟在小厨房里又巡查了一边,厨房里的厨师帮徒还有传菜的小太监全都仔细听着,生怕做错什么事。

只是今日茗烟的训话还没结束,一个小太监就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茗烟姑姑,陛下今日要看《木香小记》,可是下面那些人怎么找也找不到,陛下那边催得急,奴才真是急得没法子了,烦请姑姑你还跟奴才走一趟,去杂书库找一找。”

“一群没用的东西,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了,陛下的书要好好放着,丢了一样你们脑袋都保不住。”

茗烟急着向外走,临出门的时候又朝着身后的畅春说道:“你别跟着我了,留在这里,盯着陛下的膳食,一会我若回不来,你就去乾安殿给陛下布菜。”

“是,奴婢记住了。”

茗烟来不及听畅春说别的,急着就出了小厨房,风风火火地去杂书库了。

午时传膳时,畅春带着众内侍端着菜肴轻手轻脚走进乾安殿,隔着很远都能闻到这诱人的香气。

喜子带着几个小太监赶会乾安宫,还没有进殿,就看到一样带着小太监的茗烟从乾安宫外走了进来。

刹那间,喜子的眉眼间就冷了下来,可还没等他开口,乾安殿里突然传出来了一个小宫女的尖叫声。

“快来人啊!陛下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