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桌上逼酒

小说: 一统全球 作者: 明洋天水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3327 阅读进度:314/386

不管民智开化到何种地步,总还是有信仰天神的百姓存在,特别是汉末这个特殊的时期,没有经过后世各种文化革命的洗礼,老百姓心中还是比较信神的,不管这神是什么种类,反正都是住在天上这是毫无疑问的。刘协的封禅仪式,在军政官员心中是在宣扬功勋,树立威望,而在那些比较封建的老百姓心中,则是正式获得上天的承认,成为真正的“天子”的象征。随后的一段时间,全国各大报纸就开始了对皇帝封禅泰山的集中宣传,重点突出的就是百万民众跟随皇帝拜祭上天的报道,以此进一步提升刘协的权威和众望所归的影响力。

隆重的封禅仪式结束后,刘协和宗预一起,于8月20日离开泰山,经过济北市、东平市,于8月31日抵达兖州省首府东郡市。当天晚上,在东郡市兖州大酒店举行了欢迎酒会。刘协和宗预、赵雨、欧阳倩、诸葛亮等人坐在一间独立包房里,交谈着关于最近在东郡市濮阳县发现石油的情况。(中原油田)

今年上半年,兖州省中原科技大学的学生外出旅游,在濮阳县文留乡发现了一处地面油井,当地村民不知为何物,也没有办法利用。这批科技大学的学生虽然没去过位于冀州省河间市高阳县的冀州油田(华北油田)实地参观过,但他们也在实验室看到过石油的样子,因此一下就认出了这东西正是国家正在逐步重视起来的自然资源。这批学生在带队老师的指挥下记录了文留乡这一处地面油井的位置,并取了样品回学校,经过地质实验室仔细分析过后,确认这处油井含油量异常丰富,文留乡可能存在一处蕴藏量巨大的天然油田。

在申请工商部同意后,从中科院和冀州油田调来的勘探队经过了半年的勘探,确认濮阳县文留乡地下存在异常丰富的石油储备,当刘协在泰山进行封禅的时候,油田勘探队的工作人员才完成所有的勘探报告,离开兖州,返回洛阳,准备上交工商部,由工商部决定是否进行东郡市濮阳县的石油开发。当刘协抵达兖州后,宗预就不可避免的提到了这个话题。

宗预作为一名被刘协看重的封疆大吏,在把握国家大势上有着异常敏锐的洞察力,虽然他不是专业学石油科技的,但他对石油的了解一点也不少。宗预知道,现在国家在机械、运输、海航等多方面越来越多的使用到由石油加工出来的润滑油、柴油、煤油等产品,随着国家的发展,石油的应用范围必将越来越广,现在发现兖州也有石油储备的情况,无疑对兖州,特别是首府东郡市的经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石油的用途没有任何人有刘协清楚,它不光是可以分离出汽油、柴油、煤油做内燃机燃料,当科学技术进一步发展之后,还可以研究出合成纤维、橡胶、孰料、化肥、农药、燃料、油漆等多种多样的产品,21世纪石油就是世界工业的血液,由石油炼化的产品达5000种以上。现在由于技术原因,虽然石油的用途看起来还没有煤炭广泛,但这只是暂时的情况而已,在未来,石油的重要性必将超过煤炭。既然发现了容易开采的天然油井,那从现在开始开采是毫无疑问的。

刘协听了宗预的汇报,对宗预说道:“这一处油田可以命名为兖州油田,由工商部、中科院和冀州油田抽调队伍成立油田公司,现阶段主要是分离汽油、柴油、煤油、油气、润滑剂,剩下的沥青可以用来铺路。水泥路面虽然平顺,但容易滑倒,还是沥青比较适合铺路。我们中科院的石油研究机构已经在实验室中从石油里分离出了很多产品,以后对石油的应用必将越来越广泛,兖州油田不光是开发利用就可以了,也要加强勘探技术及石油加工技术的研究,只要兖州油田建起来了,兖州经济必将获利!”

宗预对这次发现的石油也很重视,得到刘协的指示可以组建单独的兖州油田公司后也很高兴,正高兴的与刘协、诸葛亮交谈更多的关于石油的开采利用办法的时候,在包房外面的宴会大厅一角,正上演一出令人惊骇的剧目。

兖州省东郡市市长办公室主任张元富带着几名东郡市下属区县的区长、县长正在陪同跟随刘协巡视天下的中央交通运输部综合规划司副司长王代林、水运局副局长邱长志等人喝酒。张元富作为这一桌的地主,一开始就敬了王代林、邱长志几人三杯。当然,张元富是三杯一饮而尽,王代林等人则是浅尝则止。

宴会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由于刘协和宗预等人在包房里关于石油的话题谈得比较久,到现在还没出来,外面的大厅也不好就这样散宴,大家都一边饮酒吃菜一边交谈着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民间的各种奇闻轶事。

王代林是剑师王越的三儿子,皇宫侍卫队副队长王慧怡的三叔,王越的剑术没有学到多少,但作为习武世家的子孙,酒量却练得极为出色。要说王代林能升任交通运输部综合规划司副司长,除了他本人在交通规划上有一点才能外,也与他老子王越的声望及侄女王慧怡在皇帝身边的地位不无关系,还有一点,就是他的酒量了。王代林的标准酒量,是三斤白酒不会红脸,五斤才会醉倒,历来的中央各部有合作办公的时候,王代林经常代表交通部在酒桌上横扫其他各部官员,除非你认输,不然就直喝到你醉倒为止。

这一次也不例外,张元富作为地主及下属地方官员,一直在主动敬酒,别说王代林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就是一杯碰一杯的跟张元富拼,张元富也不是对手。因此,当宴会一个多小时过去后,张元富已经摇摇欲坠,王代林却是毫发无伤。

王代林其他都不错,但在喝酒这一点上,喜欢逼人和他拼酒。因此,当看到张元富面红耳赤,摇摇欲坠,不再主动敬酒的时候,王代林就反客为主,端起酒杯对张元富道:“张主任,我们再干一杯!”说完仰头一饮而尽,杯口朝下,显示已经喝完了这一杯酒。

张元富平时酒量算是不错的,但跟王代林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现在已经超过两斤白酒下肚,张元富已经感觉到肚子异常难受,本不想再喝的。但交通部综合规划司副司长敬酒,张元富敢不喝吗?于是,张元富只得端起酒杯,又干了一杯!

随后,王代林找上了同桌的其他人,但那些区长县长的酒量确实有限,早已投降认输了,这一次王代林敬酒,这些区长县长的在不得不端杯的情况下都说好这是最后一杯。王代林看他们一个二个的都认输了,不陪自己喝酒,就有些不高兴,但以他的地位,也不好跟这些人计较。这一轮喝过去后,王代林又找上了张元富,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就跟张元富对拼了半斤多。

这一下张元富确实受不了了,在王代林又倒满了两杯酒准备与他干了时候,张元富捂着肚子对王代林摆手道:“王司长,确实不行了,不能再喝了!”

王代林现在也微微有了些酒意,思维就有些脱轨了,听到张元富说不行,他还是不放过,而是端着酒杯朝张元富道:“怎么的?张主任看不起我这个副司长?连这杯酒都不肯喝?”

“不是、不是,确实不行了,我这胃装不下了!”张元富连忙赔笑道,旁边的邱长志也劝道:“算了,王司长,尽兴了就行了,别逼张主任了!”

“什么叫逼?只是让他干一杯而已!来,张主任,干了!”王代林不满地对邱长志说了一句,然后又对张主任喊了一声,仰头就把这一杯干了下去。

张元富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他现在已经感觉到头非常晕,也有着要吐的感觉,知道不能再喝了,苦笑着摆手拒绝道:“王司长,真不行了,我喝不下去了,抱歉!”

王代林听到这里,微微有些被酒精麻醉的脑壳一发热,突然一拍桌子怒道:“张元富,你别给脸不要脸,给你敬酒是看得起你,你今天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这一下桌子拍的,整个宴会大厅的人都听到了,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诧异的看着这边,邱长志有些不悦的对王代林进行劝说,但王代林看到现在整个宴会大厅的人都看着这边,张元富不喝这杯酒自己就丢了面子,于是强硬的要求张元富必须把这杯酒喝了。

王慧怡这会正在包房门口站岗,听到动静往这边一看,再听到王代林吵吵闹闹的几句话,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交代另几名侍卫一番后就快步跑到王代林身边道:“三叔,你又发酒疯了?注意自己的举止!”

如果是平时,或是没有外人的情况下,王代林可能还会听王慧怡一句劝,但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王慧怡这一句带有教训的口吻更让王代林心生怒意:“我什么举止不用你来管,我自己知道!”说完又望向张元富,坚持让张元富喝下这一杯。

这时整个宴会大厅不下一百多人望着这边,张元富看到这种情况,知道这一杯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去了。王代林虽然不是这宴会大厅里官职最高的人,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劝说得了的小官小吏,连他的亲侄女王慧怡都没用,就别说其他人了。张元富只能苦笑着端起酒杯,闭着眼睛一饮而下。